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姥姥進大觀園          曹雪芹

《題解》

本節選自紅樓夢第四十回<史太君兩宴大觀園 金鴛鴦三宣牙牌令>。透過姥姥進入大觀園的所見所聞,描寫府興盛時期奢華的生活樣貌;同時刻劃出姥姥詼諧風趣、熟諳人情事故的人格特質。

姥姥是個農村窮寡婦,沒有兒子,依靠女婿王狗兒過日。狗兒榮國府賈政之妻夫人之遠親,因生活窮困,遂藉親戚關係,由姥姥進府求助。姥姥曾前後四度進入府,本文所寫為第二次。<按:首進於第六回-賈寶玉初試云雨情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三次於第一百一十三回-忏宿冤鳳姐托村嫗 釋舊憾情婢感痴郎;第四次於第一百一十九回-中鄉魁寶玉卻塵緣 沐皇恩賈家延世澤>此次姥姥見到母,得到喜愛,遂隨母等人暢遊大觀園,眾人將它當作女清客,玩弄、消遣一番;姥姥雖是村婦,卻熟悉人情世故,故意做一些笨拙的動作、說些鄙俗的村話,討太太、小姐們開心,並博取母好感。

作者透過姥姥這個人物的見聞與感受,引領讀者由旁觀者的角度了解大觀園中豪華、奢侈的生活樣貌,具體而鮮明的映照出兩個貧富懸殊的世界。另一方面,作者也透過對人物動作、對話的鮮明描寫,將沒見過世面的村婦姥姥刻劃得栩栩如生:由於長期的生活磨練與體驗,使他深具生活智慧,表現出樸實淳厚,卻善體人意、靈巧機智的人格特質。其中雖不免有為生活而忍受捉弄、討好湊趣的成分;但以一個憨村婦對比一群錦衣玉食、養尊處優的仕女,其中深意,耐人尋味。

《作者》

曹雪芹,字夢阮,號芹溪,別號雪芹。因紅樓夢開篇便自稱「曹雪芹」,一般遂習慣以此稱呼之。約生於清康熙五十四年(一七一五),卒於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年約五十。

雪芹祖先原為人,隨兵入關,編為軍正白旗,世居遼陽(遼寧遼陽)雪芹祖先三代,從康熙二年(一六六三)雍正五年(一七二七),六、七十年間,均擔任江寧織造;康熙六次南巡,四次由雪芹祖父曹寅接待,可見家家世之顯赫貴盛。曹寅為著名藏書家,工詩詞、戲曲,並奉康熙之命,纂刻全唐詩佩文韻府等書。雍正雪芹叔父曹頫因罪罷職,家業被查抄,家道瞬間敗落。

雪芹生於南京,自幼生長於書香世家,孕育出高度的文學才華。家抄沒後,舉家遷回北京,自此生活陷入困境,時雪芹約十四歲。雪芹多才多藝,能詩能文、擅於書畫,好飲酒、善談吐;唯個性傲岸,不諧於俗。中年後隱居北京西郊,一度從事文墨雜錄的工作,但經濟拮据,靠親友接濟與賣畫度日。晚年嗜酒狂放,生活更加潦倒,悲涼鬱悶,感慨懺悔,遂將一生見聞、感想,透過一個家族的興衰史,以回憶的方式、寫實的筆法撰成小說。

紅樓夢雪芹畢生心力所聚,費力十年,增刪多次始成。全書於乾隆中以八十回抄本流傳,初名石頭記,又名風月寶鑑情僧錄金陵十二釵金玉緣;其後有高鶚補修的一百二十回本行世。

高鶚,字蘭墅,又字蘭史,別號紅樓外史。約生於乾隆初年,卒於嘉慶二十年(一八一五)乾隆末年進士。程偉元合作續成全書,並由偉元刊行。後四十回基本上維持原書情節,完成的愛情悲劇,使全書結構完整。紅樓夢得以廣泛的流傳,高鶚功不可沒。

紅樓夢全書內容豐富,思想深刻,具有高超的藝術手法,文字流暢精練,人物刻劃細膩,情節佈局周密而富於變化,心理描寫入微,是中國最負盛名的人情小說,也是世界公認的文學名著。

