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學史年表

(版主註:江戶時代以前的年代並不十分準確,作品只挑重要的。參考資料:高中國文課本)

 



奈良時代(710-784)
 

712 古事記(太安萬侶)  
720 日本書記(舍人親王等人撰)  
733 出雲國風土記  
759 萬葉集(和歌集) 李白、杜甫、王維

平安時代(794-1192)
 

840~900 竹取物語(日本最古典的傳奇小說) 白氏文集(白居易)
905 古今和歌集(紀貫之等人撰)  
900~930 伊勢物語(日本最古典的詩歌小說)  
947 蜻蛉日記(藤原道綱之母)  
996 枕草子(清少納言)  
1008 源氏物語(紫式部)、和泉式部日記  
1010 紫式部日記  
1115~1130 今昔物語集(日本最傑出的說話全書) 歐陽修(1072)、王安石(1086)、司馬光《資治通鑑》(1086)、蘇軾(1101)

鎌倉時代(1192-1333)
 

1205 新古今和歌集(藤原定家等人撰) 朱熹《四書集注》(1200)
1212 萬丈記(鴨長明,隨筆) 陸游(1210)
1212~1213 宇治拾遺物語(說話集)  
1213~1219 發心集(鴨長明,佛教說話集)  
1220~1223 平家物語(歷史軍事小說)  
1235 小倉百人一首(藤原定家撰,和歌)  
1330 徒然草(吉田兼好法師,隨筆) 但丁《神曲》(1307)

室町時代(1336-1573)
 

1381~ 曾我物語(歷史軍事小說)  
1381~ 義經記(歷史軍事小說)  
1400~ 風姿花傳(世阿彌,能樂藝術論集)  
1488~ 御伽草子(通俗短篇小說集)  

江戶時代(1603-1867)
 

1522~   羅貫中《三國志演義》、施耐庵《水滸傳》、王陽明、李攀龍《唐詩選》、吳承恩《西遊記》
1600~   塞萬提斯《堂吉柯德》
1682 好色一代男(井原西鶴)  
1686 好色五人女(井原西鶴)  
1702 奧之細道(松尾芭蕉,俳句旅行記)  
1703 曾根崎心中(近松門左衛門,歌舞伎殉情劇本)  
1715 國姓爺合戰(近松門左衛門,歌舞伎劇本) 蒲松齡《聊齋怪異》、笛福《魯賓遜漂流記》、
1776 雨夜物語(上田秋成,怪異小說) 曹雪芹《紅樓夢》(1760)、哥德《少年維特的煩惱》(1774)
1813 浮世床(式亭三馬,庶民滑稽短篇小說)  
1814 南總里見八犬傳(瀧澤馬琴,傳奇小說)  
1819 吾是春(小林一茶,俳句集)  
1825 東海道四谷怪談(鶴屋南北) 司湯達《紅與黑》(1830)、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1864)

 


芥川龍之介

(1892-1927)

 

芥川龍之介是日本大正時代(1912-1926)的代表作家,作品的題材多由古人先跡或古今傑作中選取,再以獨特的風格加以潤色。

生母於三十二歲時生下他,八個月後猝然發狂,其後終生為狂人。龍之介被生母胞兄芥川家收為養子,因芥川家是延續十幾代的士族(武士),門風高尚,文學、演藝、美術等均是士族子弟必修科目。或許是環境使然,再加上天資聰穎,他閱讀的書籍涉獵極廣,使他日後不但成為傑出的作家,更是個博學之士。

二十二歲時發表處女作“老年”、戲曲“青年之死”,二十三歲時發表“羅生門”。同年十二月經由級友介紹,出席漱石山房的【木曜會】,以後師事夏目漱石,深受夏目漱石的影嚮。二十四歲時發表“鼻子”、“芋粥”、“手巾”,在文壇確立了新銳作家的地位。

