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 (1084-1155)

 

          李清照是南北宋之交著名的女詞人,號易安居士。她出生於一個愛好文學藝術的是大夫家庭,與太學生趙明誠結婚後一同研究金石書畫,過著幸福美好的生活。靖康之變後,她與趙明誠避亂江南,喪失了珍藏的大部分文物。後來趙明誠病死,她獨自漂流在杭州、越州、金華一帶,在淒苦孤寂中度過了晚年。她是一位在詩、詞、文、賦都有成就的作家,但最擅長、最有名的是詞。她早年曾做《詞論》,主張「詞,別是一家」。注重詞體協音律、重鋪敘、有情致的特點,並批評了從柳永、蘇軾到秦觀、黃庭堅等詞家的不足。

         李清照的詞可以南渡為界,分為前後兩期。前期詞主要描寫傷春怨別和閨閣生活的題材,表現了女詞人多情善感的個性。如《如夢令》描寫惜春憐花的感情: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 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另一首:《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 沈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 

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 爭渡 驚起一灘歐鷺

她因趙明誠外出而作的相思怨別詞,更是情意深摯,別具一格。如《醉花陰》描寫女詞人在「佳節又重陽」時,倍感孤寂,於是以黃花自喻說:

薄霧濃雲愁永晝 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 玉枕紗廚 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 簾捲西風 人比黃花瘦

 

            構思新穎,意趣高雅,不是一般男性作家代言體怨詞所能相比的。又如《一剪梅》下片抒發詞人盼望丈夫來信的心情: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 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纔下眉頭 卻上心頭

            她的後期詞則充滿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濃重傷情調,從而表達了她對故國、舊事的深情眷戀。如《聲聲慢》上片表現詞人「尋尋覓覓」,又無所寄託的失落感,以及在「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的環境中獨自傷心的神態。下片觸景生情、悲秋自憐:「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 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 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 怎一個愁字了得」全詞語言明白、節奏急促,情調淒婉。另一首有名的《永遇樂》由「元宵佳節」引起感傷,追懷往日的「中州盛日」。下片寫到:

中州盛日 閨門多暇 記得偏重三五 鋪翠冠兒 

撚金雪柳 簇帶爭濟楚 如今憔悴 風鬟霜鬢 

怕見夜間出去 不如向 簾兒底下 聽人笑語

              全詞流露出最國家變故、昔樂今哀的深切悲痛之情,後來宋末詞人劉晨翁讀此詞,不禁「為之唳下」。

               李清照的詞獨具一家風貌,被後人稱為「易安體」。李詞的主要特點有:一是以其女性身分和特殊經歷寫詞,塑造了前所未有的個性鮮明的女性形象,從而擴大了傳統婉約詞的情感深度和思想內涵。二是善於從書面語言和日常口語里提煉出生動曉暢的語言;善於運用白描和鋪敘手法,構成渾然一體的境界。