《簡析》

本文情節單純而緻密,人物生動凸出,心理刻劃深入,語言活潑傳神。向為紅樓夢讀者所喜愛。

就情節而言:作者引進了姥姥這位與府中人完全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物,作為府的一面鏡子,讓讀者由姥姥的眼睛,冷眼旁觀的審視了國府中的豪奢,由其中男僕、女傭的眾多,使用器具之豪華、繁複,食品的精緻、珍貴,在在顯現府聲勢如日中天時的繁華面貌;府的人在這種環境中過著飽暖無憂的生活,因少見村野之人,於是拿來尋開心;更由於姥姥口中暗暗道出貧富懸殊的兩個世界,對比日後姥姥三進、四進國府的衰敗淒涼,深刻反映出紅樓夢的主題。

人物生動是紅樓夢的一大藝術成就。以本文的主角劉姥姥而言:對劉姥姥來說,大觀園完全是一個新奇的世界,所以自己也鬧了不少笑話,如剛說不怕走泥地,就被腳下的青苔滑了一跤;不過,大部分時間劉姥姥都清楚他的所作所為,他雖是村野鄙人,但熟悉人情世故,又頗有見識,因此所說的話,不僅賈母膝下的孫兒孫女喜歡聽,即連見多識廣的賈母都覺得新鮮可愛;甚至明知王熙鳳拿他作為取樂的對象,也故意出些洋相,心甘情願的充當一次女清客。作者由劉姥姥的處世態度出發,寫出了一位傳世的不朽人物。

本文對人物心理的描寫也頗為細膩深刻:王熙鳳看到劉姥姥可以逗賈母開心,遂把她打扮的滿頭花朵,讓他鬧出許多笑話;劉姥姥也洞悉鳳姐的用心,為了獲取資助,他清楚自己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賈母則樂見於見到兒孫歡樂和諧的場面,笑看一場喜劇上演,也呈現出他樂於助人的性格。

語言又是紅樓夢的另一藝術成就:如王熙鳳作弄劉姥姥,惹的賈府上下哈哈大笑起來:性格爽朗的史湘雲是「撐不住,一口飯都噴出來」,林黛玉是「笑岔了氣,伏著桌子噯唷」,賈寶玉笑得「早滾到賈母懷裡」,賈母則「笑的摟著寶玉叫『心肝』」,平時不茍言笑的王夫人「笑的用手指著鳳姐兒,祇說不出話來」,薛姨媽「也撐不住,口裡茶噴了探春一裙子」,探春則「手裡的飯碗都合在迎春的身上」,年紀最小的惜春笑得「離了座位,拉著他奶母,叫『揉一揉腸子』」,至於丫環婢女只能「彎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著笑出去的,也有忍著笑上來替他姊妹換衣裳的」。在場的人全寫到了,然而千姿百態,無一雷同,既顯出作者豐富的生活體驗與非凡的白描能力,也顯現作者高明的刻劃人物的功力:每個人物的個性都透過他們的動作、反應顯現出來,可見作者敘述語言的高明。

本文運用對話與人物動作,生動傳神的刻劃出各個人物的不同個性,又透過貧富的對比反應社會實況,情節脈絡清楚,不愧是紅樓夢的名篇。

《心得》

劉姥姥進大觀園為紅樓夢之名篇,編輯群會把它選入高中國文課本,主要就是看中了曹雪芹在對於人物描寫的功力;紅樓夢全書中對於人物性格的描寫一向受到學者矚目,而劉姥姥進大觀園這一篇,就可以一目了然曹雪芹的功力了。

這次能負責這篇的作業,除了在打字上稍費工夫之外,大體上收穫不錯,紮紮實實的打了一遍,也更深一層的體會到曹雪芹在對於人物性格的描寫上所下的功夫。這也無怪乎會有「紅學」的出現了,研究紅樓夢的人物特質、情感等等,對於一本長達一百二十回的小說,花時間在上面似乎也是值得的。

