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脊軒志  歸有光
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塵泥滲漉,雨澤下注,每移案,顧視無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過午已昏。余稍為修葺,使不上漏;前闢四窗,垣牆周庭,以當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於庭,舊時欄楯,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牆,桂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
然余居於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為一,迨諸父異爨,內外多置小門牆,往往而是。東犬西吠,客踰庖而宴,雞棲於廳。庭中始為籬,已為牆,凡再變矣。家有老嫗,嘗居於此。嫗,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撫之甚厚。室西連於中閨,先妣嘗一至。嫗母謂余曰:「某所而母立於茲。」嫗又曰:「汝姊在吾懷,呱呱而泣;娘以指扣門扉曰:『兒寒乎?欲食乎?』吾從板外相為應答。」語未畢,余泣,嫗亦泣。余自束髮讀書軒中,一日,大母過余曰:「吾兒,久不見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類女郎也?」比去,以手闔門,自語曰:「吾家讀書久不效,兒之成,則可待乎!」頃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間執此以朝,他日汝當用之。」瞻顧遺跡,如在昨日,令人長號不自禁。
軒東故嘗為廚,人往,從軒前過。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軒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護者。
項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後秦皇帝築女懷清臺。劉玄德與曹操爭天下,諸葛孔明起隴中。方二人之昧昧於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餘區區處敗屋中,方揚眉瞬目,謂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謂與坎井之蛙何異?」
余既為此志,後五年,吾妻來歸,時至軒中,從餘問古事,或憑几學書。吾妻歸寧,述諸小妹語曰:「聞姊家有閣子,且何謂閣子也?」其後六年,吾妻死,室壞不修。其後二年,余久臥病無聊,乃使人修葺南閣子,其制稍異於前。然自後餘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項脊軒志                            建中陳怡樺

  .姚鼐.古文辭類纂,以歸有光直接八大家之後,即謂兩代,除有光外,實無第二人。

  明代的古文

一.  初古文代表人物:宋濂劉基方孝孺高啟

二.  「台閣體」興盛:多歌功頌德、點綴昇平、應制酬答之作。

三.  擬古派古文
主張:反對台閣體。主張「文必秦漢,詩必盛」以模擬形式為主,為朝中葉的文學主流。
代表人物:前後七子。
前七子: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邊貢王廷相康海王九思
後七子:李攀龍王世貞謝榛宗臣梁有譽徐中行吳國倫

四.  唐宋派
主張:反對擬古,提倡唐宋古文,但未引起太大重視。
代表人物:茅坤歸有光

五.  公安派
主張:1.反對擬古、復古。2.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代表人物: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皆湖北公安人,合稱「三袁」。

六.  竟陵派:主張類似公安派,但成就遠不及公安派。

七.  公安派、竟陵派影響了小品文的興盛。

  文章欣賞

《先妣事略》 歸有光

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來歸。踰年,生女淑靜;淑靜者,大姊也。期而生有光。又期而生女子:殤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踰年,生有尚,妊十二月。踰年,生淑順。一歲,又生有功。

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數顰蹙顧諸婢曰:「吾為多子苦!」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曰:「飲此後,妊不數矣。」孺人舉之盡,喑不能言。

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孺人卒。諸兒見家人泣,則隨之泣,然猶以為母寢也。傷哉!於是家人延畫工畫,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畫有光,鼻以下畫大姊。」以二子肖母也。

孺人諱桂。外曾祖諱明;外祖諱行,太學生;母何氏。世居吳家橋,去縣城東南三十里。由千墩浦而南,直橋並小港以東,居人環聚,盡周氏也。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貲雄;敦尚簡實,與人姁姁說村中語,見子弟甥姪無不愛。

孺人之吳家橋,則治木棉;入城,則緝纑;燈火熒熒,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孺人不憂米、鹽,乃勞苦若不謀夕。冬月罏火炭屑,使婢子為團,累累暴階下。室靡棄物,家無閒人。兒女大者攀衣,小者乳抱,手中紉綴不輟,戶內灑然。遇童僕有恩,雖至箠楚,皆不忍有後言。吳家橋歲致魚、蟹、餅餌,率人人得食。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皆喜。

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人學。每陰風細雨,從兄輒留,有光意戀戀,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覺寢,促有光暗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乃喜。

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痾:舅母卒;四姨歸顧氏又卒;死三十人而定,惟外祖與二舅存。

孺人死十一年,大姊歸王三接,孺人所許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補學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婦,孺人所聘者也。期而抱女,撫愛之,益念孺人。中夜與其婦泣,追惟一二,彷彿如昨,餘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之人,天乎!痛哉!