前言: 李清照是宋朝有名的大文學家,也是中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偉大作家。中國傳統觀念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因此埋沒了許多人才,但在這種封閉的時代中,卻誕生了一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奇女子。李清照帶給我們的不僅是一闋一闕優美的詩詞,她愛好藝術的品格更是令人折服;身於現代的女性,雖有良好的教育,但對文化藝術的傳承及創作卻遠不及這位「女先鋒」。
宋代才媛: 李清照文學性格之形成: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為婉約派正宗。她是宋朝有名的大文學家,在中國文學史上亦佔有重要地位。她能做詩、填詞、寫散文、駢文,又工書法、繪畫,而且在金石古玩的鑑賞上更是行家。她最大的成就在於詞,是宋室南渡前後的女詞人。文學史上的李清照,一生都從事學術的研究與文學之創作,讀她的「金石錄後傳」,可知她散文的成就不在兩宋諸名家之下;讀她的五七言古近體詩和「打馬賦」,可知她詩賦的成績也非尋常作手所可及,至於她的「漱玉詞」男性亦為之驚嘆。她不但有高深的文學修養,而且有大膽的創造精神。她有詞論一篇,是北宋人評北宋詞的重要著作。
生平際遇; 李清照文學性格之形成: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為婉約派正宗。她是宋朝有名的大文學家,在中國文學史上亦佔有重要地位。她能做詩、填詞、寫散文、駢文,又工書法、繪畫,而且在金石古玩的鑑賞上更是行家。她最大的成就在於詞,是宋室南渡前後的女詞人。文學史上的李清照,一生都從事學術的研究與文學之創作,讀她的「金石錄後序」,可知她散文的成就不在兩宋諸名家之下;讀她的五七言古近體詩和「打馬賦」,可知她詩賦的成績也非尋常作手所可及,至於她的「漱玉詞」男性亦為之驚嘆。她不但有高深的文學修養,而且有大膽的創造精神。她有詞論一篇,是北宋人評北宋詞的重要著作。
生平際遇: 豐狂跌宕的生平際遇:徽宗崇寧元年(一一○二年),趙挺之升為宰相,排元祐黨人最力。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曾籍元祐黨,當時遂因此罷官。那時李清照處境極難,故此她上趙挺之的詩有云:「何況人間父子情!」這兩個兒女親家,因了政見不同,不能顧全平日交情。李清照結褵後二年,趙明誠亦出任。但自從李格非罷官事後,夫婦更以學術與文學為重了。在李清照結婚之初,北宋已瀕臨危亡的邊緣。欽宗靖康元年(一一二六年)金兵攻下汴京,徽、欽二帝被俘之後,朝廷南遷,北宋滅亡,趙明誠時在山東做官。第二年金兵陷山東,他倆不得不把歷代收集的金石書畫拋棄一大部分,夫婦南逃到建康(南京)。不久,高宗委派趙明誠做湖州(今浙江吳興)大守。可是,從山東流亡到南京,沿途的風霜勞頓,趙明誠的健康受到很大的損害,湖州太守還未到任他就病倒了。後趙明誠為了哭奔母喪,舊病復發,建炎三年(一一二九年)趙明誠病死於南京,那時李清照已四十七歲。在舊時代的環境中,丈夫幾乎就是女子一生的全部,一旦死去了丈夫,可說完全孤弱無依了。在兵慌馬亂中李清照逃難到台州(今浙江臨海縣)找她的弟弟敕局刪定官李迒,從此姊弟二人相依為命的生活在一起。由於親人的死別,收集的金石在逃亂中依次失去,河山的變色,使她有著滿腔悲憤的心情。五十一歲時李清照作「金石錄後序」,詳述亂前的幸福生活,及亂離中顛沛奔波之苦。她晚年流浪江南,死時年歲不可考,大約七十多歲。  
李清照的作品和她豐富跌宕的生平際遇是分不開的。她生逢國變,家破人亡,顛沛流離,受盡人間殘酷的折磨,也曾受過改嫁的爭論。靖康之變將她的生活劃分為美滿幸福與流離困苦前後兩個不同的時期。尤其是後期的作品,將她個人在流亡生活中,所經歷之悲酸淒苦,對死去丈夫的懷念和對故鄉淪陷的感慨,反映在詞上。她在武陵春詞云「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在臨江仙詞云「誰憐樵悴更凋零?試燈無意思,踏雪無心情。」在清平樂詞云「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在菩薩蠻詞云「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她雖沒直接說出當時的現實生活,表現當日的國仇家恨,但是從她有血有淚的作品看來,她所表現的詞作正是當時受難者的心理,也正是當時所有流亡者所遭遇國破家亡的呼喚。李清照個人生活的影子和那個時代的背景,是永遠聯結在一起的。而這些作品不只是生活的紀錄,也是一個不屈者生命的流露。所以,李清照可以代表那個時代群眾的心聲。她能成為中國歷史上文學成就最高的女詞人,誠非偶然的事。