《課文》

次日清早起來,可喜這日天氣清朗。李紈[1]侵晨[2]先起,看著老婆子[3]丫頭[4]們掃那些落葉,並擦抹桌椅,預備茶酒器皿。只見豐兒[5]帶了姥姥[6]板兒[7]進來,說「大奶奶[8]倒忙的緊。」李紈笑道:「我說你昨兒去不成,只忙著要去。」姥姥笑道:「老太太[9]留下我,叫我也熱鬧一天去。」豐兒拿了幾把大小鑰匙,說道:「我們奶奶說了,外頭的高几[10]恐不彀[11]使,不如開了樓把那收著的拿下來使一天罷。奶奶原該親自來的,因和太太[12]說話呢,請大奶奶開了,帶著人搬罷。」氏便令素雲[13]接了鑰匙,又令婆子出去把二門上的小廝[14]叫幾個來。氏站在大觀樓[15]下往上看,令人上去開了綴錦閣,一張一張往下抬。小廝、老婆子、丫頭一齊動手,抬了二十多張下來。李紈道:「好生[16]著,別慌慌張張鬼趕來似的,仔細[17]碰了牙子[18]。」又回頭向姥姥笑道:「姥姥,你也上去瞧瞧。」姥姥聽說,巴不得一聲兒,便拉了板兒登梯上去。進堶情A只見烏壓壓[19]的堆著些圍屏、桌椅、大小花燈之類,雖不大認得,只見五彩炫耀,各有奇妙。念了幾聲佛[20],便下來了。然後鎖上門,一齊才下來。李紈道:「恐怕老太太高興,越性把船上划子[21]、篙槳[22]、遮陽幔子[23]都搬了下來預備著。」眾人答應,複又開了,色色[24]的搬了下來。令小廝傳駕娘們到船塢[25]媦等X兩只船來。

  正亂著安排,只見母已帶了一群人進來了。李紈忙迎上去,笑道:「老太太高興,倒進來了。我只當還沒梳頭呢,才擷[26]了菊花要送去。」一面說,一面碧月[27]早捧過一個大荷葉式的翡翠盤子來,堶掛i著[28]各色的折枝菊花。母便揀了一朵大紅的簪[29]於鬢上。因回頭看見了姥姥,忙笑道:「過來帶花兒。」一語未完,[30]便拉過姥姥,笑道:「讓我打扮你。」說著,將一盤子花橫三豎四[31]的插了一頭。母和眾人笑的了不得。姥姥笑道:「我這頭也不知修了什麼福,今兒這樣體面起來。」眾人笑道:「你還不拔下來摔到他臉上呢,把你打扮的成了個老妖精了。」姥姥笑道:「我雖老了,年輕時也風流,愛個花兒粉兒的,今兒老風流才好。」

  說笑之間,已來至沁芳亭[32]子上。丫鬟們抱了一個大錦褥子來,鋪在欄杆榻[33]板上。母倚柱坐下,命姥姥也坐在旁邊,因問他:「這園子好不好?」姥姥念佛說道:「我們鄉下人到了年下[34],都上城來買畫兒貼。時常閑了,大家都說,怎麼得也到畫兒上去逛逛。想著那個畫兒也不過是假的,那埵陶o個真地方呢。誰知我今兒進這園堣@瞧,竟比那畫兒還強十倍。怎麼得有人也照著這個園子畫一張,我帶了家[35]去,給他們見見,死了也得好處」母聽說,指著惜春[36]笑道:「你瞧我這個小孫女兒,他就會畫,等明兒叫他畫一張如何?」姥姥聽了,喜的忙跑過來拉著惜春,說道:「我的姑娘,你這麼大年紀兒,又這麼個好模樣兒,還有這個能幹,別是個神仙托生的罷?」母眾人都笑了。