龍之介因生性體質虛弱,加上藝術家氣質多有的神經衰弱,三十五歲在自宅服用致死量的安眠藥自殺,枕邊擱置有聖經、遺書與遺稿。他的死,帶給日本社會極大衝擊,尤以文壇人士更是惋惜一個天才的早逝,遂於一九三五年設置“芥川純文學獎”直至今日。

龍之介的作品以短篇小說為主,其他更有詩、和歌、俳句、隨筆、散文、遊記、論文等多種。

蜘蛛之絲

芥川龍之介

 



一天,釋迦牟尼獨自在極樂淨土的蓮池邊漫步。池中盛開的蓮花,朵朵晶白如玉,花中的金色花蕊,不斷飄蕩出無可言喻的芳香。此時,極樂世界大約是清晨時分吧。

過一會兒,釋迦牟尼佇立在池畔,從遮蓋在水面上的蓮葉縫隙偶見池下的情景。這極樂蓮池之下,正是十八層地獄的最底層。透過水晶般澄清的池水,正如在看西洋鏡一樣,可清晰看到前往閻王殿途中的冥河與劍山等諸般光景。

這時,釋迦牟尼看到地獄底層,有個名叫犍陀多的男子,正同其他罪人在一起蠕動著。這個犍陀多,雖是個殺人放火、無惡不做的大盜,但是也曾做過生前僅有的一項善舉。就是有一回,犍陀多走在密林中時,見到路邊有一隻小蜘蛛在爬行。犍陀多見狀當下就抬起腳想踩死蜘蛛,不過又轉念一想:「算了,算了,蜘蛛雖小,畢竟也是性命一條,無緣無故斷送它的性命,再怎麼講也是可憐了點。」結果犍陀多沒踩死蜘蛛,放了它一條生路。

釋迦牟尼眺望著地獄中的景象,想起犍陀多生前曾救過蜘蛛一條小命這項善舉。於是,釋迦牟尼興起想酬報他曾做過善舉的念頭,打算盡可能將他從地獄中救出來。恰巧,側頭一望,釋迦牟尼發現翠綠的蓮葉上,正有一隻極樂世界的蜘蛛在織牽美麗的銀絲網。釋迦牟尼輕輕捎來一縷蛛絲,自晶瑩如玉的白蓮間,一直線垂至遙遙深邃的地獄底層。

地獄底層的血池內,犍陀多正與其他罪人在載浮載沉著。這地方,放眼望去盡是黑黝黝一片,偶爾雖可見到黑暗中浮出一些影影綽綽的東西,但細看之下才知那是可怕劍山的利劍閃光,犍陀多真是膽顫心驚,說有多不安就有多不安。

而且周遭死寂得如身在墳墓中,間或可聽到的也都是罪人們細微的嘆息聲。既被打落到這兒來,表示在這兒的罪人們早已經歷過地獄中種種的刑罰,疲憊得連哭出聲的力氣都沒有了。因此,即便是大盜犍陀多,也只能像隻瀕死的青蛙,在血池內時時被血噎得痛苦掙扎著。

豈知,有一回,犍陀多無意抬頭仰望著血池上空,竟瞧見在那死寂黑暗的遙遠上空,不正有一縷銀色蛛絲,避人眼目般發出微弱亮光從天而降,且恰恰在自己頭上筆直垂落下來嗎?犍陀多見狀,喜不自勝,情不自禁拍手歡呼。倘能抓住這縷蛛絲,一直往上攀援,必定能逃脫出這地獄的。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攀爬進極樂世界。到時,便可免去被驅趕上劍山,或被沉血池之苦了。

思及此,犍陀多趕忙伸出雙手,緊緊抓住蛛絲,拼命往上攀援。犍陀多生前原是大盜,所以這種事對他來說本就是看家本領。

無奈,地獄與淨土之間,何止有千萬里,因此儘管犍陀多再如何心焦氣躁,也不易抵達上面。犍陀多攀援了一陣子,終於筋疲力盡,沒有力氣再往上攀了。於是犍陀多打算先歇口氣再說,便垂吊在懸空的蛛絲上,放眼俯看著遙遠的下方。