 

  白髮考生知多少

一.  .梁顥,82歲中進士,自嘆道:「也知年少登科好,爭奈龍頭屬老成。」

二.  .陳修,73歲中進士,娶了一位30歲的宮女,當時人戲言:「新人若問郎年歲,五十年前二十三。」

  猜謎

一.  村落 (春秋時人名)

二.  直說無妨 (戰國法家代表人物之一)

三.  冤情由來 (戰國時楚人)

四.  遊牧民族 (西漢史家)

五.  老子曰 (唐朝詩人)

六.  板塊漂動 (南宋愛國詩人)

七.  勤勞除百病 (南宋豪放派詞人)

八.  駿日行三百里 (元曲四大家之一)

九.  衣錦榮歸或回頭是岸 (明代古文家)

十.  見賢思齊 (西安事變重要人物)

  記的比較

篇名

作者

篇旨

其他

文體

貶謫

岳陽樓記

范仲淹

借事抒情,抒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抱負。

 

1.岳陽樓,傍洞庭湖,遠眺君山
2.
.張說創建,滕子京重修,范仲淹作記。
3.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辭采華茂,為古代散文中之佳作。
4.
范仲淹鄧州滕子京岳州
5.
全文以「謫」字貫穿。

變格

醉翁亭記

歐陽修

1.描寫滁州的山水之美與作者的遊宴之樂。
2.
人們極力稱道的一篇山水遊記。

1.歐陽修滁州作此文。
2.
本文採「剝筍法」。
3.
全文以「樂」自為主線,文末點明「與民同樂」的主旨。

正格

墨池記

曾鞏

1.王羲之墨池事,強調後天努力的重要,勉學子進德修業。
2.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

1.本篇乃曾鞏王盛之邀而作。
2.
文中說明王羲之的書法成就非天成也。
3.
全文繞著「勉學」二字著筆,即事生情,託物言志,由小見大。

變格

 

義田記

錢公輔

記敘范仲淹購置義田,濟助族人,卻自奉簡樸的義行。

1.本文選自宋文鑑呂祖謙編。

2.義田乃范仲淹所購置,義田記錢公輔所作。

3.通篇以「義」字貫穿,文末指陳著作之旨意。

正格

 

黃州快哉亭記

蘇轍

記敘快哉亭建亭、命名、意義及周遭景物。並勉張夢得坦然自適,不以物傷性。

1.快哉亭張夢得黃州時所建,蘇軾(貶黃州)命名,蘇轍(貶筠州)作記。
2.
全文繞著「快哉」二字著墨,寓有勸諭之意。
3.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

變格

項脊軒志

歸有光

項脊軒為主線,表達對家道中落的惋惜、已故親人的悼念,及自己身世飄零之感。

1.項脊」,書齋名,表不忘遠祖(或狹小)。「志」即「記」之意。
2.
文中懷念祖母、母親、妻子。

3.以「蜀清」、「孔明」自喻,以「丹穴」、「隴中」喻項脊軒

正格

 

  文章欣賞

《先妣事略》 歸有光

 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來歸。踰年,生女淑靜;淑靜者,大姊也。期而生有光。又期而生女子:殤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踰年,生有尚,妊十二月。踰年,生淑順。一歲,又生有功。
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數顰蹙顧諸婢曰:「吾為多子苦!」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曰:「飲此後,妊不數矣。」孺人舉之盡,喑不能言。
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孺人卒。諸兒見家人泣,則隨之泣,然猶以為母寢也。傷哉!於是家人延畫工畫,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畫有光,鼻以下畫大姊。」以二子肖母也。
孺人諱桂。外曾祖諱明;外祖諱行,太學生;母何氏。世居吳家橋,去縣城東南三十里。由千墩浦而南,直橋並小港以東,居人環聚,盡周氏也。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貲雄;敦尚簡實,與人姁姁說村中語,見子弟甥姪無不愛。
孺人之吳家橋,則治木棉;入城,則緝纑;燈火熒熒,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孺人不憂米、鹽,乃勞苦若不謀夕。冬月罏火炭屑,使婢子為團,累累暴階下。室靡棄物,家無閒人。兒女大者攀衣,小者乳抱,手中紉綴不輟,戶內灑然。遇童僕有恩,雖至箠楚,皆不忍有後言。吳家橋歲致魚、蟹、餅餌,率人人得食。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皆喜。
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人學。每陰風細雨,從兄輒留,有光意戀戀,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覺寢,促有光暗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乃喜。
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痾:舅母卒;四姨歸顧氏又卒;死三十人而定,惟外祖與二舅存。
孺人死十一年,大姊歸王三接,孺人所許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補學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婦,孺人所聘者也。期而抱女,撫愛之,益念孺人。中夜與其婦泣,追惟一二,彷彿如昨,餘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之人,天乎!痛哉!

  文章欣賞

  《寒花葬誌》  歸有光

 

        婢,魏孺人媵也。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葬虛丘。事我而不卒,命也夫!