  母少歇一回,自然領著姥姥都見識見識[37]。先到了瀟湘館[38]。一進門,只見兩邊翠竹夾路,土地下蒼苔布滿,中間羊腸一條石子漫[39]的路。姥姥讓出路來與賈母眾人走,自己卻走土地。琥珀[40]拉著他說道:「姥姥,你上來走,仔細蒼苔滑了。」姥姥道:「不相干的,我們走熟了的,姑娘們只管走罷。可惜你們的那繡鞋,別沾髒了。」他只顧上頭和人說話,不防底下果跴[41]滑了,咕咚一跤跌倒。眾人拍手都哈哈的笑起來。母笑罵道:「小蹄子[42]們,還不攙起來,只站著笑。」說話時,姥姥已爬了起來,自己也笑了,說道:「才說嘴就打了嘴[43]。」母問他:「可扭了腰了不曾?叫丫頭們捶一捶。」姥姥道:「那婸〞漣痝o麼嬌嫩了。那一天不跌兩下子,都要捶起來,還了得呢。」紫鵑[44]早打起湘簾[45]母等進來坐下。黛玉[46]親自用小茶盤捧了一蓋碗茶來奉與母。夫人道:「我們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林黛玉聽說,便命丫頭把自己窗下常坐的一張椅子挪到下首[47],請王夫人坐了。姥姥因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48]著滿滿的書,姥姥道:「這必定是那位哥兒的書房了。」母笑指黛玉道:「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這那像個小姐的繡房,竟比那上等的書房還好。」母因問:「寶玉[49]怎麼不見?」眾丫頭們答說:「在池子堬謅W呢。」賈母道:「誰又預備下船了?」李紈忙回說:「纔開樓拿几,我恐怕老太太高興,就預備下了。」母聽了方欲說話時,有人回說:「姨太太[50]來了。」母等剛站起來,只見姨媽早進來了,一面歸坐[51],笑道:「今兒老太太高興,這早晚[52]就來了。」母笑道:「我才說來遲了的要罰他,不想姨太太就來遲了。」

  說笑一會,母因見窗上紗的顏色舊了,便和夫人說道:「這個紗新糊上好看,過了後來就不翠了。這個院子媕Y又沒有個桃杏樹,這竹子已是綠的,再拿這綠紗糊上反不配。我記得咱們先有四五樣顏色糊窗的紗呢,明兒給他把這窗上的換了。」姐兒忙道:「昨兒我開庫房,看見大板箱媮晹釵n些匹銀紅蟬翼紗,也有各樣折枝花樣的,也有流雲萬福花樣的,也有百蝶穿花花樣的,顏色又鮮,紗又輕軟,我竟沒見這個樣的,拿了兩匹出來,做兩床綿紗被,想來一定是好的。」母聽了笑道:「呸,人人都說你沒有沒經過沒見過的,連這個紗還不能認得,明兒還說嘴。」姨媽等都笑說:「憑他怎麼經過見過,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導了他,我們也聽聽。」姐兒也笑說:「好祖宗,教給我罷。」母笑向姨媽眾人道:「那個紗,比你們的年紀還大呢。怪不得他認作蟬翼紗,原也有些像,不知道的,都認作蟬翼紗。正經名字叫作『軟煙羅』。」姐兒道:「這個名兒也好聽。只是我這麼大了,紗羅也見過幾百樣,從沒聽見過這個名色。」母笑道:「你能夠活了多大,見過幾樣沒處放的東西,就說嘴來了。那個軟煙羅只有四樣顏色:一樣雨過天晴,一樣秋香色,一樣松綠的,一樣就是銀紅的,若是做了帳子,糊了窗屜,遠遠的看著,就似煙霧一樣,所以叫作『軟煙羅』。那銀紅的又叫作『霞影紗』。如今上用的府紗也沒有這樣軟厚輕密的了。」姨媽笑道:「別說丫頭沒見,連我也沒聽見過。」姐兒一面說,早命人取了一匹來了。母說:「可不是這個!先時原不過是糊窗屜,後來我們拿這個作被作帳子,試試也竟好。明兒就找出幾匹來,拿銀紅的替他糊窗子。」姐答應著。眾人都看了,稱讚不已。姥姥也覷著眼看個不了,念佛說道:「我們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著糊窗子,豈不可惜?」母道:「倒是做衣裳不好看。」姐忙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大紅綿紗襖子襟兒拉了出來,向姨媽道:「看我的這襖兒。」姨媽都說:「這也是上好的了,這是如今的上用內造的,竟比不上這個。」姐兒道:「這個薄片子,還說是上用內造呢,竟連官用的也比不上了。」母道:「再找一找,只怕還有青的。若有時都拿出來,送這親家兩匹,做一個帳子我挂,下剩的添上堣l,做些夾背心子給丫頭們穿,白收著黴壞了。」姐忙答應了,仍令人送去。母起身笑道:「這屋堹間A再往別處逛去。」姥姥念佛道:「人人都說大家子住大房。昨兒見了老太太正房,配上大箱大櫃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那櫃子比我們那一間房子還大還高。怪道後院子埵陪荓銴l。我想並不上房曬東西,預備個梯子作什麼?後來我想起來,定是為開頂櫃收放東西,非離了那梯子,怎麼得上去呢。如今又見了這小屋子,更比大的越發齊整了。滿屋堛漯F西都只好看,都不知叫什麼,我越看越捨不得離了這堙C」姐道:「還有好的呢,我都帶你去瞧瞧。」說著一徑[53]離了瀟湘館

