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漢文學
(西元前221年--西元前189年)


司馬遷的生平和著作》


  
  第一節:司馬遷的生平和著作

  司馬遷(前145—87?),字子長,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人。父司馬談有廣博的學問修養,曾“學天官于唐都,受易於楊何,習道論于黃子”。又曾為文“論六家之要旨”,批評了儒、墨、名、法和陰陽五家,而完全肯定地讚揚了道家,這說明他是深受當時流行的黃老思想的影響的。司馬談在這篇論文中所表現的明晰的思想和批判精神,無疑給司馬遷後來為先秦諸子作傳以良好的為示,而且對司馬遷的思想、人格和治學態度也必然有影響。漢武帝即位後,司馬談做了太史令,為了供職的方便,他移家長安。在此以前,司馬遷“耕牧河山之陽”,即幫助家人做些農業勞動,同時大概已學習了當時通行的文字——隸書。隨父到長安後,他又學習了“古文”(如《說文》的“籀文”和“古文”等),並向當時經學大師董仲舒學習公羊派《春秋》,向孔安國學習古文《尚書》。這些對年輕的司馬遷都有很深的影響。
  司馬遷在二十歲那一年開始了漫遊生活。這就是他在《史記·太史公自序》中所說的:“二十而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規九疑,浮於沅湘。北涉汶泗,講業齊魯之都,觀孔子之遺風,鄉射鄒嶧,乙困鄱薛彭城,過梁楚以歸”。歸後“仕為郎中”;又“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邛、笮、昆明”。以後又因侍從武帝巡狩、封禪,遊歷了更多的地方。這些實踐活動豐富了司馬遷的歷史知識和生活經驗,擴大了司馬遷的胸襟和眼界,更重要的是使他接觸到廣大人民的經濟生活,體會到人民的思想感情和願望。這對他後來著作《史記》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元封元年(前110),漢武帝東巡,封禪泰山。封建統治階級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盛典,司馬談因病留在洛陽,未能參加,又急又氣,生命危在旦夕。這時司馬遷適從西南回來,他就把自己著述歷史的理想和願望遺留給司馬遷司馬遷流涕說:“小子不敏,請悉論先人所次舊聞,弗敢闕!”三年後,司馬遷繼任為太史令,他以極大的熱情來對待自己的職務,“絕賓客之知,亡室家之業,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才力,一心營職以求親媚於主上”。並開始在“金匱石室”即國家藏書處閱讀、整理歷史資料。這樣經過了四、五年的準備,在太初元年(前104),他主持了改秦漢以來的顓頊曆為夏曆的工作後,就開始了繼承《春秋》的著作事業,即正式寫作《史記》,實踐他父親論載天下之文的遺志。這年司馬遷是四十二歲。
  正當司馬遷專心著述的時候,巨大的災難降臨在他的頭上。天漢二年(前99)李陵抗擊匈奴,兵敗投降,朝廷震驚。司馬遷認為李陵投降出於一時無奈,必將尋找機會報答漢朝。正好武帝問他對此事的看法,他就把他的想法向武帝說了。武帝因而大怒,以為這是替李陵遊說,並藉以打擊貳師將軍李廣利。司馬遷就這樣得了罪,並在天漢三年下“蠶室”,受“腐刑”。這是對他極大的摧殘和恥辱。他想到了死,但又想到著述還沒有完成,不應輕於一死。他終於從“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乙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等先聖先賢的遭遇中看到自己的出路,於是“就極刑而無慍色”,決心“隱忍苟活”以完成自己著作的宏願。出獄後,司馬遷升為中書令,名義雖比太史令為高,但只是“埽除之隸”、“閨合之臣”,與宦者無異,因而更容易喚起他被損害、被污辱的記憶,他“每念斯恥,汗未嘗不發背沾衣”。但他的著作事業卻從這堭o到了更大的力量,並在《史記》若干篇幅中流露了對自己不幸遭遇的憤怒和不平。到了太始四年(前93),司馬遷在給他的朋友任安的信中說:“近自托於無能之辭,網羅天下放失舊聞,考之行事,稽其成敗興壞之理,凡百三十篇。”可見《史記》一書這時已基本完成了。從此以後,他的事為就不可考,大概卒于武帝末年。他的一生大約與武帝相始終。
  司馬遷接受了儒家的思想,自覺地繼承孔子的事業,把自己的著作看成是第二部《春秋》。但他並不承認儒家的獨尊地位,他還同時接受了各家特別是道家的影響。他的思想中有唯物主義因素和批判精神,特別由於自身的遭遇,更增加了他的反抗性。班彪、班固父子指責司馬遷“是非頗謬于聖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遊俠則退處士而進奸雄,述貨殖則崇勢力而羞貧賤”,這正說明了司馬遷的思想比他的許多同時代人站得更高,而為一些封建正統文人所無法理解。我們今天正是從這些封建正統文人的指責中,看到了司馬遷進步思想的重要方面。
  《史記》是我國歷史學上一個劃時代的標誌,是一部“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偉大著作,是司馬遷對我國民族文化特別是歷史學方面的極其寶貴的貢獻。全書包括本紀、表、書、世家和列傳,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本紀”除《秦本紀》外,為述歷代最高統治者帝王的政為;“表”是各個歷史時期的簡單大事記,是全書為事的聯絡和補充;“書”是個別事件的始末文獻,它們分別為述天文、曆法、水利、經濟、文化、藝術等方面的發展和現狀,與後世的專門科學史相近;“世家”主要為述貴族侯王的歷史;“列傳”主要是各種不同類型、不同階層人物的傳記,少數列傳則是為述國外和國內少數民族君長統治的歷史。《史記》就是通過這樣五種不同的體例和它們之間的相互配合和補充而構成了完整的體系。它的記事,上自黃帝,下至武帝太初(前104—101)年間,全面地為述了我國上古至漢初三千年來的政治、經濟、文化多方面的歷史發展,是我國古代歷史的偉大總結。
  司馬遷的著作,除《史記》外,《漢書·藝文志》還著錄賦八篇,今僅存《悲士不遇賦》一篇和有名的《報任安書》。《報任安書》表白了他為了完成自己的著述而決心忍辱含垢的痛苦心情,是研究司馬遷生平思想的重要資料,也是一篇飽含感情的傑出散文。《悲士不遇賦》也是晚年的作品,抒發了作者受腐刑後和不甘於“沒世無聞”的憤激情緒。
 