他果然沒白費力氣,方才還沉淪在其內的血池,竟不知何時已隱沒在黑暗的地底。那寒光閃閃令人毛骨悚然的劍山,也已在腳下了。看樣子,只要繼續往上攀援,或許不須費多少心思就能逃出地獄吧。犍陀多雙手纏繞在蛛絲上,以自被打落地獄這幾年以來從未發出過的笑聲,大笑道:「得救了!得救了!」

可是,霍地留神一看,他發現蛛絲下端,不是有數不清的罪人跟在自己後面,宛如螞蟻的行列,正在一心一意往上攀登嗎?犍陀多見狀,既驚訝又恐怖,好一忽兒只能傻不愣登地張大著嘴,眨巴著眼睛。這麼細的一縷蛛絲,挑擔自己一個人都岌岌可危了,怎麼禁得起那麼多人的重量呢?萬一半途被扯斷了,辛辛苦苦才爬到此地的最重要的自己,豈不也要倒栽蔥似地掉落到原先的地獄!那樣的話,豈不糟糕。

然而,就在他轉著念頭這工夫,成百上千的罪人,依然不顧一切地從烏黑血池底層,沿著這縷發出微弱亮光的蛛絲,排成一列,不斷地拼命往上攀援。若不趁早想個辦法,蛛絲鐵定會從中被扯斷而往下墜落。

於是犍陀多大聲喝道:
「喂喂!罪人們!這根蛛絲是我的!誰准你們上來的?下去!下去!」
事情就發生在這一剎那。本來還好端端的蛛絲,竟突然從犍陀多懸吊的地方,噗哧一聲斷了。所以,犍陀多當然也束手無策。眨眼間,就像一個陀螺滴溜溜翻滾著,迎風颼颼地一頭倒栽了下去。

留下一縷短短的極樂淨土的蜘蛛絲,飄垂在無星無月的半空中,兀自閃爍著幽微的亮光。

釋迦牟尼佇立在極樂蓮池畔,始終觀看著事情的經過。當犍陀多像石頭般沉入血池深處時,他面露悲憫之色,又重新踱開腳步。

犍陀多那缺乏慈悲心懷,只顧自己脫離苦海的舉動,在釋迦牟尼眼裡看來,不但卑劣且可恥,所以才讓他受到適當的報應而又墜落到原來的地獄裡吧。

不過,極樂世界蓮池裡的蓮花,根本不理會這等事。那晶潔如玉的白花,依舊在釋迦牟尼足畔款款擺動著花萼,花中的金色花蕊,也依舊不斷飄蕩出無可言喻的芳香。

此時,極樂世界大約已近正午時分吧。

 


羅生門

 

芥川龍之介

 


(羅生門現在的遺址)

這是發生在某天黃昏的事。話說有個僕人在羅生門下躲雨。

寬敞的城門下,除了他之外便沒有別人。另外有一隻蟋蟀,停駐在朱漆剝落的大圓柱上。羅生門既然位於朱雀大道上(譯註:京都平安京中央通往南北的朱雀大道上,羅生門位於南端,朱雀門位於北端),照理說,除了這個男人以外,應該還可見二、三個戴市女笠(譯註:平安時代中期以後,戴的一種竹皮或是蓑衣草編製成,表面塗漆的高頂斗笠)或是軟烏紗帽的人才對。可是,就是只有這個男人在。

這是因為近二、三年來,京都接連發生了地震、旋風、大火、飢饉等天災,使得京中蕭條衰落得非同尋常。根據舊誌記載,說人們甚至敲碎了佛像與供具,將那些塗著朱漆或是貼金鍍銀的木頭,堆在路旁當作柴薪出售。京中衰落到這種地步,當然也就沒人理會羅生門的修繕這種事了。結果,荒蕪不堪的羅生門下,就被狐狸當成棲身之處。盜賊也住了進來。最後,甚至衍生出把沒人認領的死屍拋棄在城樓的習慣。因此,夕陽西下後,人們都懼怕這一帶,沒人敢在城門附近走動。