家世造就: 家世背景的造就:李清照的詩文賦,多引經據典,非常博學。可見她受過良好的正統教育,研習過經史百家。這與她生長在貴族書香世家,父母兩系都有文學的素養有關。祖父與父親在齊魯一帶頗負盛名,俱出於韓琦門下,韓琦在當時名重一時,與范仲淹同是以文人領兵的朝廷重臣,共稱「韓范」。
父系: 李清照的父親是北宋著名文人李格非,字文叔,李格非對經書造詣極深,又長詞章,家裡藏書甚豐,著有禮記說數十萬言、洛陽名園記等。他主張文不可苟作,如誠不著,則不能工。他好學、愛竹,在其屋舍南軒種竹。李清照有這樣一位父親,不論是先天遺傳,後天庭訓,把她雕塑成一個莊肅有禮,好學不倦的女子。李清照刻意學問、好清議、評論國事的性格,酷似李格非。
母系:李清照的母親王氏,乃系出名門,「宋史」說她「善屬文」。她的家世有兩種說法。據宋史、李格非傳,王氏的祖父是王狀元拱辰。另一說法見宋人莊綽之雞肋編中載稱,王氏的祖父是漢國公王準,父親是岐國公王珪,王珪曾做過丞相。王珪的父親準、祖父贄、曾祖父景圖,皆曾登進士第,有孫婿九人也都登科,李格非便是其中之一。李清照的母系屬於最高層的士族。
天資穎悟: 李清照天資卓越不到十一歲,她的詩文已被父輩晁補之等人所稱賞,以才藻聞名於鄉里。她記憶力很強,在金石錄後序就曾提及:「余性偏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葉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後。」她自稱「偏強記」,必然記憶力過人,不然怎會指堆積書,而能說出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一般人能記得某事在某書某卷,已經算是聰明了,若能說出第幾頁第幾行,那真是百不一見的超人。
嗜書如飴的性情:李清照的詩詞文章能卓越不群,最主要的因素是她喜好讀書,學問淵博。她經常手不釋卷,不論几案及枕上,盡都是書,終日沈醉其中。她在攤破浣溪沙詞云「枕上詩書閒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她在金石錄後序云:「甘心老是鄉矣」甘心老死在書鄉,「几案羅列,枕籍枕席。」  
她與趙明誠都喜好讀書,以及品玩金石碑帖。於是買書、藏書、校書,朝夕以書為伴,自謂「葛天氏之民」。此說明了李清照夫婦那時悠閑自得的生活。以後屏居鄉里十一年,對書史金石更加喜愛,作金石錄,校勘碑帖,起書庫,造書櫥,收藏之富,冠絕一時,他們幾乎成了書癖,成了書迷,儉衣縮食,省下錢去買書。  
李清照收藏之富,真是驚人。在靖康之亂,她倉促南渡時,「尚載書十五車」外,而歸來堂,倘留有書冊什物「用屋十餘間」,可見她藏書之多。她把書看作生命的一部分,雖經靖康之變,輾轉流亡,數經兵火,而依然不離身邊。
生活情趣:
好酒: 歷代文人雅士多與美酒結下不解之緣。李清照雖然是一位女性文人,她對酒的愛好卻毫不比男士遜色。「酒」在清照詞中是重要素材之一。她在轉調滿庭芳詞云「不怕風狂雨驟,恰才稱,煮酒殘花。」在菩薩蠻詞云「沈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但清照的酒量不大,她在詞中也不時提到「病酒」的種種情況。如她在如夢令云「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又如鳳凰台上憶吹簫云「新來瘦,非干病酒」。清照對飲酒的各種趣味都能深刻體會,酒是在她日常生活中,用以排愁解悶的消遣活動之一。
中國古代文壇上,女性作家中,有清照品茶:中國歷代講究茶藝者,以宋為盛。宋人都喜好飲茶,而文人雅士更藉賽茶的好壞和泡茶的技術,號稱「鬥茶」。鬥茶必須精於茶理,且多取上品為之。她在曉夢詩中云「嘲辭鬥詭辨,活火分新茶。」在鷓鴣天詞云「酒闌更喜團茶苦」在攤破浣溪沙詞云「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在轉調滿庭芳詞云「當年曾勝賞,生香薰袖,活火分茶……。」「活火」「分茶」兩個行家的話,表現了李清照在茶藝方面的造詣。