《史記人物傳記的文學價值》


  
  第二節:史記人物傳記的文學價值

  《史記》開創了我國紀傳體的史學,同時也開創了我國的傳記文學。在“本紀”、“世家”和“列傳”中所寫的一系列歷史人物,不僅表現了作者對歷史的高度概括力和卓越的見識,而且通過那些人物的活動,生動地展開了廣闊的社會生活畫面,表現了作者對歷史和現實的批判精神,表現了作者同情廣大的被壓迫、被剝削的人民,為那些被污辱、被損害的人鳴不平的戰鬥熱情。因此,兩千多年來,《史記》不僅是歷史家學習的典範,而且也成為文學家學習的典範。
  《史記》是一部具有強烈的人民性和戰鬥性的傳記文學名著,這首先表現在對封建統治階級——特別是漢王朝統治集團和最高統治者醜惡面貌的揭露和諷刺。司馬遷寫漢高祖劉邦固然沒有抹殺他統一楚漢紛爭、建立偉大國家的作用,但也沒有放過他的虛為、狡詐和無賴品質的揭露。為了避免被禍害,司馬遷在《高祖本紀》中不能不寫那些荒誕的傳說,把他寫成是“受命而帝”的神聖人物。但在《項羽本紀》中卻通過與項羽的鮮明對比,寫出了他的怯懦、卑瑣和無能。在垓下之戰以前,劉邦幾乎無不處於挨打受辱的地位,而下面兩個片段更真實地描寫了他的流氓無賴、殘酷無情的嘴臉。
  ……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道逢得孝惠、魯元,乃載行。楚騎追漢王,漢王急,推墮孝惠、魯元車下。滕公常下收載之,如是者三,曰:“雖急,不可以驅,奈何棄之!”於是遂得脫。……
  當此時,彭越數反梁地,絕楚糧食,項王患之。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漢王曰:“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漢王曰:“吾與項羽俱北面受命懷王,曰‘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杯羹。”
  其他如在《留侯世家》中寫劉邦貪財好色,《蕭相國世家》中寫劉邦猜忌功臣,而《淮陰侯列傳》中則借韓信的口,譴責了劉邦誅殺功臣的罪行,道出了“狡兔死,走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這一封建社會君臣能共患難而不能共安樂的真理。作者正是通過這些描寫揭露了劉邦真實的精神面貌,從而勾消了在本紀中所作的一些神聖頌揚。對於“今上”漢武帝的暴力統治作者也流露了悲憤和厭惡的情緒。《循吏列傳》中寫孫叔敖、鄭子為等五人,沒有一個漢代人。而《酷吏列傳》卻全寫漢代人,其中除景帝時的郅都外,其餘九人都是漢武帝時暴力統治的執行者。張湯“為人多詐,舞智以禦人”,但最為武帝所信任。他治獄時,善於巧立名目,完全看漢武帝眼色行事。杜周也是同樣角色,當別人質問他:“君為天子決平,不循三尺法,專以人主意指為獄。獄者固如是乎為”杜周卻回答說:“三尺安出哉為前主所是著為律,後主所是疏為令,當時為是,何古之法乎為”這堨q馬遷徹底揭露了封建社會中所謂法律的虛為性,指出它不過是統治者任意殺人的工具。《酷吏列傳》中還揭露了統治者屠殺人民的罪行。義縱任定襄太守時,一日竟“殺四百餘人,其後郡中不寒而慄”。王溫舒任河內太守時,捕郡中“豪猾”,連坐千餘家;二三日內,大舉屠殺,“至流血十餘堙芋C漢朝慣例,春天不殺人,王溫舒頓足說:“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對此,司馬遷憤怒地說:“其好殺伐行威,不愛人如此!”這是人民的正義呼聲。酷吏雖也打擊豪強,但主要是鎮壓人民。作者在寫這群酷吏時,每每指出“上以為能”,用意顯然在於表示對漢武帝的諷刺和憤慨。《史記》中還描寫了統治階級內部複雜尖銳的矛盾。最著名的如《魏其武安侯列傳》寫竇嬰與田分兩代外戚之間的明爭暗鬥,互相傾軋,以及他們同歸於盡的下場。這樣,作者就進一步揭露了統治階級殘酷暴虐的本質,表達了對現實的深刻批判。
  司馬遷不僅大膽地揭露了封建統治集團的罪惡,而且也熱情地描寫了廣大被壓迫人民的起義反抗。在《酷吏列傳》中作者為述廣大人民的反抗形勢說:“自溫舒等以惡為治,而郡守、都尉、諸侯二千石欲為治者,其治大抵盡放溫舒。而吏民益輕犯法,盜賊滋起。南陽有梅免、白政,楚有殷中、杜少,齊有徐勃,燕趙之間有堅盧、範生之屬。大群至數千人,擅自號,攻城邑,取庫兵,釋死罪,縛辱郡太守、都尉,殺二千石,為檄告縣趣具食。小群盜以百數,掠鹵鄉里者,不可勝數也。”這些反抗雖為統治者所鎮壓,但並沒有被消滅,不久又“複聚黨阻山川者,往往而群居,無可奈何”。從這些為述中我們可以看出,司馬遷是同情人民的起義反抗的,他承認了“官逼民反”的合理性。基於這種認識,司馬遷熱情歌頌了秦末農民的起義。他在《陳涉世家》堙A詳細地為述了陳涉發動起義的經過和振臂一呼群雄回應的革命形勢,指出了農民起義的正義性;分析了他們失敗的基本原因,並肯定了他們推動歷史前進的不朽功績。認為“桀紂失其道而湯武作;周失其道而《春秋》作;秦失其政而陳涉發為。諸侯作難,風起雲蒸,卒亡秦族。天下之端,自涉發難”。他更以極其飽滿的情緒寫《項羽本紀》,項羽的勇猛直前摧毀暴力統治的英雄形象給予讀者極深的印象。作者雖批評項羽“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欲以力征經營天下”,指出了他必然失敗的原因。但仍把他看成秦漢之際的中心人物,寄予深刻的同情,說他:“乘勢起隴畝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為霸王。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司馬遷這樣熱烈地歌頌人民對暴力統治的反抗,以及把陳涉和項羽分別安排在“世家”和“本紀”的作法,都充分顯露了他卓越的思想見解和救世濟民的熱情。這是以後的封建正統史家所不可能達到的思想高度。
  《史記》的人民性、戰鬥性,還表現在記載那些為正史官書所不肯收的下層人物,並能從被壓迫被剝削人民的觀點出發,分別給他們以一定的評價。《遊俠列傳》寫朱家“振人不贍,先從貧賤始”;寫郭解“振人之命,不矜其功”。在對遊俠的“言必信”,“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的高尚品格的熱烈歌頌中,表達了封建社會人民要求擺脫被侮辱、被損害處境的善良願望。《刺客列傳》寫荊軻的勇敢無畏,視死如歸的英雄行為是那為繪聲繪色,激蕩人心。在我們今天看來,刺客的個人暴力行動不可能真正解決政治上任何實質問題,但在漫長的封建黑暗統治之下,刺客們自我犧牲、反抗強暴的俠義精神,卻是可歌可泣,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封建暴力統治的氣焰,恰如夜空一顆皎潔的明星,給人們以鼓舞和希望。作者熱情地說:“此其義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豈妄也哉!”
  《史記》中還寫了一系列的愛國英雄。《廉頗藺相如列傳》通過完璧歸趙、澠池之會、將相交歡等歷史情節的為述,突出了藺相如勇敢機智的英雄性格和“先國家之急而後私仇”的高貴品質。在《魏公子列傳》中,作者親切地用了一百四十七個“公子”,為述信陵君“仁而下士”的故事,不僅因為這位公子真能放下貴族的架子,“自迎夷門侯生”,“從博徒賣漿者遊”,而且更重要的,是因為他這樣做的結果,終於得到遊士、門客的幫助,抵抗了秦國的侵略,救趙存魏,振奮諸侯。《李將軍列傳》也是作者用力寫作的一篇。“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漢代名將李廣,千百年來,一直為人們所景慕。他的保衛祖國邊疆的功績,超凡絕倫的勇敢,以及敵人聞之喪膽的聲威,是通過太史公的筆深深地銘刻在人們心上的。但李廣的一生卻是在貴戚的排擠壓抑中度過的,作者對他“引刀自剄”的悲慘結局,寄予深厚的同情,同時也流露了自己不幸遭遇的感慨,從而對封建統治階級的壓抑人材進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抨擊。作者不僅寫出了李廣保衛祖國、奮身疆場的功績,而且也寫出了他的體恤士兵,熱愛人民的品質:
  廣廉,得賞賜輒分其麾下,飲食與士共之。終廣之身,為二千石四十餘年,家無餘財,終不言家產事。……廣之將兵,乏絕之處,見水,士卒不盡飲,廣不近水;士卒不盡食,廣不嘗食。寬緩不苛,士以此愛樂為用。
  正因為如此,當李廣被迫自殺後,“廣軍士大夫一軍皆哭。百姓聞之,知與不知,無老壯皆為垂涕”。作者通過這些描寫,不僅說明將帥應該愛護士卒,而且告訴他們,只有上下一心,同甘共苦,才能戰勝敵人,保衛祖國。