  遠遠望見池中一群人在那媦結謘C母道:「他們既預備下船,咱們[54]就坐」一面說著,便向紫菱洲蓼漵[55]一帶走來。未至池前,只見幾個婆子手堻ㄠ殿菑@色捏絲戧金五彩大盒子[56]走來。姐忙問王夫人早飯在那娷\。夫人道:「問老太太在那堙A就在那婼}了。」母聽說,便回頭說:「你三妹妹[57]那奡N好。你就帶了人擺去,我們從這塈中F船去。」姐聽說,便回身同了探春李紈鴛鴦[58]琥珀帶著端飯的人等,抄著近路到了秋爽齋[59],就在曉翠堂[60]上調開桌案。鴛鴦笑道:「天天咱們說外頭老爺們吃酒吃飯都有一個清客[61]相公,拿他取笑兒。咱們今兒也得了一個女清客了。「李紈是個厚道人,聽了不解。姐兒卻知是說的是姥姥了,也笑說道:「咱們今兒就拿他取個笑兒。」二人便如此這般的商議。李紈笑勸道:「你們一點好事也不做,又不是個小孩兒,還這麼淘氣,仔細老太太說。」鴛鴦笑道:「很不與你相干,有我呢。」

  正說著,只見母等來了,各自隨便坐下。先著丫鬟端過兩盤茶來,大家吃畢。姐手堮陬萓雓v布手巾,裹著一把烏木三鑲銀箸[62],敁敪[63]人位,按席擺下。母因說:「把那一張小楠木桌子抬過來,讓親家近我這邊坐著。」眾人聽說,忙抬了過來。姐一面遞眼色與鴛鴦鴛鴦便拉了姥姥出去,悄悄的囑咐了姥姥一席話,又說:「這是我們家的規矩,若錯了我們就笑話呢。」調停[64]已畢,然後歸坐。姨媽是吃過飯來的,不吃,只坐在一邊吃茶。母帶著寶玉湘雲[65]黛玉寶釵[66]一桌,夫人帶著迎春姊妹三個人一桌,姥姥傍著母一桌。母素日[67]吃飯,皆有小丫鬟在旁邊,拿著漱盂[68]麈尾[69]巾帕之物。如今鴛鴦是不當這差的了,今日鴛鴦偏接過麈尾來拂著。丫鬟們知道他要撮弄[70]姥姥,便躲開讓他。鴛鴦一面侍立,一面悄向姥姥說道:「別忘了。」姥姥道:「姑娘放心。」那姥姥入了坐,拿起箸來,沈甸甸的不伏手[71]。原是姐和鴛鴦商議定了,單拿一雙老年四楞[72]象牙鑲金的筷子與姥姥。姥姥見了,說道:「這叉爬子[73]比俺[74]那媗K掀[75]還沈,那堮釭犒L他。」說的眾人都笑起來。