        婢初媵時,年十歲,垂雙鬟,曳深綠布裳。一日,天寒,爇火煮荸熟,婢削之盈甌;余入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與。魏孺人笑之。孺人每令婢倚幾旁飯,即飯,目眶冉冉動。孺人又指予以為笑。

        回思是時,奄忽便已十年。吁,可悲也已!

 

脊軒講義

一、作者

歸有光,字熙甫,昆山人。九歲能屬文,弱冠盡通《五經》、《三史》諸書,師事同邑魏校。嘉靖十九年舉鄉試,八上春官不第。徙居嘉定安亭江上,讀書談道。學徒常數百人,稱為震川先生。四十四年始成進士,授長興知縣。用古教化為治。每聽訟,引婦女兒童案前,刺刺作吳語,斷訖遣去,不具獄。大吏令不便,輒寢閣不行。有所擊斷,直行己意。大吏多惡之,調順德通判,專轄馬政。明世,進士為令無遷卒者,名為遷,實重抑之也。隆慶四年,大學士高拱、趙貞吉雅知有光,引為南京太仆丞,留掌內閣制敕房,修《世宗實錄》,卒官。(明史卷二百八十七 列傳第一百七十五

  有光為古文,原本經術,好太史公書,得其神理。時王世貞主盟文壇,有光力相詆排,目為妄庸巨子。世貞大憾,其後亦心折有光,為之讚曰:「千載有公,繼韓、歐陽。余豈異趨,久而自傷。」其推重如此。……有光制舉義,湛深經術,卓然成大家。後德清胡友信與齊名,世并稱歸、胡。明史卷二百八十七 列傳第一百七十五

※「有光」命名由來:母周孺人十八歲懷有光時,「家數見徵瑞,有虹起於庭,其光屬天」,故名。

※「震川」別號由來:「余性不喜稱道人號,尤不喜人以號加己,往往相字(以字相稱呼)以為尊敬。一日,諸公會聚里中,以為獨無號稱不可,因謂之曰震川。余生大江東南,東南之藪唯太湖,太湖亦名五湖,尚書謂之震澤,故謂為震川云。其後人傳相呼久之,便以為余所自號,其實謾應之,不欲受也。今年居京師,識同年進士信陽何啟圖,亦號震川,不知啟圖何取爾。啟圖,大復先生(何景明,前七子的領袖之一)之孫,汴省發解第一人(河南省推荐的第一人),高才好學,與之居,恂恂然(信實的樣子),蓋余所忻(同欣)慕焉。昔司馬相如慕藺相如之為人,改名相如,余何幸與啟圖同號,因遂自稱之。蓋余之自稱震川者,自此始也,因書以貽啟圖,發余慕尚之意云。」(引自震川先生集)

※授長興知縣:有光舉進士,但名落三甲,未獲重用,僅任職長興知縣。長興地處浙江偏遠之地,民風強悍,多盜匪、多興訟,實為極難管轄之地。「長興縣,地介湖山,盜賊公行,民間雞犬不寧,自廣德宜興往來客商,常被劫掠,告訴之風,浙省號為第一。」(震川別集卷九)有光治理此是非之地,勤政愛民,審理訟獄,使老吏束手,杜絕其姦利;並除惡安良,禁止大戶魚肉小民。其治理期間,凡擾民政令,皆擱置不理,素為大吏所忌;兼之為安撫小民而得罪豪民姦吏,被等乃聯合造

謠,上書誣陷有光。穆宗隆慶二年(一五六八),被調為順德通判,管理馬政。有明一代,進士為縣令而被遷為通判者,僅有光一人而已。以其文名滿天下,卻為掌管馬政之小官,不堪之情,足可想見。隆慶四年,有光獲升為南京太僕寺承,修世宗實錄,隔年即病卒於任上,享年六十六歲。

※歸有光的文學成就

  明代中期,文壇出現前、後七子的復古運動,他們主張:「文必秦漢,詩必盛唐」,認為要寫好文章,必須由模擬秦漢人的作品入手,創作詩歌則應效法盛唐的詩人;他們對掃除明初臺閣體的風氣,具有正面積極的貢獻;然而往往矯枉過正,句擬字摹淪為形式之擬古,末流更造成盲目尊古,模擬剽竊的歪風。

王慎中、茅坤、唐順之等人起而反對,提倡唐宋古文,被稱為「唐宋派」,歸有光為其領袖。  王世貞為當時文壇宗師,也是後七子的領袖,歸有光即批評他說:「蓋今世之所謂文者,難言矣。未始為古人之學,而苟得一二妄庸人為之巨子,爭附和之,以觝排前人。」又說:「至於宋元諸名家,其力足以追數千載之上而與之頡頏,而世貞以蚍蜉撼之,可悲也。」(見〈思堯文集序〉)