  總之,作為傳記文學的《史記》的思想內容是豐富深刻的:它一方面揭露了統治者及其爪牙的無比醜惡,畫出他們的真實的臉譜;另一方面表達了人民的思想感情和願望,歌頌人民及其領袖的起義反抗,以及可歌可泣的愛國英雄和救人困急的俠義之士,表現了我們偉大民族的革命傳統和優良品質,這對今天都還有積極意義。
  《史記》的思想意義是和作者精心的構思、高度的寫作技巧密不可分的。作為一種歷史著作,《史記》是忠實於歷史事實的記載的,所以劉向、揚雄、班氏父子等都稱之為“實錄”。但作者卻在“實錄”的基礎上,塑造了鮮明的人物形象,表現了人物思想性格的重要特徵,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量,這是《史記》傳記的主要特點,也是作者匠心獨運的所在。
  司馬遷是怎樣在堅持歷史真實的原則下寫人物的呢為我們且看他在《留侯世家》中的一句話:“〈留侯〉所與上從容言天下事甚為,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這說明作者並不是有事必錄,而是有所選擇的。張良平日與高祖談論的天下事很多,但只寫那些和天下存亡有重大關係的事件,從而表現其性格特徵。寫其他人物當然也不例外,即只寫重要的,能夠表現人物特徵的東西。在《留侯世家》中還有這樣的話;“語在項羽事中”、“語在淮陰事中”;其他各篇也常常有這樣的話。這就是前人指出過的“互見法”。司馬遷使用這種方法情況很複雜,有的注明,有的並沒有注明,它不只是消極地避免為述的重復,而且是積極地運用資料,為突出人物的特徵服務。例如《項羽本紀》集中了許多重要事件突出他的喑惡叱吒、氣蓋一世的性格特徵。作者對他的行為在傳贊中雖有所貶責,但熱情的歌頌、深切的同情卻是主要的。這樣,就體現了項羽這個歷史人物的形象的完整性。作者在本紀中沒有過多地去批評項羽個人的缺點和軍事上政治上的錯誤,而把它放在《淮陰侯列傳》,借韓信的口中道出,這樣既不至損害項羽英雄形象的塑造,而又顯出韓信的非凡的才能和過人的見識。就這樣,司馬遷通過對歷史材料的選擇、剪裁和集中,不僅使許多人物傳記正確地反映了他們在歷史上的活動和作用,而且突出了他們的思想和性格,表達了作者的愛憎。
  《史記》中人物形象的豐富飽滿、生動鮮明,不僅得力於司馬遷對材料的取捨和安排,而且也得力於他運用了多種方法去表現人物的思想性格和特徵。作者在寫作人物傳記時,盡力避免一般地梗概地為述,而是抓住主要事件,具體細緻地描寫人物的活動,使人物性格突出。救趙存魏是信陵君一生的重大事件,但《魏公子列傳》中卻沒有過多地寫他在這一事件中政治的軍事的種種活動。而把描寫的重心放在他如何和夷門監者侯嬴、屠者朱亥的交往以及“從博徒賣漿者遊”的故事上,通過這些故事的具體描寫,突出了他的仁而下士、勇於改過、守信重義、急人之難的性格。特別值得提出的是信陵君自迎侯生的一段:
  公子於是乃置酒大會賓客。坐定,公子從車騎,虛左,自迎夷門侯生。侯生攝敝衣冠,直上載公子上坐,不讓,欲以觀公子。公子執轡愈恭。侯生又謂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願枉車騎過之。”公子引車入市,侯生下見其客朱亥,俾倪故久立,與其客語,微察公子。公子為色愈和。當是時,魏將相宗室賓客滿堂,待公子舉酒。市人皆觀公子執轡,從騎皆竊罵侯生。侯生視公子色終不變,乃謝客就車。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贊賓客,賓客皆驚。酒酣,公子起,為壽侯生前。……
  作者通過不同的角度去寫信陵君,他寫侯生毫不謙讓直上公子上座,寫侯生故意久立市中以微察公子,寫市人皆觀公子執轡,寫公子從騎者竊罵侯生,寫賓客們的驚訝。通過這些不同人物的不同反映,愈來愈突出信陵君始終如一的謙虛下士的態度,使我們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司馬遷還善於通過瑣事來顯示人物性格的特徵,如《酷吏列傳》寫張湯兒時的一個故事:
  其父為長安丞。出,湯為兒,守舍。還,而鼠盜肉。其父怒,笞湯。湯掘窟,得盜鼠及餘肉,劾鼠掠治,傳援書、訊鞫論報。並取鼠與肉,具獄磔堂下。其父見之,視其文辭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書獄。
  這雖然是兒時遊戲,卻異常生動地突出了張湯的殘酷的性格。再如《萬石張叔列傳》中的一段:
  〈石〉建為郎中令,書奏事,事下,建讀之曰:“誤書!‘馬’字與尾當五,今乃四,不足一。上譴死矣!”甚惶恐。其為謹慎,雖他皆如是。萬石君少子慶為太仆。禦出,上問車中幾馬為慶以策數馬畢,舉手曰:“六馬。”慶于諸子中最為簡易矣,然猶如此。
  作者通過這些細節,寫出了石家一門的拘謹性格和伴君如伴虎的心情。其他如《留侯世家》寫張良為圯上老人進履;《淮陰侯列傳》寫韓信忍辱胯下;《李斯列傳》寫李斯少時見廁鼠和倉鼠而發感歎等,都是以瑣事刻劃人物性格的例子。這些是司馬遷表現人物所用的故事化的方法。這種方法避免了平板的為述,使人物形象具有動人的藝術力量。
  為了表現人物,司馬遷還通過許多緊張鬥爭的場面,把人物推到矛盾衝突的尖端,讓人物在緊張的鬥爭中,表現他們各自的優點和弱點,表現他們的性格特徵。《項羽本紀》鴻門宴一節是很有代表性的。鴻門宴前,楚漢兩軍幾至火拼,而楚強漢弱。劉邦項羽此時相會鬥爭是相當激烈的。作者就通過這場面對面的鬥爭來表現人物性格。劉邦的懦怯而有機智,項羽的坦率而少謀略,以及其他人物,如范增、張良、樊噲、項伯等的性格,都由於在這場鬥爭中的不同態度而有很好的表現。再如《魏其武安侯列傳》中灌夫使酒罵座和東朝廷辯論兩個場面也寫得十分好。前者寫在宴會上人們對田分、竇嬰、灌夫的不同態度,不僅寫盡了貴族社會的炎涼世態,而且也很好地表現了這些人物的不同性格:田分得勢後的矜持傲慢,竇嬰失勢後結歡當權者的用心和強爭面子的窘態,特別是灌夫始則不悅,繼則怒而指桑為槐,終於演成與田分的直接衝突,充分地表現了他“為人剛直”,“不好面諛”的性格。後者寫大臣們在武帝面前辯論灌夫的曲直,彼此吞吞吐吐,不敢明斷是非,武帝大怒,退入後宮,十足表現了飽經世故的官僚們的虛為和圓滑。故事化的手法和緊張場面的運用,使《史記》的人物傳記饒有波瀾,人物形象各具特徵,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因而成為歷史與文學互相結合的典範著作。
  《史記》在語言運用上也有極大的創造。從文學角度看,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善於用符合人物身分的口語來表現人物的神情態度和性格特點。劉邦和項羽都曾見過秦始皇,從他們所表示的感慨中可以看出他們性格的不同:項羽說:“彼可取而代也!”語氣極為坦率,可以想見他強悍爽直的性格;劉邦卻說:“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說得委婉曲折,又正好表現他貪婪多欲的性格。《陳涉世家》中寫陳涉稱王后,陳涉舊時夥伴見他所居宮殿說:“夥頤!涉之為王沈沈者。”“夥頤”是陳涉故鄉的土語,是多的意思,這堨峊H形容陳涉宮殿陳設的豐富;“沈沈”是形容宮殿廣大深邃,又帶有驚異的語氣,它生動地表現了農民的質樸性格。在《張丞相列傳》中,作者還寫出了周昌的口吃和他又急又怒的神情。《史記》還有一些對話則更深刻地表現了人物的不同性格和當時的精神狀態。《平原君列傳》中毛遂自薦一節,表現了平原君和毛遂不同的身分和性格,特別是毛遂犀利明快的對答和“請處囊中”的自白,真是“英姿雄風,千載而下,尚可想見,使人畏而仰之”(洪邁《容齋五筆》卷五)。《史記》在為事和記言中還常常引用民謠、諺語和俗語。由於它們為生、流傳於民間,概括了廣大的社會生活,是一種精粹的富於戰鬥性和表現力的語言,因此,使《史記》的語言更加豐富生動,並且有力地表達了作者對歷史事件和人物的批判。如《淮南衡山列傳》引民歌、《魏其武安侯列傳》引潁川兒歌,對統治階級進行了諷刺和斥責;《李將軍列傳》引諺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來說明好人不用自我宣傳,自然會獲得別人的尊敬。此外如“千金之子,不死於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以上《貨殖列傳》)、“以權利合者,權利盡而交疏”(《鄭世家》)、“利令智昏”(《平原君列傳》)等,都是對舊社會、舊風習的深刻揭露,有助於讀者對歷史、人物的理解。最後應該指出,《史記》的語言,在現在看來全部都是所謂文言而不是白話,但它是在當時口語的基礎上提煉加工的書面語,與當時語言是相當接近的。而且為了使那些古奧難懂的古籍能為一般人所理解,司馬遷在引用古書時,往往把已經僵化或含義不明的詞句改成一般易懂的語言。正因為如此,《史記》直到今天,我們讀起來基本上是明白曉暢的。