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群不知從哪兒飛來的烏鴉,屯聚在城門上。白天,那些無數的烏鴉會在上空描畫著圓圈,繞著城門屋脊兩端的鴟尾,啼叫盤旋著。尤其當城門上空被晚霞燒得通紅時,牠們就像是被撒下的芝麻一般,清晰可見。烏鴉當然是來啄食城樓上的死屍肉的……不過今天,或許是時刻已晚,竟然看不見任何一隻烏鴉。但是在處處坍塌、裂縫中長出雜草的石階上,可以見到許多黏在地面的白點鴉糞。僕人身上穿著一件洗褪了色的藍夾襖,坐在七級石階的最上面一階,一邊記掛著右頰上那顆大面皰,一邊呆呆地望著天空降落下來的雨滴。

作者剛才寫說「僕人在躲雨」,不過就算是雨停了,他也沒什麼打算。若是平常的話,他當然是應該回主人家。只是,四、五天前,主人將他解僱了。正如前面所說的,當時京都實在是衰微得非同小可。現在這個僕人被多年雇用他的主人解僱,事實上也不過是市況衰落所帶來的小小餘波而已。因此與其說是「僕人在躲雨」,倒不如說是「被雨困住的僕人,無處可去,走投無路」要來得恰當一些。再說,今天的天色,也令這個平安朝時代(譯註:日本自七九四年桓武天皇遷都到京都,直至後鳥羽天皇在鎌倉建立幕府之間,大約有四百年的時代)的僕人增添了不少感傷情懷。下午四點以後開始下的雨,到現在還不見有雨停的跡象。所以僕人從剛剛開始,便一邊心不在焉地聽著落在朱雀大道上的淅瀝雨聲,一邊不著邊際地想著……不論如何,總得想個辦法讓明天的生活有個著落……換句話說,要對無可奈何的事,好歹想個辦法硬撐過。

雨籠罩著羅生門,並從遠處匯集嘩啦雨聲過來。夜幕逐漸低垂,抬臉一看,只見城樓門頂斜斜伸出的屋瓦前端,正支撐著沉甸陰暗的雲翳。

要打開一籌莫展的僵局,就無暇選擇手段了。如果要選擇,只有餓死在泥牆腳下或是路邊,之後像狗一般被抬到這個城樓上拋棄罷了。如果不選擇手段……僕人的思緒一直在「選擇」與「不選擇」這條路線來來去去,好不容易才抵達這個盡頭。然而,這個「如果」,想來想去,終究還是「如果」而已。僕人雖然承認只能不擇手段,可是為了要了結這個「如果」,隨後而來的當然是「除了淪為盜賊以外別無他法」這個結果。僕人正是鼓不起勇氣來積極肯定這個結果。

僕人打了個大噴嚏,慵懶地站起身。這個時期的京都,即便是黃昏,也是料峭得令人想窩在火盆旁了。隨著暮色漸深,風也毫不留情地在門柱之間狂呼。停駐在朱漆柱子上的蟋蟀,更不知躲到哪兒去了。

僕人縮著脖子,聳起黃色汗衫外披套著藍夾襖的肩頭,環視著城門四周。只要有個能避風雨,又不用耽心被人發現,可以舒服睡一晚的地方的話,他是打算先在那裡渡過今晚再說。幸好他發現到一道也是塗著朱漆,幅度相當寬闊,通往城樓上的梯子。城樓上的話,即使有人,反正也都是死人。於是僕人一面留心著不讓腰上那把木柄鋼刀滑出刀鞘,一面抬起穿著草鞋的腳,跨上最下一級梯子。