王世貞知悉大憾,回以「妄誠有之,庸則未敢聞命。」歸有光則曰:「唯妄故庸,未有妄而不庸者也。」歸有光對王世貞的批評非常激烈,當時不為王氏所認同,但王氏晚年卻也感覺自己雕飾過甚,不及歸有光的恬適自然,他在〈歸太僕贊序〉中說:「先生于古文詞,雖出之自史、漢,而大較折衷於昌黎、廬陵,當其所得意,沛如也。不事雕飾而自有風味,超然當名家矣。……千載有公,繼韓、歐,余豈異趨,久而始傷。」

  歸有光的文學淵源,遠則取法六經、史記,近則規模唐宋八大家,尤其景仰韓愈、歐陽修、曾鞏等人。他的古文有許多是經解、題跋、議論、贈序、壽序、墓、碑銘、祭文、行狀、制義等,文學價值不高,而少數記敘抒情古文,取材於家庭瑣事,描述親人故舊的生死聚散,原本無意感人,可是文字之間,反而散發出歡樂和傷懷的情緒,具有強烈的感染力。

  歸有光對後代最大的影響,莫過於清代的桐城派。桐城派之所以宗主歸有光,原因大概有二:

(一)清代文網嚴密,許多學者、文學家都因文章之中有批評朝廷的嫌疑,遭受文字獄的迫害;而歸有光的文章,取材於瑣事,甚少涉及軍政,因此沒有觸犯忌諱,忤逆權貴的顧慮。

(二)明代前後七子和公安、竟陵的文學主張,都有偏執;前後七子主張「文必秦漢」,結果流於模擬剽竊;公安、竟陵主張「獨抒性靈」,結果流於漫無持擇;而歸有光為文以六經為根源,取法史記、唐宋八大家,既適於古,又適於今,有承襲,又有創新,兼容前後七子和公安、竟陵諸家之長,因此格外受到桐城派人士的激賞。

桐城派主張「義法」,也就是「言有物」、「言有序」,方苞〈古文約選序例〉云:「蓋古文所從來遠矣,六經、《語》、《孟》其根源也。得其支流而義法最精者,莫如左傳、史記。」其實,如此見解即源自歸有光;歸有光用五色筆讀史記,方苞也有史記評點;在在都可看出其一脈相承的精神。

整體而言,歸有光的古文具有下列幾特點:

(一)即事抒情,真切感人:例如〈項背〉以百年老屋的興廢為主線,穿插作者對祖母、母親、妻子的回憶與懷念,取材於家庭瑣事,富有人情味。

(二)注重細節描繪,使人物形象生動活潑:例如〈寒花葬〉,選擇小婢女的兩個動作加以描繪,雖然只用寥寥數筆,而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婢女形象即躍然紙上。

(三)篇幅短小,言簡意賅:例如〈項背〉、〈先妣事略〉,都僅六百餘字而已,〈女如蘭壙〉只有一百八十餘字,〈寒花葬〉更為簡短,僅一百一十二字,文雖簡短,但人物的神情,卻十分鮮明生動。

(四)結構精巧,翻騰多變:例如〈寶界山居記〉,由太湖的風景入手,進而描述寶界山居的情況,又以王維的輞川別墅為對照,並對王維的行徑發表評論;〈菊窗記〉先寫洪氏之居的地勢風景,進而引述仲長統、陶淵明,夾敘夾議,變化多端。

※著作

歸有光死後,文集曾經三次編輯刊行,其子歸子寧第一次收集部分遺文,刊行於崑山,詞句多所竄改。其孫歸昌世與錢謙益第二次收集遺文,詳加校勘,編成四十卷,但也未能全部刊行。清康熙年間,其曾孫歸莊第三次收集遺文,經董正位等人襄助,刊成震川先生集四十卷,包含正集三十卷、別集十卷,收錄散文七百七十四篇、詩歌一百一十三首,今通行四部叢刊本《震川先生集》四十卷即此。

 

※集評

◎王世貞《藝苑卮言》卷五:「歸熙甫如秋潦在地,有時汪洋,不則一瀉而已。」〈書歸熙甫文集後〉:「所不足者,起伏與結構也。」〈書洹集後〉:「每讀歸熙甫時義,厭其不可了,若千尺線!」

◎王錫爵〈明太僕寺寺丞歸公墓誌銘〉:「先生於書無所不通,然其大旨,必取衷六經,而好太史公書,所為抒寫懷抱之文,溫潤典麗,如清廟之瑟,一唱三嘆。無意於感人,而歡愉慘側之思,溢於言語之外。嗟嘆之,淫佚之,自不能已已。」