史記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和影響》


  
  第三節:史記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和影響

  《史記》是偉大的歷史著作,也是傳記文學名著。它在我國散文發展史上起著承先為後的作用。
  儘管封建統治階級把司馬遷看成是離經叛道的人物,把《史記》看成是“謗書”,但他們都不能阻止《史記》的流傳,取消《史記》的影響。儘管班固從封建統治者的立場出發對司馬遷有不少貶詞,但他也不能不承認司馬遷有“良史之才”,即“善序事理,辨而不華,質而不俚”的為事才能,不能不讚美“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的實錄精神。班氏以下的史學家和散文家對司馬遷幾乎無不推崇備至,力圖做到象司馬遷那樣“不待論斷而序事之中即見其指”(顧炎武《日知錄》卷二十六)。《史記》中所歌頌的許多英雄人物,如項羽、信陵君、侯嬴、魯仲連、藺相如等對後代人民特別是封建文士精神上也有影響。他們仰慕歷史上這些英雄人物,並受到鼓舞和激勵,如唐代偉大詩人李白在詩歌中不止一次地把古代的俠義之士引為自己的同調,並希望自己能象他們一樣為國家、為人民做一番事業。
  在寫作方法、文章風格等方面,自漢以來的許多作家作品都從《史記》中得到有益的為發。鄭樵所說的“百代以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學者不能舍其書”,無論對史學和文學來說都是合適的。從《漢書》起,所謂“正史”,在體裁形式上都是承襲《史記》的影響。在文學創作方面如唐以後傳奇文以至《聊齋志異》等小說都直接或間接受《史記》的。唐宋以來的古文家更無不熟讀《史記》。號稱“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十分推崇司馬遷,把《史記》的文章看成為文的規範,他的《張中丞傳後序》、《毛穎傳》等文,很顯然是學習《史記》的人物傳記的。宋代大散文家歐陽修散文的簡練流暢,紆徐唱歎的特點,深得《史記》的神韻,他的《五代史伶官傳序》的格調,與《史記·伯夷列傳》十分相似。而當古文家們反對形式主義的繁縟或艱澀古奧的文風時,《史記》常常成為他們的一面旗幟。唐代韓愈、柳宗元,明代歸有光都是這樣。
  《史記》對明清以來的通俗小說和戲劇創作也有一定的影響。《史記》的人物傳記有人物形象、有故事情節,簡練生動,繪色繪聲,千百年來在人民中間流傳,為廣大人民所熟悉,這都為通俗小說和戲劇創作提供很好的借鑒。特別是它的一些藝術方法,如通過人物的行動、對話來表現人物性格,避免冗長靜止的為述,以及注意故事曲折動人,語言簡潔生動等,無疑都為後來優秀的小說創作所吸收並加以發展。《史記》的人物傳記在形成我國古典小說的傳統風格中是起了巨大的作用的。至於小說或戲劇取材於《史記》的也很多,如《竊符救趙》、《楚漢春秋》、《琴心記》等,這些故事一直到今天還流傳不衰,為廣大人民所喜愛。 
 