幾分鐘後,通往羅生門城樓的闊梯中段,出現一個像貓一般蜷縮著身子,摒息地窺視著樓上狀況的男人。從樓上投射下來的火光,隱約地照亮了男人的右頰。那是張短鬚中有著紅腫化膿面皰的臉頰。僕人本來認定樓上只有死人。爬了二、三級梯子之後,他才發現上面有人點著火把,而且那火把似乎正在四處移動。因為那混濁火光,在滿佈著蜘蛛網的天花板上搖晃不已,一看就知道有人在上面。在這樣的雨夜,膽敢在羅生門城樓上點著火把的,想必也不是普通一般人。

僕人像壁虎般躡手躡腳地,好不容易才爬上陡峭梯子的最上面一級。他盡可能平伏著身子,並盡量伸長脖子,戰戰兢兢地窺探著樓閣。

只見樓閣裡正如傳聞所說的一般,凌亂地擱置著好幾具屍體,只是火光所及的範圍比他預料的還要狹窄,看不清到底有幾具屍體。只能朦朧地分辨出有赤裸的屍體,也有穿著衣服的死屍。當然其中有男屍也有女屍。這些死屍都像是泥塑的玩偶,有的張大著嘴巴,有的伸長著手臂,凌亂地滾躺在地板上,令人禁不住想懷疑他們曾經是活人。朦朧的火光映照在死屍的肩膀或是胸部等高聳的部份,使得低窪部份益形黝黑,屍體就那樣啞巴似地永遠沉默著。

死屍所發出的腐爛臭氣,令僕人情不自禁掩住了鼻子。但是在下一瞬間,那隻手已經忘了掩鼻的任務。因為這男人的嗅覺,被某種強烈的感情取而代之了。

僕人此時才發現屍體中蹲著一個人。那是個穿著檜木皮色衣服,矮小瘦細,滿頭白髮,猴子般的老太婆。那個老太婆右手拿著點燃著火的松木枝,正在探身窺視著一具死屍的臉孔。死屍留著長髮,看樣子是具女屍。

僕人被六分恐懼四分好奇的感情所控制,剎那間連呼吸都忘掉了。就如舊誌作者所形容的那般,正是「毛骨悚然」的感覺。接下來,只見老太婆把松木枝插在地板縫中,雙手捧起她剛剛窺視著的死屍的頭,恰像母猴替小猴子抓虱子一樣,一根一根拔起死屍頭上的長頭髮。那頭髮看似可以隨手拔下的樣子。

隨著死屍頭上的長髮被一根根被拔掉,僕人心中的恐懼也逐漸消逝。同時,也漸漸對老太婆萌生一股強烈的憎惡。……不,說是對眼前這個老太婆,也許有語病。應該說是一秒一分地增強了對於一切邪惡的反感。這時,若是有人對這個僕人重新提出剛才他在門下曾經思索過的,寧可餓死或是淪為盜賊的問題,僕人大概會毫不遲疑地選擇餓死吧。可見這個男人此時憎恨邪惡的感情,就像老太婆插在地板上那把松木火把一般,正在他胸中熾烈地燃燒著。

僕人當然不知道老太婆為甚麼要拔死屍的頭髮。因此,在理論上,他也無法將這種行為歸在善惡的哪一邊。只是對僕人來說,在這樣的雨夜,在這座羅生門上,拔死屍的頭髮這件事本身,便是一件不可饒恕的罪惡。當然,僕人早已忘掉自己剛才決心要淪為盜賊這件事了。