◎錢謙益〈題歸太僕文集〉:「如熙甫之李羅村行狀、趙汝淵墓,雖韓、歐復生,何以過此。以熙甫追配唐宋八大家,其於介甫、子由,殆有過之,無不及也。」〈列朝詩集小傳〉:「熙甫為文,原本六經,而好太史公書,能得其風神脈理。」

◎黃宗羲〈明文案序〉:「議者以震川為明文第一,似矣;試除去其敘事之合作,時文境界,間或闌入,較之宋景濂尚不能及。此無他,三百年人士之精神,專注於場屋之業,割其餘以為古文,其不能盡如前代之盛者,無足怪也。」〈張節母葉孺人墓誌銘〉:「余讀震川文為女婦者,一往情深,每以二三細事見之,使人欲涕。蓋古今來事無鉅細,唯此可歌可泣之精神,長留天壤。」

◎魏禧〈跋歸震川先生全集〉:「歸震川之文,如神龍出沒於天潢滄澥連注(天潢,天河。滄澥,滄海。連注,相連屬,北史周法尚傳:「旗幟相望,鉦鼓相間,首尾連注,千里不絕。」)之間。……蓋先生誠有取於司馬氏之雄剛變化,而非神龍之戲淵澥,則莫可名狀者。」

◎方苞〈書歸震川文集後〉:「震川之文,鄉曲應酬者十六七,而又徇請者之意,襲常綴瑣,雖欲大遠於俗言,其道無由;其發於親舊及人微而語無忌者,蓋多近古之文,至事關天屬,其尤善者,不俟修飾而情辭并得,使覽者惻然有隱,其氣韻蓋得之子長,故能取法於歐曾,而稍更其形貌耳。孔子於艮五爻辭釋之曰:『言有序』;家人之象系之曰:『言有物』……。震川之文,於所謂有序者,蓋庶幾矣;而有物者則寡焉。又其辭號雅潔,仍有近俚而傷於繁者,豈於時文,既竭其心力,故不能兩而精與?抑所學專主於為文,故其文亦至是而止與?」

◎曾國藩〈書歸震川文集後〉:「近世綴文之土,頗稱述熙甫,以為可繼曾南豐、王半山之為之。自我觀之,不同日而語矣。或又與方苞氏并舉,抑非其倫也。……彼所為,抑揚吞吐,情韻不匾者,苟裁以義,或皆可以不陳。浮芥舟以縱送于蹄涔之水,不復憶天下有曰海濤者也。神乎?味乎?徒詞費耳。……藉熙甫早置身高明之地,聞見廣而情志闊,得師友以輔翼,所詣固不竟此哉!」

◎方東樹〈考槃集文錄〉:「唐宋以來,韓、歐、蘇、曾、王而外,作者如林,曾不多覯其正,獨明歸熙甫氏出,始有以得失古人深妙之心,而以續夫數百年不傳之祕,日久論定,無異喙矣。」

 

二、題解

※「」與「記」:,為文體的一種,性質與「記」相似,但「記」通常用以記「事」或「物」,如范仲淹〈岳陽樓記〉、歐陽修〈醉翁亭記〉、蘇轍〈黃州快哉亭記〉等等;「」則大都用以記錄人物事蹟,如墓、人物等等。歸有光自己對「」、「記」的用法,也有嚴格的區分。例如在他的文集之中有〈雙鶴記〉、〈滄浪亭記〉等等,都用以記「事」。如〈蘭壙〉、〈寒花葬〉等等,則以「」為篇名,以記錄人物事蹟為主。〈〉名為記「物」,但內容以記「人物事蹟」為主,故以「」為名;但《四庫備要》與林紓均題為〈記〉。

※補記:歸有光八歲喪母,十二、三歲時大母逝,嘉靖三年十九歲時作〈〉,二十三歲娶魏氏,二十八歲魏氏卒,三十歲娶王氏,三十五歲左右作〈〉補記,四十六歲王氏卒,四十七歲娶費氏。故〈〉前半僅悼念母親、祖母,補記方及於其妻魏氏。

 

三、課文注釋

三五之夜:古文中表示倍數,以前數較小為倍數,後數較大為基數組合而成。如:

《禮記•禮運》:「播五行於四時,和而后月生也,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闕。」

《後漢書•陳蕃傳》:「夫諸侯上象四七,垂耀在天。」

鮑照〈翫月城西門廨中〉:「三五二八時,千里與君同。」

蕭子顯〈日出東南隅〉:「三六前年春,四五今年朝。」

錢公輔〈義田記〉:「嫁女者五十千,再嫁者三十千。」

※諸父異爨:《家譜記》:「歸氏至於有光之生,而日益衰。源遠而末分,口多而心異。自吾祖及諸父而外,貪鄙詐戾者,往往雜出於其間。率百人而聚,無一人之學者;率十人而學,無一人知禮義者。貧窮而不知卹,頑鈍而不知教,死不相弔,喜不相慶。入門而私其妻子,出門而誑其父兄。冥冥汶汶,將入於禽獸之歸。……有光每侍家君,歲時從諸父兄弟,執觴上壽,見祖父皤然白髮,竊自念吾諸父兄弟其始一祖父而已,今每不能相同,未嘗不深自傷悼也。」