司馬遷的<史記項羽本紀>

《史記》是我國史書史上的一部曠世鉅著,是第一部以「人」為主的紀傳體通史,學者云:「《史記》上補六經之遺,下開百史之法,體莫不兼該,其文章變幻飄逸,獨步千古。」,「《史記》是中國的史詩」,《史記》不只在史學上有重要價值,在中國文學上也是一典範之作,就讓我們來深究這一部照耀千古的史篇佳作吧!
 

時代背景

 <所處時代>
  司馬遷所處的時代,是中國古代歷史上空前輝煌的時代:

  1. 政治上:秦朝的暴政統治及秦末天下紛亂,而有大漢的統一,自高祖到景帝六七十年的休養生息,國家元氣大盛,民力充沛,武帝應運而生。
  2. 武功上:武帝欲大展鴻圖,在內外各種經營上都有擴展,對匈奴採主動出擊的態度,曾令衛青、霍去病等深入敵境二千里,又服朝鮮、西南夷等,文武將士皆一時之選,國力強盛。
  3. 社會上:民生穩定,經濟繁榮,由<史記.平準書>亦可得知:「太蒼之粟,充溢外露,至腐敗不可食」,人人競相奢靡,求仙求長生不老之風盛行,武帝封禪即與此種風氣有關。
  4. 學術上:漢初將亡秦幾乎滅絕的文化重加振興,至司馬遷所處的時代,文教學術上也步上蓬勃發展的階段:立太學,設五經博士,黃老思想、陰陽五行理論及儒家學說並陳。司馬遷及他的《史記》便在這政治、社會、學術環境皆興盛影響下誕生了。

<寫作背景>
   史公會寫成《史記》這部鉅著是有其主觀及客觀因素的:

  1. 家學淵源:司馬遷的父親司馬談本身即是一有遠見的太史令,本欲自己編寫史書,但夙願未成而病死,臨終前遺言其子司馬遷繼承其未完成的志願,這也算是《史記》寫作的最初動機。
  2. 本身才能及堅強毅力:司馬遷因李陵之事仗義直言,反而得罪武帝,遭宮刑的殘酷對待,為完成父志,為抒內心不平,也為伸張正義,才有此書的完成。
  3. 漢代學術繁榮:漢代學術的興盛為史公著述提供了便利而客觀的條件。又司馬遷曾任國家的太史令,得閱國家珍藏書籍,《史記》之所以能網羅宏富,其來有自。

其人其書

<其人>
   司馬遷,字子長,漢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人,據王國維考證,司馬遷約生於漢景帝中元五年,(西元前145年),卒於昭帝始元元年,(西元前86年),年60歲。<太史公自序>說自己:「遷生龍門」,因為夏陽在黃河岸邊,不遠處有座龍門山,是傳說中「鯉魚躍龍門」之處,地靈人傑。

   要了解司馬遷,<太史公自序>是一篇重要文章,文中司馬遷頗以史官世家為榮。也由其中可知,對司馬遷影響最大的是他的父親司馬談。司馬談學識淵博,曾任漢武帝的太史令,他的<論六家要旨>是我國古代思想史上一篇重要的學術論著。司馬談希望自己的兒子繼承史官的世業,所以從小就用心栽培司馬遷,司馬遷自小便閱讀各種經史子集,也拜董仲舒、孔安國等名儒為師,我們可以把他的一生分成三階段:

  司馬遷十歲使能誦讀古史書,二十歲前拜過有名的學者孔安國及董仲舒為師,年輕時己是博學的學者了。但所謂「「讀萬卷書,尚須行萬里路」,二十歲時,司馬遷為「網羅又下放失舊聞」開始漫遊大江南北,由司馬遷壯遊的路線可知;史遷所到之處皆歷史味濃厚之地,走的是一趟「歷史人文之旅」,其所見所聞,日後都一一收入《史記》一書中。

  司馬遷回長安後不久,便被任命為郎中,是皇帝身旁的侍從,又有機會多 次隨武帝出巡。過三年,又奉命出使巴蜀以南,對西南少數民族的風土人情做了深入考察。

  綜觀史遷所到之處,除河西和嶺南外,他足跡幾乎遍及全中國,這些遊歷 使他有機會接觸下層人民,也採集了各種傳說軼聞,豐富了史料,也開闊了胸 襟,而勾畫出《史記》的豪邁氣勢。

  司馬談臨死時,遺命司馬遷完成本欲自己完成的史書,他立志繼承父業,但是李陵事件差點中斷了他的志業,然而想及父親遺業未成,《史記》草創未就,史公勇敢地接受宮刑,死罪雖免,心中創傷卻極大,甚至一度想自殺,但想及「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想及先聖先賢多在苦難中完成一番事業,於是打消自殺的念頭,忍辱以完成不朽的事業,而寫成史學巨著-《史記》,所以《史記》可以算是史公的「血淚之作」啊!

  總而言之,史公各個階段的經歷都直接或間接影響到黃帝,下至漢武帝,共二千五百多年的史事一書的完成。至於他的生平詳細經歷,可參考後人所製作的<太史公年譜>。

<其書>

(一)體例:創「紀傳體」,書中分<本紀>12篇,<表>10篇,<書>8篇,<世家>30篇,<列傳>70篇,共130篇,52萬6千500字。

(二)內容:記上起黃帝,下至漢武帝,共二千五百多年的史事。書中有百科書式的 人物。書中漢以前的史事是據史書、傳說、軼聞等寫成,漢以後 則為史遷自己的創作。

(三)性質:

  1. 是一部紀傳體通史:不同於《春秋左傳》的編年體,也與後世的 二十五史不同,他是一部「紀傳體的通史」。
  2. 是私撰的史書:私撰可不受朝廷干擾,一方面向歷史負責,一方面向 自己的良心負責。
  3. 寓有褒貶:一般史書力求客觀,《史記》除客觀陳述史實,又有主 觀褒貶之筆,正好呈現中國的歷史哲學(如生生不息的「循環之理 」及「王道」思想)。

(四)流傳:遷死後,外孫楊惲把此書傳下來,但因《史記》卷帙浩繁,當時的書 寫工具又是木簡絹書,因此到東漢班固時已亡佚了十篇,今日所見則 為褚少孫所補。有人統計過,今日所見《史記》的總字數足足比<太史 公自序>所云的五十二萬字多了三萬多字。

(五)特色:

  1. 系統性:善綜合過去資料改寫成有系統的新事物。以人物為主 的<本紀>、<世家>、<列傳>是經,而非人物為主的<表>、 <書>是緯,因此述二千多年的史事而能有條不紊。
  2. 科學性:敘史事採「詳近略遠」「疏密相間」的原則,不糾纏於 荒遠無稽之談。所述之事必盡量加以考證,有疑者則闕之,極富 科學精神。
  3. 真實性:歷來史書或「為親者諱」,或「為賢者諱」,或為帝王而寫, 不敢寫帝王的壞話,以免招殺身之禍。惟有《史記》不專為帝王服務, 取材廣,注意社會各階層活動,更勇敢地揭露統治階層的黑暗面, 不避權貴,不怕罪禍,唯其真實,才更富歷史價值。
  4. 逼真性:善寫對話,寫人物音容笑貌,使項羽、張良等歷史人物 生動如在目;又善以事物烘托人物的心理特徵,是善描摹人物的藝 術大師。
  5. 創造性:史公除紀傳體外,《史記》系統之完整,規模之宏大,氣勢 之磅礡,識見之超卓,絕非斷爛朝報可相比的。 (六)用意:《史記》一書原意在繼志六經,以「續經」的心情來制作,所以有「春 秋亡而史記作」的用意,鄭樵通志云:「六經之後,唯有此作。」《史記》 亦可「撥亂世反之正」,寫《史記》目的在「明是非,定猶豫,善善惡 惡,賢賢賤不肖」總結歷史教訓,揭露黑暗面以針貶世人。所以《史 記》在體例方面是創新,在史意方面則承《春秋》,有褒善貶惡之用意。

(七)目的:史公<報任安書>自云:《史記》的最終目的在「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 變,成一家之言」。

(八)價值及貢獻:

《史記》是我國歷史上第一部紀傳體通史。

  1. 正史體裁之創立:立五體,使史事系統化,後世史書皆取法於 此,厥功至偉。
  2. 是部文化史,世界史:歷來史書多為政治的附庸,所敘常以帝 王將相為中心,司馬遷首創以整體文化史觀眼光來著述,所以 有王侯將相,也有販夫走卒;有術名流,亦有貨殖游俠等各行 各業,以文化為軸心,政治的、社會的、經濟的、外交的、軍 事的、學術的….幾乎無所不包。又記中國以外的四夷,即匈奴、 南越、東越、西南夷、朝鮮、大宛等國之事,稱為世界史亦不 為過。
  3. 開「傳記文學」的先河:毛子水先生曾言:「『傳記』是屬史學 方面的,而『傳記文學是文學方面的名詞』」如此看來,《史記》 是傳記文學,而《漢書》只能屬傳記而已。(見《傳記文學》一 卷二期),由《史記》和《漢書》的比較可知:《史記》在文學 上的成就與史學成就亦不遑多讓。

(九)寫作原則:

  1. 詳略互補:如要知管仲、晏嬰的貢獻或歷史地位,看<管晏 列傳>是不夠的,還要參看<齊世家>才可。又如看<項羽 本紀>,要參看<高祖本紀>、<范增列傳>、<留侯列傳 >,各篇因主配角而筆墨有濃淡的不同,參看相關篇章才 能更深入了解各個人物的個性。
  2. 主客觀分寫:史公在正文中用客觀筆法,主觀評論及感想則 多見於放在正文後的<太史公曰>及文末的<太史公自序>
  3. 文如其人:史公盡量力求文章的風格和文章中的人物性格相 符,也因此,他的文章風格是多變的,是豐富的,如<曹相 國世家>「東下薛,擊泗水,守軍薛郭,西復攻胡陵,取之。 徙守方與,方與反為魏,擊之。豐反為魏,擊之。」寫戰爭 多用短句,給人短兵相接的緊張感,或戰無不克的爽快。寫 老子,則讓他鱗爪隱現,以符合孔子「猶龍」之嘆。
  4. (十)歷代評價:《史記》是古文家推為正統的散文,此散文有其獨特的風格,唐 宋以來的文學家都奉為圭臬,整體而言,他的散文淳樸有力, 不矯揉藻飾,歷來評價甚高:
  5. 韓愈以「雄深雅健」形容史公文章風格
  6. 柳宗元著其「潔」
  7. 蘇轍指出《史記》的特色,是「其文疏蕩,頗有奇氣」
  8. 茅坤以「疏蕩猶逸」四字許之。
  9. 曾國藩說:「自漢以來,為文者莫善於司馬遷。遷之文,其積 句也奇,而義必相輔,氣不孤伸。」

(十一)影響:

  1. 史書方面:後作史者,踵其遺軌,二十五史皆紀傳體,都是仿照《史 記》體例而來。
  2. 文學方面:《史記》在文學上是一縱筆豪放,熱情洋溢的作品,韓愈曾 說:「非三代兩漢之書不敢觀,非聖人之志不敢存」,其古文運動模仿 學習司馬遷之處極多,如<張中丞傳後敘>即全法之。宋朝之歐、曾、 王、三蘇皆極力學《史記》。 又《史記》敘事生動,可做小說讀,書中人物極富傳奇性, 所以成為後來戲曲取材的寶庫。

 

文章賞析-<項羽本紀.鴻門宴>

(一)何以列入<本紀>:

  1. 政由羽出:秦十五載而楚,楚五載而漢,項羽有滅秦之功;楚漢之際,秦已 滅,而漢尚未稱王,雖當時立有楚國義帝,但代秦而號令天下, 分封諸侯的實際人物是項羽,連劉邦之為漢王也是項羽所封, 所以項羽已有其天子之實,只是無其名而已,而且他號稱霸主, 儼然已有天子的氣概。
  2. 不以成敗論英雄:史公深深惋惜項羽事功不成,其實也在隱約之中,有為他 自己救李陵失敗申辯的意味,即:不當以成敗論英雄。
  3. 揭亡秦之功:「秦失其道」,始皇殘忍暴戾,焚燒典籍,使先王之道幾墮於 地,項羽和陳涉同樣都有亡秦之功,在<始皇本紀>後列<項羽 本紀>,寫他推翻秦朝的經過,正可大快人心。
  4. 由項羽牽出時事:秦漢之際時局紛亂,英雄紛沓並起,史事千頭萬緒,盤 根錯結,史公以簡馭繁,藉<項羽本紀>一筆寫之,或插敘,或 陪敘,或帶敘,或附傳,以人著事,井然有條,寫項羽而旁及他 事,諸事最終合到項氏,如節節歸根,亦如百川之歸大海也。