中國古代文壇上,女性作家中,有清照品茶:中國歷代講究茶藝者,以宋為盛。宋人都喜好飲茶,而文人雅士更藉賽茶的好壞和泡茶的技術,號稱「鬥茶」。鬥茶必須精於茶理,且多取上品為之。她在曉夢詩中云「嘲辭鬥詭辨,活火分新茶。」在鷓鴣天詞云「酒闌更喜團茶苦」在攤破浣溪沙詞云「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在轉調滿庭芳詞云「當年曾勝賞,生香薰袖,活火分茶……。」「活火」「分茶」兩個行家的話,表現了李清照在茶藝方面的造詣。
般好博戲: 博是古時的遊戲。因遊戲有勝負,所以個性較好勝的人,往往耽於賭博。李清照的個性特別好勝所以喜愛博,她在打馬圖序自剖:「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她與夫婿一角強記的功夫,就是爭勝的表現。博可充分表現出高超的智慧與技巧,種類很多,其中一部分為閨房雅戲。在古時,女子的生活範圍很小,一生局限於深閨之中。如果沒有精神寄託及消遣,是非常寂寞痛苦的。所以許多女子,都選彈棋、博塞、打馬。在所有的博戲中,李清照最好「打馬」。她著有「打馬賦」和「打馬圖序」,係論述遊戲的文字,是她於紹興四年,五十一歲時,以「依經馬」加以改良,去蕪存菁,令兒輩畫成圖,以廣流傳,可顯見她在博奕方面的才華。李清照晚年耽於「打馬」博戲,實在是內心愛國思想之所寄。她在「打馬賦」中處處以戰陣佈署兵力為比喻,以博奕暗示天下大勢。「老矣誰能致千里?但願相將過淮水。」充分流露她盼望揮軍北上,收復失土的愛國情操。
賞花: 李清照把感情完全融注於花的世界中,她的詞中幾乎都有「花」的出現,或是以花為題。可見她是如何的愛花了。清照最愛梅,在她的詞中,帶梅的詞彙最多。漁家傲詞云「雪裡已知春信,寒梅點綴瓊枝膩。」清平樂詞云「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中國人愛梅,恐以宋人為最,「雪妻鶴子」的傳說,成為千古佳話,清照的愛梅,也許受了這一風氣的影響。
焚香: 古時官宦人家,多講求焚香,以增加生活情趣。李清照的閨房之中,朝夕多是香煙繚繞。她在滿庭芳詞云「篆香燒盡,日影下簾釣。」在鷓鴣天詞云「夢斷偏宜瑞腦香」在孤雁兒詞云「沈香斷續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
琴瑟合鳴的婚姻生活: 李清照十八歲時(一一○一年)嫁給趙挺之子趙明誠為妻。趙明誠是宋時頗有名的金石學家,字德父,那時二十一歲是太學生。婚後夫婦感情很好,多半的時間和金錢,都是醉心於中國的文化,除做詩填詞互相唱和外,又搜集許多古代金石書畫。他們收藏金石文物,並非只為玩賞,主要在考證古來聖賢遺跡及君臣行事。趙明誠的金石錄序:「因次其先後為二千卷,余之致力于斯,可謂勤且久矣。非特區區為玩好之具而已也。」
 宋代婚姻制度是男尊女卑,夫主妻從。在理教的束縛下,李清照的文學成就,除得力於家學外,夫婿趙明誠也極為重要。因夫婦的志趣相投、能力相當,趙明誠對妻子才氣的折服,使得李清照雖為舊時代的女子,而能充分展現她的才能。有一段趣事流傳下來─ 一年的重九,李清照填了一闋「醉花陰」詞,寄給趙明誠。趙明誠接到這闋詞後,竟閉門數日,窮三日夜之力,填了五十闋,把妻子的那一闋也抄雜在裡面,不明作者,拿去給好友陸德夫品評,看那一闋最好。陸德夫玩誦再三,以為有三句最佳,「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這三句正是李清照所作。明誠自此以後,對妻子便甘拜下風。  
 在中國文藝史上,很難看到一對夫婦像趙明誠、李清照這樣,全心全力的致力於藝術的獻身工作。他們在太平的時候如此,在戰亂的時候亦如此、使得趙明誠在中國學術史上金石的這一章中佔了一個極重要的地位,而李清照在中國文學史中大放異采。
結論: 綜觀李清照的一生,她自小就展現了不凡的才華,不僅有超人的記憶力,還飽讀詩書,這些因素將就了這位流傳於世的中國女詞人。
李清照有這一番的成就有一些是歸功於她的丈夫─趙明誠,趙明誠不僅不會因李清照的才華勝過他而限制李清趙的發揮,反而更加的欣賞李清照不凡的才華,並且支持、鼓勵李清照,夫妻倆一起為文學、藝術奮鬥,不但花費金錢、時間去研究金文,還四處購買名字畫,他們對藝術的執著使他們能彼此了解、包容、欣賞對方。
趙明誠的死對李清照的打擊是有無之而不及的,失去了這世上最和自己投機、興趣相合的丈夫,李清照的心情必定是沉痛及了,但是她把這些悲憤的心情化成字字句句,形成了一闕一闕優美的詞。由此可見,在無論是在什麼情況,李清照依然為文學而創造,不因個人心情而改變。
參考資料:腸斷西風李清照〈作者:范純甫;莊嚴出版社;1991年12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