※束髮、垂髫、總角、齠齔:古代男子成童時,把頭髮梳到頭頂成為髻(髮結),稱為「束髮」,通常是指十五歲左右,《大戴禮記•保傅》云:「束髮而就大學,學藝焉,履大節焉。」「髫」是孩童的頭髮。古代兒童於末成年時,不戴帽子,頭髮下垂,因此稱為「垂髫」。陶淵明〈桃花源記〉云:「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後世以「垂髫」作為童年的別稱。《禮記•內則》云:「男女未冠、笄者,拂髦總角。」「總角」就是結髮,古時幼兒把頭髮紮成一對像牛角的小髻,稱為「總角」,後世用為童年的別稱。《韓詩外傳》云:「男子八月生齒,八歲而齠齒;女子七月生齒,七歲而齔齒。」齠、齔就是毀齒換牙,古人用為童年的代稱。

※笄禮、及笄:「笄」是古代婦女盤髮用的簪子,笄禮是古代女子的成年禮。《禮記•內則》云:「女,十有五年而笄。」古時女子十五歲就算成年,要把頭髮梳成像大人的樣子,插上髮簪,因此稱女子十五歲為「及笄」,或「笄年」。表示已經成人,可以擇婚配偶。

※笏:又稱朝笏或手板,古代文五大臣朝見君王時,雙手執之以記錄君命或旨意,亦可書寫上奏事項。《禮記•玉藻》:「笏,天子以璆(ㄑˊㄧㄡ美玉)玉,諸侯以象,大夫以魚鬚文竹,士竹木。」宋代規定大臣中衣緋袍者才能持象笏,衣綠袍者執槐木笏;明代規定五品以上者執象笏,五品以下不執笏;清朝廢笏不用。〈正氣歌〉:「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寫段秀實以象笏擊朱泚之首。

※《史記•貨殖列傳》:「巴蜀寡婦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數世,家亦不訾。清,寡婦也,能守其業,用財自衛,不見侵犯。秦皇帝以為貞婦而客之,為築女懷清台。夫z,鄙人牧長。清,窮鄉寡婦,禮抗萬乘,名顯天下,豈非以富邪?」(z:ㄌˇㄨㄛ,同「裸」。z國,在西南方,其國人皆赤體,故名。)女懷清臺俗稱貞女山,在今四川永安縣北。

※區區:

.少、微小,自謙之詞。朱熹〈答曹元可書〉:「區區於此,所以望於當世之友朋者,蓋已切矣。」

.喜悅得意貌。《商君書•修權》:「今亂世之君臣,區區然皆擅一國之利而管一官之重,以便其私,此國之所以危也。」《呂覽•務大》:「燕爵爭善處於一屋之下,母子相哺也,區區焉相樂也。」

.愛戀、思慕。〈古詩十九首〉:「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愚笨。〈孔雀東南飛〉:「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

另一解作「志得意滿貌」,唯本課似乎仍以作「小、少、微不足道」之意更切合文意。

1史記淮陰侯列傳:「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索隱:「嘔嘔猶區區也,漢書作姁姁。」

2漢書韓信傳:「王見人恭謹,言語姁姁。」

3呂氏春秋諭大:「燕雀爭善處於一屋之下,子母相哺也,姁姁焉相樂也。」高誘注:「姁姁後作區區,得志貌。」

據上面三例文句本義而言,「嘔嘔」、「姁姁」、「區區」皆作言語慈愛之聲或和樂、和好貌,並不完全符合「得志、自得」之意。項背原文:「劉玄德與曹操爭天下,諸葛孔明起隴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區區處敗屋中,方揚眉瞬目,謂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謂與埳井之蛙何異?」上下文意中乃將自己與劉備、孔明作一對比,謂此二人當年未為世人所知時,乃「昧昧于一隅」,而歸有光自己如今「區區處敗屋之中」,如果卻「方」揚眉瞬目,謂有奇景,恐為世人譏為井蛙。此處「區區」承上文「昧昧」,兩者皆有「貶義」;再者從文氣上的對比轉折而言,作者自云「區區」困處敗屋之際,卻正「方」揚眉瞬目,謂有奇景,更加強調對比自己有如井蛙一般之自嘲,是故「區區」於此似不當作志得意滿解,本教科書仍以維持「區區」本意,作「小、少,微不足道」之解釋。