  只見一個媳婦[76]端了一個盒子站在當地,一個丫鬟上來揭去盒蓋,堶捲接菬漈J菜。李紈端了一碗放在母桌上。姐兒偏揀了一碗鴿子蛋放在姥姥桌上。母這邊說聲「請」,姥姥便站起身來,高聲說道:「老,老,食量大似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自己卻鼓著腮幫子[77]不語。眾人先是發怔[78],後來一聽,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來。湘雲撐不住,一口茶都噴出來。黛玉笑岔了氣[79],伏著桌子只叫「噯喲」。寶玉滾到母懷堙A母笑的摟著叫「心肝[80]」。夫人笑的用手指著姐兒,卻說不出話來。姨媽也撐不住,口堛滲爧Q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81]迎春[82]身上。惜春離了坐位,拉著他奶母叫「揉揉腸子」。地下的[83]無一個不彎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著笑去的,也有忍著笑上來替他姊妹換衣裳的,獨有鳳姐鴛鴦二人撐著,還只管讓[84]姥姥。姥姥拿起箸來,只覺不聽使,又說道:「這堛甄兒也俊[85],下的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肏攮一個。」眾人方住了笑,聽見這話又笑起來。母笑的眼淚出來,琥珀在後捶著。賈母笑道:「這定是丫頭促狹鬼兒[86]鬧的,快別信他的話了。」那姥姥正誇雞蛋小巧,要肏攮一個,姐兒笑道:「一兩銀子一個呢,你快嘗嘗罷,那冷了就不好吃了。」劉姥姥便伸箸子要夾,那塈赤滌_來,滿碗媥x了一陣好的,好容易撮起一個來,才伸著脖子要吃,偏又滑下來滾在地下,忙放下箸子要親自去撿,早有地下的人撿了出去了。姥姥嘆道:「一兩銀子,也沒聽見響聲兒就沒了。」眾人已沒心吃飯,都看著他笑。母又說:「這會子又把那個筷子拿了出來,又不請客擺大筵席。都是丫頭支使的,還不換了呢。」地下的人原不曾預備這牙箸,本是姐和鴛鴦拿了來的,聽如此說,忙收了過去,也照樣換上一雙烏木鑲銀的。姥姥道:「去了金的,又是銀的,到底不及俺們那個伏手。」姐兒道:「菜堶Y有毒,這銀子下去了就試的出來。」劉姥姥道:「這個菜堶Y有毒,俺們那菜都成了砒霜[87]了。那怕毒死了也要吃盡了。」母見他如此有趣,吃的又香甜,把自己的也都端過來與他吃。又命一個老嬤嬤[88]來,將各樣的菜給板兒夾在碗上。

  一時吃畢,母等都往探春臥室中去說閑話。這埵洵B過殘桌,又放了一桌。姥姥看著李紈姐兒對坐著吃飯,嘆道:「別的罷了,我只愛你們家這行事。怪道說『禮出大家[89]』。」姐兒忙笑道:「你可別多心,才剛不過大家取笑兒。」一言未了,鴛鴦也進來笑道:「姥姥別惱,我給你老人家賠個不是。」姥姥笑道:「姑娘說那婺隉A咱們哄著老太太開個心兒,可有什麼惱的!你先囑咐我,我就明白了,不過大家取個笑兒。我要心奡o,也就不說了。」鴛鴦便罵人「為什麼不倒茶給姥姥吃。」姥姥忙道:「纔剛[90]那個嫂子倒了茶來,我吃過了。姑娘也該用飯了。」姐兒便拉鴛鴦:「你坐下和我們吃了罷,省的回來又鬧。」鴛鴦便坐下了。婆子們添上碗箸來,三人吃畢。姥姥笑道:「我看你們這些人都只吃這一點兒就完了,虧你們也不餓。怪只道風兒都吹的倒。」鴛鴦便問:「今兒剩的菜不少,都那去了?」婆子們道:「都還沒散呢,在這媯扔菑@齊散與他們吃。」鴛鴦道:「他們吃不了這些,挑兩碗給二奶奶屋堨迨X頭送去。」姐兒道:「他早吃了飯了,不用給他。」鴛鴦道:「他不吃了,喂你們的貓。」婆子聽了,忙揀了兩樣拿盒子送去。鴛鴦道:「素雲那去了?」李紈道:「他們都在這堣@處吃,又找他作什麼。」鴛鴦道:「這就罷了。」姐兒道:「襲人不在這堙A你倒是叫人送兩樣給他去。」鴛鴦聽說,便命人也送兩樣去後,鴛鴦又問婆子們:「回來吃酒的攢盒可裝上了?」婆子道:「想必還得一會子。」鴛鴦道:「催著些兒。」婆子應喏了。


 

