2004/02/16 下午 06:12:50                                                            捕蛇者說


     題解:

                  《捕蛇者說》通過蔣氏三代冒死捕蛇以抵償租稅的痛苦經歷,及其鄉鄰十室九空的記述,有力揭露賦稅之毒甚於毒蛇的社會現實,寓意深刻。柳宗元寫作傳記散文,首先是從批判現實的角度選取人物,然後選擇其重要事件,加以適當的剪裁,因而人物具有典型性。

 

      作者介紹:

          生卒: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祖籍河東,生於長安唐代宗大曆八年(西元七七二年),卒於憲宗元和十四年(西元八一九年),年四十七歲,世稱柳柳州

    成就:

        德宗貞元九年,登進士第。二十一年,參加王叔文韋執誼主持的政治革新運動,同年,貶為永州司馬,於是寄情山水,讀書創作。元和十年,調任柳州司馬,政績卓越,深獲百姓愛戴。

    風格:

        宗元主張「文者以載道」,重視文學教化的功能。與韓愈並稱「韓柳」。作品以古文和詩歌為主,古文雄深雅健,題才廣泛﹔山水遊記、寓言故事、小人物傳記、議論文等四類,尤為傑出。詩歌大都作於貶謫後,以山水詩最為出色。

    作品:

        宗元卒後,友人劉禹錫為其編輯遺稿,成柳河東文集傳世。

 

   本文: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1),觸草木盡死;以齧(2)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3)之以為餌(4),可以已(5)大風(6)、攣踠(7)、瘻(8)(9),去死肌(10),殺三蟲(11)。其始,太醫(12)以王命聚之(13),歲賦其二(14);募有能捕之者,當(15)其租(16)入。之人爭奔走焉。

      有氏者,專(17)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18),吾父死於是,今吾嗣(19)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20)者。余悲之,且曰:「若(21)(22)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23),更若役,復若賦(24),則如何?」

      氏大慼,汪然(25)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26)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27)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28),殫(29)其地之出,竭其廬(30)之入。號呼而轉徙(31),餓渴而頓踣(32)。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33),往往而死者,相藉(34)也。曩(35)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36)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37)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38)而起,視其缶(39),而吾蛇尚存,則弛然(40)臥。謹食(41)之,時(42)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43)。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44)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45)有是(46)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47)也!」吾嘗(48)疑乎是,今以氏觀之,猶信(49)。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50),以俟夫觀人風者(51)得焉。

   注釋:

      (1)黑質而白章 黑色蛇身,有白色的花紋。質,質地,此處指蛇身的底色。

        (2) 音ㄋㄧㄝˋ,咬。

        (3) 音ㄒㄧˊ,亁肉,在此當動詞用,曬乾之意。

        (4) 藥餌。餌,泛指各種吃的東西。

        (5) 止,此處有治癒之意。

        (6)大風 痲瘋。

        (7)攣踠 手腳捲曲。攣,因ㄌㄩㄢˊ,手腳不能伸直。

        (8) 音ㄌㄡˋ,頸腫。

        (9) 音ㄌㄧˋ,惡瘡。

        (10)去死肌 去,去除、治癒。死肌,腐爛壞死的肌肉。

        (11)三蟲 即三尸蟲,道家傳說居人體內,侵害人體使人疾病夭死的寄生蟲。

        (12)太醫 御醫,皇帝專屬的醫生。

        (13)以王命聚之 由朝廷下命令蒐集。

        (14)歲賦其二 每年征收兩次。賦,動詞,征收。

        (15) 音ㄉㄤˋ,抵、抵免。

        (16) 田租。

        (17) 占、享有。

        (18) 指捕蛇之事。

        (19) 繼承。

        (20) 同﹝慽﹞,憂愁、悲傷。

        (21) 你。

        (22) 動詞,痛恨之意。

        (23)蒞事者 管事的人,只主管征收毒蛇的人。

        (24)更若役復若賦 更改你的差役,恢復你的田租。

        (25)汪然 眼淚湧出的樣子。

        (26) 以前、以往。

        (27) 困苦。

        (28) 音ㄘㄨˋ,窘迫。

        (29) 音ㄉㄢ,竭盡。

        (30) 房舍,此處指家庭。

        (31)號呼而轉徙 號呼,哭喊。轉徙,輾轉遷徙。

        (32)頓踣 仆倒在地。踣,音ㄅㄛˊ,仆倒。

        (33)呼噓毒癘 呼吸瘴疫毒氣。

        (34)相藉 交相枕藉,指死者很多。

        (35) 音ㄋㄤˇ,從前。

        (36)悍吏 凶暴的差吏。

        (37)隳突 衝撞、破壞。隳,音ㄏㄨㄟ,毀壞、破壞。突,音ㄊㄨˊ,衝撞。

        (38)恂恂 小心戒懼的樣子。恂,音ㄒㄩㄣˊ。

        (39) 音ㄈㄡˇ,瓦器。

        (40)弛然 輕鬆的樣子。

        (41) 音ㄙˋ,動詞,通﹝飼﹞,餵食。

        (42) 按時。

        (43)盡吾齒 盡吾天年。齒,指年齡。

        (44)熙熙 快樂的樣子。

        (45)旦旦 天天。

        (46) 指田賦之苦、差吏之騷擾。

        (47)苛政猛於虎 禮記檀弓記載,孔子泰山下,遇到一婦人哀哭,詢問以後知道,她的公公、丈夫、兒子先後都被老虎咬死。孔子問婦人:為什麼不離開這裡?婦人回答:這裡沒有﹝苛政﹞騷擾。孔子感嘆說:﹝苛政猛於虎。]

        (48) 曾經。

        (49) 可靠、可信。

        (50)為之說 指寫了這篇捕蛇者說

        (51)觀人風者 視察民俗、民情的人。

   簡析:

       本文的寓意於題解已作了說明,在寫法上本文還有兩點可以提出來分析;            

          首先,本文在第二段裡讓氏和作者作了簡單的問答,由這一問答引發起讀者對蔣氏寧可冒死捕蛇,也不願恢復田租的好奇,然後再讓氏說出一長段的話。這種問答方式使得文章變的靈活,而異於簡單的平鋪直敘。

         其次,本文在句法上也有很大的變化。前兩段的文字以簡短凝鍊為主,如﹝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禦之者﹞、﹝更若役,復若賦﹞、﹝氏大慼,汪然出涕﹞等,讀起來簡勁有力。但是,到了第三段─即在蔣氏回答的那一長段裡,句子變長了,而且有些句子還特別的長。如﹝殫其地之出•••相藉也﹞和﹝悍吏支來吾鄉•••雖雞狗不得寧焉﹞等,都是一句話;中間又分別使用了一些句法相同的文字,如﹝號呼而轉徙,飢渴而頓踣﹞、[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文句長,描寫又生動,在全文中特別凸出,因此成為全文的重心。這種前後句法的變化,無疑也增加了文章的靈活性。

         除了本文的政治寓意之外我們如果還能去注意這些特點,就更能了解柳宗元古文的成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