※《莊子•秋水》:「北海若曰:『井{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公子牟隱机大息,仰天而笑曰:『子獨不聞夫埳井之{乎?謂東海之鱉曰:「吾樂與!出跳梁乎井幹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腋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視y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鱉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卻,告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為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於是埳井之{聞之,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拘:局限。虛:居住之地。篤:拘。曲士:偏執之人。甃:ㄓˋㄡ,井中累塼。跗:ㄈㄨ,同「趺」,腳背。y:ㄏˊㄢ,井中赤蟲。縶:ㄓˊ,絆住。潦:ㄌˇㄠ,洪水。推移:改變。適適然:驚怖貌。規規然:自失貌。)同義成語:埳井之蛙、坐井觀天、牖中窺日、管中窺豹、以管窺天、以蠡測海、管窺蠡測

四、本文寫作手法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曹丕〈柳賦序〉云:「昔建安五年,上與袁紹戰於官渡,是時余始植斯柳。自彼迄今,十有五載矣。左右僕御已多亡,感物傷懷,乃作斯賦。」賦云:「在余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圍寸而高尺,今連拱而九成(即九層,極言其高)。嗟日月之逝邁兮,忽亹亹(ㄨˇㄟ,行進)而遄征。昔周游而處此,今倏忽而弗形。感遺物而懷故,俛惆悵以傷情。」

◎《世說新語•言語》:「桓公北征經金城,見前為琅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

※模擬《史記》筆法:

1.《史記》有「太史公曰」,本文有「生曰」。

2.梅曾亮評本文時說:「借一閣以記三世之遺蹟。〈大宛〉之記,肇自張騫,此神明其法者也。」

3.得之《史記》專以瑣事傳神的一貫筆風。林紓《畏廬論文》引王充「調辭務似」的論點,說到他「不能不服史公、歐公及震川三家之能」,舉證《史記•外戚世家》敘竇皇后入宮,遂與弟廣國離散,使廣國蒙文帝召見,具言其故,文帝復問何以為驗,對曰:「姊去我西時,其我決()於逆旅,丐沐沐我;請食飯我,乃去。」直是「寥寥數語,而慘狀悲懷,已盡呈紙上。」這般閒筆淡描,即是歸有光深得《史記》法乳之處。林紓故云:「〈記〉瑣瑣屑屑,均家常之語,乃至百讀不厭,斯亦奇矣;雖然敘細碎之事,能使鎔成整片,則又大難!」姚鼎〈與陳石室書〉:「歸震川於不要緊之題,說不要緊之語,卻自風韻疏淡,是於大史公深有會處。」

五、語文表達能力測驗

臺城:六朝時禁城。宋•洪邁《容齋續筆•臺城少城》:「晉宋間謂朝廷禁省為臺,故稱禁城為臺城。」晉之臺城,在今南京市北玄武湖畔、雞鳴山南、乾河沿北,其地本三國吳後苑城,東晉成帝時改建作新宮,遂為宮城。歷宋、齊、梁、陳,皆為臺省和宮殿所在地,因專名「臺城」。

梁園:《史記•梁孝王世家》:「孝王,竇太后少子也,愛之,賞賜不可勝道。于是孝王築東苑,方三百餘里。……招延四方豪傑,自山以東游說之士莫不畢至。」《西京雜記•卷二》:「梁孝王好營宮室苑囿之樂,作曜華之宮,築兔園。……其諸宮觀相連,延亙數十里,奇果異樹,瑰禽怪獸畢備。王日與宮人賓客弋釣其中。」當時名士如鄒陽、枚乘、司馬相如等皆為座中賓。「梁園」亦作「兔園」、「兔苑」。謝惠連藉此事作〈雪賦〉描寫其盛況,後以「梁園賦雪」一詞表示文人雅士宴集吟賦,也借以詠雪。

六、範文選讀

◎先妣事略

  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來歸。踰年生女淑靜。淑靜者,大姊也。期而生有光。又期而生女、子,殤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踰年生有尚,妊十二月,踰年生淑順。一歲又生有功。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數顰蹙顧諸婢曰:「吾為多子苦!」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曰:「飲此後,妊不數矣。」孺人舉之盡,喑不能言。

  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孺人卒。諸兒見家人泣,則隨之泣,然猶以為母寢也,傷哉!於是家人延畫工畫,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畫有光,鼻以下畫大姊。」以二子肖母也。

  孺人諱桂。外曾祖諱明;外祖諱行,太學生;母何氏,世居吳家橋,去縣城東南三十里,由千墩浦而南直橋,並小港以東,居人環聚,盡周氏也。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貲雄,敦尚簡實,與人姁姁說村中語,見子弟甥姪無不愛。孺人之吳家橋,則治木綿,入城,則緝纑(製作麻紗)。燈火熒熒,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探問)。孺人不憂米鹽,乃勞苦若不謀夕。冬月罏火炭屑,使婢子為團,累累暴階下。室靡棄物,家無閑人。兒女大者攀衣,小者乳抱,手中紉綴不輟,戶內灑然(整齊貌)。遇僮奴有恩,雖至箠楚,皆不忍有後言。吳家橋歲至魚蟹餅餌,率人人得食。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皆喜。