[1] 賈政長子賈珠的妻子,早年守寡。住在大觀園稻香村,別號稻香老農,賢慧忠厚,幫助料理家務。

[2] 即「清晨」,破曉、天剛亮。

[3] 老年女僕。

[4] 婢女的俗稱,亦稱「丫鬟」、「丫環」。古代婢女頭梳雙髻,其形如丫,故稱丫頭。丫,音(ㄧㄚ),叉開之物。

[5] 王熙鳳的婢女,下文「我們奶奶」即指王熙鳳

[6] 紅樓夢版本中的姥姥,或作「嫽嫽」、「老老」。北方人習慣,外孫對外祖母稱「姥姥」,一般也用以敬稱老婦人。

[7] 王狗兒的兒子,姥姥的外孫,隨姥姥一起到府。

[8]李紈李紈賈政長媳,因此稱為大奶奶。

[9]母,國公賈代善的妻子,金陵世家史侯的女兒。生有二子一女:長子名;次子名,即賈寶玉之父親;女兒名,即林黛玉之母親。紅樓夢中通稱母,或稱為史太君

[10] 高腳的桌子。

[11] 通「夠」。

[12] 即下文的「夫人」,母二媳婦,賈政嫡妻,賈寶玉的母親,金陵王家閨秀,沉默寡言,端莊穩重。

[13] 李紈女僕。

[14] 童僕。

[15] 此指大觀園正樓。母長孫女元春入宮封為貴妃,因歸寧省親,國府特建造大觀園接待。大觀園周圍約兩公里,有亭臺、樓閣、池館、花木、山水等勝景,精緻美麗。紅樓夢中的男女主角都住在大觀園裡,許多悲歡離合的動人故事也是在園裡發生的。

[16] 好好兒地,意同「小心」,喚起注意的用語。

[17] 當心。

[18] 指桌凳邊緣的雕花裝飾。

[19] 猶言「黑壓壓」,形容人或物眾多的樣子。

[20] 原是一種在心裡思念佛經或佛號的修行方式;在此指以口誦佛號(如阿彌陀佛)來表達心中驚訝、讚嘆、崇敬的心情,下文的「念佛」都是這個意思。

[21] 用槳撥水行駛的小船。

[22] 划船用具。篙,音ㄍㄠ,撐船的竹竿。

[23] 指船中遮陽的帳幕。

[24] 一件件。物品一種稱一色。

[25] 船隻停泊的地方。塢,音ㄨˋ。

[26] 採、摘取。

[27] 李紈的婢女。

[28] 放著、保存著。

[29] 音ㄗㄢ,本意為插定髮髻或帽子的長針,此當動詞,意為插、戴。

[30]王熙鳳,外號鳳辣子賈赦賈璉的妻子,出身顯赫的金陵王家,為賈政夫人之姪女。美麗多才,精明能幹,深得母喜愛。掌理府家政,恃寵專權,個性好強潑辣。

[31] 形容縱橫雜亂的樣子,猶言「橫七豎八」、「亂七八糟」。

[32] 大觀園進門不遠處,有假山擋路,經羊腸小徑,穿過山洞,下繞清溪,上有一石橋,名曰沁芳橋:橋上有亭,名沁芳亭。沁芳,意即充滿花香。沁,音ㄑㄧㄣˋ,浸漬、滲入。

[33] 音ㄊㄚˋ,狹長的矮床。

[34] 過年時

[35] 意即「帶回家」。

[36] 國府賈敬的女兒,賈珍的妹妹,排行第四,為母的姪孫女。住在大觀園藕香榭,別號藕榭,善畫。

[37] 開開眼界。

[38] 林黛玉在大觀園的住所,院內廣植綠竹,賈寶玉題名「有鳳來儀」,元春賜名瀟湘館。相傳死,其二妃傷心流淚,染竹成斑,投水而死,為二水之神。

[39] 舖設。

[40] 母的婢女。

[41] 同「踩」。

[42] 罵婢女的話,本意有輕蔑之意,此處則稍含責備玩笑之意。

[43] 指剛剛誇口,立刻就不靈驗。說嘴,猶言「誇口」。

[44] 林黛玉的貼身婢女。

[45] 用湘妃竹編成的簾子。湘妃竹,又稱湘竹、淚竹、斑竹,產於湖南廣西

[46] 林黛玉,字顰卿,別號瀟湘妃子林如海賈敏的女兒,母的外孫女。父母雙亡,至國府投靠母。聰明秀麗,工於詩文,鍾情於賈寶玉;孤芳自賞,言詞尖利,體弱多病,多愁善感。