於是,僕人雙腳一使勁,冷不防地從梯子跳上閣樓。他按住腰上的木柄鋼刀,大踏步走向老太婆。老太婆的驚駭,就不用說明了。

老太婆一見到僕人,像是被強弩射中似地跳了起來。
「你這傢伙,想逃到哪裡去?」
老太婆在死屍中跌跌撞撞,踉踉蹌蹌地驚慌欲逃,僕人擋住她的去路吆喝著。老太婆仍想推開僕人奔逃。僕人再度將她推回去。兩人在屍骸中,一語不發地扭打了片刻。但是,勝敗是一開始便分曉的。僕人終於抓住老太婆的手腕,硬將她扭倒。那手腕,瘦得只剩皮包骨,宛如雞腳。

「妳在幹什麼?說!不說,要妳嚐嚐這個!」

僕人推開老太婆,抽出鋼刀,把白晃晃的刀身逼近她眼前。可是老太婆依然默不作聲。她雙手直打哆嗦,用肩頭喘著大氣,將眼睛睜得彷彿眼球要爆出眼眶似地,像啞巴一般執拗地不出一聲。僕人見狀,首次意識到這老太婆的生死,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意志之下。而這種意識,竟使那一直熾烈燃燒著的憎惡感情,不知不覺冷卻了下來。剩下的,只是圓滿完成某種工作時的平靜得意與滿足而已。因此,僕人俯視著老太婆,稍稍把聲調放溫和些,說道:

「我不是衙門的官吏,只是偶然路過這個城樓的旅人,所以不會把妳抓起來打算做什麼的。妳只要對我說,在這種時刻,妳在閣樓上到底在幹什麼?」

聽完這話,老太婆把雙眼睜得更大,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僕人。用那種類似眼眶發紅的肉食鳥般的銳利眼神,盯著僕人。接著,再像是嘴裡嚼著什麼東西似地,掀動著她那發皺得幾乎與鼻子連在一起的嘴唇。瘦細的喉頭裡,甚至可看到尖突的喉節在蠕動著。這時,僕人耳邊傳來從那喉頭發出的,烏鴉啼叫一般的喘息。

「拔這頭髮,拔這頭髮,是想用來做假髮的。」

老太婆的回答平凡得出人意表,僕人感到很失望。與失望的同時,先前那股憎惡,又伴隨著冰冷的輕蔑,跨進心中來了。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他的感情變化。老太婆一隻手仍拿著從死屍頭上剝奪下來的長髮,以癩蛤蟆低喃般的聲音,結結巴巴地說:

「不錯,拔死人的頭髮,或許是件罪該萬死的壞事。可是,被扔在這裡的死人,都是罪有應得的人。像我剛才拔她頭髮的女人,生前不也是把蛇切成每段四寸長,晒乾了當作乾魚賣給警衛太子皇宮的兵營。要不是感染疫病死了,現在大概也還在賣的。那些兵營的人還說這女人做的乾魚味道好吃,天天買回去當菜餚。我不以為這個女人做的是壞事,因為不做的話就得餓死,不得已才會這樣做的。同樣,我也不以為我現在做的是壞事。這也是不做的話就會餓死,同樣是不得已的事。所以深知這個道理的這個女人,也大概會饒恕我對她所做的事。」

老太婆所說的大致是這個意思。

僕人將鋼刀收進刀鞘,左手按住刀柄,冷冷地聽著老太婆這段話。聽著時,他的右手當然是在撫摸著頰上那顆紅腫化膿的大面皰。只是,聽著聽著,僕人心中竟萌生出一股勇氣。那是剛才在城門下時,這個男人所欠缺的勇氣。也和剛剛登上閣樓抓住這老太婆時的勇氣,全然背道而馳。對於先前那個寧願餓死或是淪為盜賊的問題,僕人已經不再感到迷惘了,不但不迷惘,若是以當時這個男人的心情來講,寧願餓死這件事,早已被驅逐到意識之外,根本就是無法想像的了。

「確實是這樣嗎?」

老太婆說完後,僕人用嘲笑的口吻問著。再向前邁進一步,突兀地將右手從面皰上放下,一把攫住老太婆的衣領,反咬回去說:

「那麼,我剝光妳的衣服,妳應該也不會恨我吧!我也是不這樣做的話,就得餓死。」

僕人敏捷地剝掉老太婆的衣服,再將撲過來想抱住他的腳的老太婆,粗暴地踹倒在死屍之上。離樓梯口不過五步遠。僕人腋下夾著剝奪來的檜木皮色衣服,轉眼間便循著陡急的梯子,奔向夜的深淵。

不一會兒,死人般一動不動地倒臥在地面的老太婆,從死屍堆中撐起她那赤裸的身子。老太婆發出喃喃自語似的,又像是呻吟的聲音,藉著仍在燃燒著的火光,爬到樓梯口。她倒豎著蒼白的短髮,往下探看城門。外面,只有黑洞洞的夜。

誰也不知道僕人的去向。

(一九一五年)


 

 
羅生門

撰 文:紀志杰

  在新聞中,經常可以看見記者形容某一個事件就像「羅生門」一樣。羅生門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其實,羅生門是日本京都平安京中央通往南北的朱雀大道上南端的一個城門,由於平安時代(西元749 ∼1192年)京都接連發生地震、大火、飢荒、颱風等天災,使得京都變得十分蕭條,也使得羅生門成為一個殘破不堪的城門,荒蕪的羅生門不僅成為狐狸聚集的地方,也成了盜賊的棲身之所。最後,甚至衍生出把沒人認領的死屍拋棄在城樓的習慣。因此,一到了天黑,就沒人敢在羅生門一帶走動。

  芥川龍之介於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發表的小說《羅生門》的故事背景就是羅生門。故事是描述一個剛被主人解雇的僕人,在羅生門躲雨時,看到一個老婦人在偷拔死人的頭髮,後來他搶走了老婦人的衣裳,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後來,日本著名導演黑澤明於1950年將「羅生門」的躲雨情節和芥川龍之介的另一部小說「竹籔中」的兇殺疑案結合,拍攝成電影──《羅生門》。電影《羅生門》藉著三個躲雨人在羅生門談論發生在竹林中的兇殺案中,武士(死者,以靈媒代言)、女人(武士之妻)、強盜敘述所經歷的凶殺案;目擊者樵夫敘述目睹兇殺案現場的前後兩個版本,以及行腳僧、衙吏的供詞,形成一段六個人物、七種說法的多角度敘述,每一觀點皆揭示人類對敘述事件的盲點,到底事情的真相為何?

  這部電影是黑澤明執導的第十二部作品,並獲得了威尼斯國際影展的金獅獎,這個獎項首次由亞洲電影所獲得,從此「羅生門」不僅是一部日本著名電影,更因其在電影的成就,使得該片片名(Rashomon)成為一個英文單字,形容撲朔迷離,眾說紛紜,無法釐清事情真相的情況,也就是我們常在報章雜誌看到的用法。



羅生門電影海報
電影《羅生門》相關資訊:

出版者:日本大映株式會社出品

出版年:1950年

影片類別:黑白 88分鐘

原作:芥川龍之介(《羅生門》+《竹籔中》)

編劇:橋本忍、黑澤明

導演:黑澤明

主要演員:三船敏郎、森雅之、京町子、志村喬

☉相關網站:

《羅生門》中文譯文 http://www.iris.dti.ne.jp/~o-miya/japan/40.html

《竹籔中》中文譯文 http://www.iris.dti.ne.jp/~o-miya/japan/01.htm

《羅生門》影評1 http://www.lib.nctu.edu.tw/speech/890622-movie/

《羅生門》影評2 http://www.cyut.edu.tw/~yrchen/news/系報影評羅生門-1.htm

《羅生門》解讀 http://www.dianying.com/zhou/b5/roshm.htm

黑澤明 http://p105.lib.nctu.edu.tw/speech/890622-director/

芥川龍之介 http://www.iris.dti.ne.jp/~o-miya/japan/akutagawa.htm

資料來源:大同資訊文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