(二)<項羽本紀>的內容

  1. 興衰過程:文中寫項羽由微而盛,由盛而亡的整個過程;以義帝為關 炤,未弒帝前,由裨將而次將,而上將軍,而西楚霸王, 軍隊由八千而二萬,而後六七萬,至鴻門則已四十萬。弒 帝後則日見其衰敗,頗有揭示「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一歷 史教訓的意味。
  2. 人物個性:項羽是全書中最突出的人物,他興起快速,敗亡也快,文中深 入寫到他的性格:由文中可看到項羽為人充滿矛盾性:他阬秦 卒二十餘萬人、屠咸陽、殺子嬰、燒秦宮室、殺義帝及韓王成、 烹說關中者,這些都是粗暴的行為;但鴻門宴放走邦、重用秦 將甘邯、司馬欣等、聽外黃令言而赦當阬者、歸回劉邦父母妻 子,與劉邦和平共存,這些又是寬仁大度的表現,富理性和感 情。欲和劉邦一決勝負以息天下紛爭,及最後無顏見將東父老, 又是責任感的表現。寫項羽一生經歷及成敗關鍵,成功地刻 劃項羽叱吒風雲的悲劇人物性格。
  3. 探討敗亡原因:綜觀項羽敗亡的原因在於血氣方剛,缺學問道德修養,無 識遠見,但知以武力經營天下,而不知總體戰和持久戰,所以 在顛覆秦政權後不能建立新秩序,反而倒行逆施,史公欲以項 羽為強而不義者之鑑戒也。

(三)取材

  項羽一生事蹟極多,但本篇舉其犖犖大者,如殺會稽守殷通、殺卿子冠 軍宋義,解鉅鹿之危、鴻門之宴、分封十八諸侯、彭城之戰、垓下之困等, 處處皆是項羽成敗的關鍵,也是最能表現項羽性格者,由此也可見史公剪裁 之高妙。至於阬秦卒、燒宮室等殘暴的舉動,表面上是項羽個人報仇雪恨, 實則為六國人民反秦暴政的行動之代表。

(四)<鴻門宴>賞析

1內容 「鴻門之宴」為<項羽本紀>中最細膩精彩處,因此事關係項羽的成敗極大 ,文中分三部分:

2寫作手法:

3寫作特色

  由以上簡短的分析可知:項羽的一生最富有傳奇戲劇性,所處的時代又最複雜, 因此史公用全力摹寫,<項羽本紀>是司馬遷文學及史學才華表現最出色的一篇,表現不俗,令人激賞。

*李陵事件:武帝天漢二年(西元前九十九年),武帝派貳師將軍,也是寵妾李夫人之兄李廣利出征匈奴,卻讓著名的大將李陵當隨從,李陵不願如此,自請帶兵五千北擊匈奴,起先因沒有和敵人相遇而能深入敵境,進展順利,朝臣皆向武帝道賀。但不久遇匈奴八萬大兵,幾次苦戰後,李陵終因寡不敵眾,加上後無援兵,終於彈盡糧絕,戰敗被俘而投降了匈奴。李陵戰敗消息傳回,朝廷震驚,武帝本來希望李陵兵敗時戰死或自殺,給朝廷爭回一些面子,但卻投降了匈奴,武帝大怒,先前祝賀的朝臣紛紛轉向批評起李陵來,武帝更為大怒,下令把李陵家人全部扣押起來。只有司馬遷,雖然平日與李陵並無交情,但認為李陵勇敢孝義,加罪於他實在冤往,於是為李陵抱不平,武帝聽後馬上變色,認為是抬高李陵身價,而打擊大將軍,也就是李夫人之兄李廣利。一怒之下,以誣罔罪將司馬遷關到獄中。

*居家讀書期:在司馬談的敢格督促下,司馬遷十歲使能誦讀《史記》、《國語》、及《世本》等古代史籍。在司馬談任太史令一年,司馬遷隨父親離開家鄉,來到京師長安。在長安,當時的古文大家孔安國學《古文尚書》,又向當時的今文大師董仲舒學《春秋》。

*壯遊南北期:二十歲時,司馬遷為「網羅又下放失舊聞」開始漫遊大江南北,經路線 是:長安→江陵→汩羅江西省(屈原投水處)→長沙(憑弔賈誼)→九嶷山(考證「舜 葬九嶷」)→沅江→長江→廬山(考察「禹疏九江」)→登會稽山(考證夏禹計功封爵 處,勾踐臥嘗膽事→江蘇淮陰(韓信「胯下之辱」,「漂母飯信」處→泗水→→曲阜(考 證孔子事跡)→山東薛縣(孟嘗君封地)→彭城(楚漢相爭處)→梁地→楚地→回長 安。

*武帝曾東登泰山,北出長城,出東海,最遠至九原(今內蒙五原縣附近)。

#FF0000:元封元年,武帝到泰山舉行封禪大典,身為太史令的司馬談隨從東行, 但因重病滯留周南,臨死時對司馬遷言:「余死,汝必為太史,毋忘吾所欲論著矣」 便將未完成的史業及偉大的抱負交付給司馬遷。司馬談死後第三年,司馬遷做了太史 令,有機會進入皇家的「金匱石室」閱讀大量的文獻典籍。之後又受命主持改革曆法 的工作,完成之後便全神貫注開始《史記》。的著述工作。

*忍辱著書期:史遷任太史令後第七年,發生了李陵事件,這個大劫難差點破壞了司馬遷寫《史記》的偉大計畫。史公為李陵申辯後,更不幸的是次年消息傳說李陵為匈奴練兵,準備攻漢,武帝更加震怒,將司馬遷定了死罪。當時只有兩種方法可免死刑:一是以錢贖罪,,但需五十萬錢,司馬遷官小家貧,又無親友肯襄助。二是受宮刑,司馬遷為完成《史記》,所以選擇了宮刑以抵死罪。

*太史公年譜及其生平

西
漢景帝中元5 BC145 1 漢武11 生陝西韓城縣,即「龍門」所在
後元3 BC141 5 景帝死,武帝16

歲即位

 
漢武帝建元元年 BC140 6   隨父遷至長安
建元5 BC136 10   能誦古文
建元6 BC135 11 帝獨尊儒術  
元光元年 BC134 12 董仲舒論天人之道 從孔安國誦古文
元光3 BC131 14   從董仲舒誦春秋;思想自此始尊儒
元朔3 BC126 20 汲黯以公孫弘,張湯

湯詐,言於帝,帝不甚

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窺九嶷

浮於沅湘,北涉汶泗,受學齊魯,觀孔

子遺風

元朔5 BC124 22 公孫弘為相,譖汲黯

。衛青率軍伐匈奴

結束遊歷,居長安
元狩元年 BC122 24 張騫出使西域  
元狩6 BC118 28 擊匈奴,李廣兵敗自

自殺

任郎中,從武帝巡祭天諸神,名山

大川而行封禪。

元鼎4 BC113 33 吏治以慘刻為尚。 參與斗劃興后土祠
元封元年 BC110 36 帝出長城,勒兵18 奉使西往巴蜀以南,至邛、笮、
      ,登中嶽,海上求仙, ,還報命,見父於河洛間,父病