[47] 位次較低的一邊。

[48] 堆積。

[49] 賈寶玉賈政次子,出生時,口中含玉,因名寶玉,最得母鍾愛。與林黛玉為表兄妹,互相愛戀,後因家人強命取薛寶釵黛玉含恨而死,因而出家為僧

[50] 即姨媽,此指姨媽,夫人的妹妹,薛寶釵的母親,這時帶著兒子薛蟠、女兒寶釵寄居賈府。

[51] 就坐。

[52] 猶言「這時候」。早晚,猶言「時候」,指現在。

[53] 一直。

[54] 我等、我們,亦做「偺們」。咱,音ㄗㄚˊ。

[55] 均為大觀園中景緻,靠近迎春住處。蓼、音ㄌㄧㄠˇ,草名,長在水邊。漵,音ㄒㄩˋ,水邊。

[56] 全都是以私線花紋鑲嵌的五彩大食盒。一色,一樣、同樣的。捏絲,又稱攝絲,將捏成各種圖案、花紋的金絲嵌在器物上。戧金,在漆器上雕刻圖案,填嵌赤金。戧,音ㄑ一ㄤˋ。

[57]賈探春、賈政的女兒,庶出,排行第三,住在大觀園秋爽齋,別號蕉下客

[58] 賈母的婢女,甚得寵信,亦深受賈府上下敬重。

[59] 探春大觀園的住所。

[60] 秋爽齋中的堂名。

[61] 寄食於豪門,陪官吏權貴談文論藝、玩笑取樂的門客。

[62] 以烏木製成,用銀鑲成三截的筷子。烏木質地堅實,故常用以製作筷子。豪華的筷子,除以銀包住下截外,還裝飾上頂與中腰的部分,稱「三鑲」。

[63] 音ㄉㄧㄢ ㄉㄨㄛˊ,亦作「掂掇」,估量、盤算。

[64] 調度、安排。

[65] 史湘雲母娘家孫女。父母早亡,依叔嬸過日,性情豪爽天真,這時在大觀園作客。

[66] 薛寶釵,住在大觀園蘅無苑,別號蘅無君。父親早亡,與母親(姨媽)一同依附府。氣度大方,端凝莊重。

[67] 平素、平日。

[68] 漱口杯。

[69] 此指拂麈。古代以麈獸的尾作為拂麈以拂拭塵土或驅趕蚊蠅,因此稱拂麈為麈尾。麈,音ㄓㄨˇ,鹿類動物,俗稱四不像。

[70] 捉弄、戲弄。

[71] 不順手、不合手。

[72] 四邊有稜,方形長條的東西。楞,音ㄌㄥˊ,通「稜」。

[73] 北方俗語,亦作「叉巴子」,即叉子,一種木製叉樣的農具,此指筷子笨重如叉子。

[74] 音ㄢˇ,我,北方方言。下文的「俺們」即我們。

[75] 鏟土用的鐵器,亦稱「鐵鍬」。

[76] 本指兒媳,或泛稱一般婚婦女,此指女僕人。

[77] 同「腮幫」,即「腮」,臉頰的下半部。

[78] 猶言發呆。怔,本音ㄓㄥ,此處讀ㄌㄥˋ,通「愣」。

[79] 因笑的過度,以致呼吸不順。

[80] 在此是指對極疼愛者的暱稱。

[81] 倒、覆。

[82] 賈赦的女兒,庶出,母的二孫女,住在大觀園紫菱洲,別號菱洲

[83] 只站在一旁站立的婢女們,意同「底下的」,亦即下文的「地下的人」。

[84] 勸,此指請人用菜。

[85] 秀美、小巧可愛。

[86] 愛惡作劇的人。促狹,刁鑽機靈,愛捉弄人。

[87] 藥物名,即三氧化二砷,其性巨毒。

[88] 老年女僕或老奶媽。嬤嬤,音ㄇㄚ ˙ㄇㄚ。

[89] 意謂大戶人家禮數繁多。

[90] 意同「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