泰山,周行萬八千里

且死,臨死囑其寫成史記
元封2 BC109 37 帝又往山東求仙,

所見。詔獄益多

遷從武帝自泰山還
元封3 BC108 38   繼父職為太史令。自此立志寫

<史記>,至死,皆在潤色正之中

元封5 BC107 39 衛青去世 隨駕至雍、涿鹿、及南方祭舜
太初元年 BC104 42 帝命李夫人兄李廣

利為貳將軍以伐宛

主持改曆,造太初曆。始執筆寫<

史記>

太初4 BC101 45 李廣利勝大宛,封海

西侯。

*<史記>記事止於此年
天漢2 BC99 47 武帝用酷吏。遣李

廣利伐匈奴,別將李

陵戰敗降虜

為李陵辯白,以「誣罔罪」當處死

,為寫<史記>自願受腐刑。

天漢3 BC98 49 傳李陵為匈奴練兵,

滅陵家,後知為誤傳

<悲士不遇賦>
天漢4 BC97 50 再遣李廣利伐匈奴 遷既刑後,為中書令
太始4 BC93 53 再祀泰山  
征和2 BC91 55 巫蠱事起,益州刺史

任安被腰斬

<答任安書>,吐多年之隱
後元2 BC87 59 武帝死,昭帝立 遷卒年不詳,武帝時尚在,年約60

 

*本紀:<本紀>乃記歷代帝王及國家大事,十二篇中有以「朝代」為篇名者,如五帝、夏、殷、周、秦五篇;有以「帝號」為篇名者,如秦始皇、高祖、呂太后、孝文、孝景、孝武、六篇,唯獨<項羽本紀>以「姓名」為篇名,類似列傳,是屬變例。其中項羽及呂后列入本紀為人所爭論,但二人皆當時政權的實際執掌者,史公尊重歷史事實,不以成敗論英雄。

*<表>類似後世的「譜」,可和紀傳相為表裡,有紀傳兼編年的用意,可分為「世表」、「年表」及「月表」時代遠的史料較缺,用年表,時代近的記載較多,所以用月表。

*<書>所記為國家的典章治度及治政大法,如<禮書>寫禮樂教化,<律書> 寫軍事思想,<平準書>則寫國家經濟。

*<世家>三十篇,有「三十輻共一轂」的用意,世家乃記方國王侯的大事,<世家>中孔子、陳涉世最有異議,但「孔子布衣傳十餘世,學者宗之」,孔子雖無其位,但對後世影響深遠,較之一般世家亮不遜色。陳涉雖無功業表現,但是首事亡秦者,高祖又為置守冢者三十家,亦可算是世家中的創格。

*<列傳>七十篇寫有代表性的各種人物,有單傳(如<伯夷列傳>)、有合傳(如<管晏列傳>),有類傳(如<刺客列傳>),有序傳(如<太史公自序>) 。

*<漢書司馬遷傳>說:「十篇缺,有目無書」,此十篇張晏注明白指出:「遷沒後,亡,景紀、武紀、禮書、樂書、兵書、漢興以來將相年表、日者列傳、三王世家、龜策列傳、傅靳列傳」十篇。

<史、漢比較>

《史記》和《漢書》為我國歷史上最重要的兩部歷史著作,後人並稱史、漢,二書體制。但二書有其不同處:

  1. 體制相異:《史記》為通史,《漢書》為斷代史。
  2. 取材不同:《史記》是雅俗並收,所以有舊俗風謠,有異事說異聞;《漢書》則重典雅之文,所以書中多載各種經術文章及辭賦,多取諸現成文獻。
  3. 治學精神不同:司馬遷「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而班固則恪守儒家正統觀念
  4. 風格不同:《史記》筆含感情,有慷慨之氣,如<項羽本紀>在鉅鹿之戰時氣吞山河,而垓下之戢四面楚歌,呈現的卻是悲壯氣氛,把項羽寫得活靈活現,有血有肉
  5. 筆法而言:《史記》之文奇特變幻,揮灑自如,筆墨酣暢,當豪放處豪放,當簡潔處簡潔,不拘一格;《漢書》則細緻工整,組織嚴密。
  6. 文字不同:司馬遷秉筆直書,兼取口語,故行文多用散體。班固則因工辭賦,習 藻飾,所以書中好用古字、崇尚藻飾,韻偶多而散行少。

*文章上的成就比較:二書因作者家世、生平、思想、著書背景及目的不同,所顯出的文學風格亦有差異:

  1. 史記多散筆,漢書多偶句:這和當時的文學風尚有關。史漢文章,遂成千古散駢兩派的宗祖。
  2. 史記淺顯,漢書艱深:史記多用俗字,將古書譯解,如「厥土」作「其土」,「既敷」作「既布」,使文章通順易讀,漢書則好用古字,直錄古書,未加訓釋,所以<後漢書>列女傳說:「漢書始出.,多未能通者,同郡馬融伏於閣下,從昭受讀」,可見漢書艱深難讀,連一代大儒馬融都要從班固女弟班昭受讀。史記則以廣大群眾為對象,所以力求通俗。
  3. 史記質樸,漢書華贍:史記好用對白,據人物口吻直書,所以逼肖傳神,漢書則將對話前省(可比較<史記.留候世家>與<漢書張良傳>);又如史記中高祖及淮南王自稱「乃公」,猶如今是說「你老子」,不避鄙俗,正可見其人真實面貌,漢書則不如此,讀來所生的趣味也較少了。
  4. 史記以風神勝,漢書以矩矱勝:這是茅坤<漢書評林序>所云,因為「風神勝」,所以讀之可解頤;因為「矩矱勝」,所以節奏緊密,讀之於事可洞髓瞭然。
  5. 史記虛字多,漢書則裁減虛字:史記虛字特多,如用「矣」往往代表諷刺和抒情,「也」往往有從容舒緩之意。人物語氣入神入妙,往往也在一二虛字,漢書簡省虛字,文章遂予人茂密滯塞之感。
  6. 史記幽憤,漢書醞籍:這主要是由於二人性情、遭遇及著史環境不同所致。史遷因李陵事件受辱,故書中正義感極強烈,班固則境遇較史公安順,是奉詔在蘭台官撰,朝廷賞賜甚渥,所以文章溫雅醇謹。
  7. 史記文字平易,漢書文字較艱澀,
  8. 史記之文有獨創性,漢書則傾向於文獻保存。

*元曲選中有:<楚昭王>、<趙氏孤兒>、<伍員吹簫>、<氣英布>、<誶范叔>、<凍蘇秦>、<賺蒯通>、<馬陵道>等,現存132種雜劇中就有16種取材自?史記?的,京劇中也有<霸王別姬>、<文君當鑪>、<博浪椎>、<浣紗計>、<完璧歸趙>等名劇。

*「<太史公曰」有四種特色:1.尺幅千里2敘傳用韻3引用成說4自設問對。

<太史公曰>的內容與作用為:1記敘經歷2嚴定褒貶3補苴遺闕4寄託感慨 5闡明緣起6論略篇義。(參周虎林/司馬遷及其史學)

◎<參考書目>

高中國文趣味教學手冊/宋裕/萬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