  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入學,每陰風細雨,從兄輒留,有光意戀戀,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覺寢,促有光暗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ㄐˇㄩㄩˇ牙齒參差無法密合,引申為言語不順暢),乃喜。

  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痾(ㄜ,傳染病),舅母卒,四姨歸顧氏又卒,死三十人而定,惟外祖與二舅存。

  孺人死十一年,大姊歸王三接,孺人所許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補學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婦,孺人所聘者也。期而抱女,撫愛之,益念孺人,中夜與其婦泣。追惟一二,彷彿如昨,餘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之人?天乎,痛哉!

◎寒花葬

    婢,魏孺人媵(ㄧˋㄥ,陪嫁的婢女)也。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葬虛丘。事我而不卒,命也夫!

    婢初媵時,年十歲,垂雙鬟,曳深綠布裳。一日,天寒,爇(ㄖˋㄨㄛ,燒)火煮荸薺熟,婢削之盈甌;余入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與。魏孺人笑之。孺人每令婢倚几旁飯,即飯,目眶冉冉動。孺人又指予以為笑。

    回思是時,奄忽便已十年。吁,可悲也已!

 

 

 

項脊軒志

  .姚鼐.古文辭類纂,以歸有光直接八大家之後,即謂兩代,除有光外,實無第二人。

  明代的古文

一.  初古文代表人物:宋濂劉基方孝孺高啟

二.  「台閣體」興盛:多歌功頌德、點綴昇平、應制酬答之作。

三.  擬古派古文
主張:反對台閣體。主張「文必秦漢,詩必盛」以模擬形式為主,為朝中葉的文學主流。
代表人物:前後七子。
前七子: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邊貢王廷相康海王九思
後七子:李攀龍王世貞謝榛宗臣梁有譽徐中行吳國倫

四.  唐宋派
主張:反對擬古,提倡唐宋古文,但未引起太大重視。
代表人物:茅坤歸有光

五.  公安派
主張:1.反對擬古、復古。2.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代表人物: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皆湖北公安人,合稱「三袁」。

六.  竟陵派:主張類似公安派,但成就遠不及公安派。

七.  公安派、竟陵派影響了小品文的興盛。

  文章欣賞

《先妣事略》 歸有光

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來歸。踰年,生女淑靜;淑靜者,大姊也。
期而生有光。又期而生女子:殤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踰年,生有尚,妊十二月。踰
年,生淑順。一歲,又生有功。
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數顰蹙顧諸婢曰:「吾為多子苦!」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
,曰:「飲此後,妊不數矣。」孺人舉之盡,喑不能言。
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孺人卒。諸兒見家人泣,則隨之泣,然猶以為母寢也。傷哉!於是家
人延畫工畫,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畫有光,鼻以下畫大姊。」以二子肖母也。
孺人諱桂。外曾祖諱明;外祖諱行,太學生;母何氏。世居吳家橋,去縣城東南三十里。由千
墩浦而南,直橋並小港以東,居人環聚,盡周氏也。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貲雄;敦尚簡實,
與人姁姁說村中語,見子弟甥姪無不愛。
孺人之吳家橋,則治木棉;入城,則緝纑;燈火熒熒,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孺人
不憂米、鹽,乃勞苦若不謀夕。冬月罏火炭屑,使婢子為團,累累暴階下。室靡棄物,家
無閒人。兒女大者攀衣,小者乳抱,手中紉綴不輟,戶內灑然。遇童僕有恩,雖至箠楚,
皆不忍有後言。吳家橋歲致魚、蟹、餅餌,率人人得食。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皆喜。
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人學。每陰風細雨,從兄輒留,有光意戀戀,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覺寢
,促有光暗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乃喜。
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痾:舅母卒;四姨歸顧氏又卒;死三十人而定,惟外
祖與二舅存。
孺人死十一年,大姊歸王三接,孺人所許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補學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婦,孺人所聘者
也。期而抱女,撫愛之,益念孺人。中夜與其婦泣,追惟一二,彷彿如昨,餘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
之人,天乎!痛哉! 

 

  白髮考生知多少

一.  .梁顥,82歲中進士,自嘆道:「也知年少登科好,爭奈龍頭屬老成。」

二.  .陳修,73歲中進士,娶了一位30歲的宮女,當時人戲言:「新人若問郎年歲,五十年前二十三。」

  猜謎

一.  村落 (春秋時人名)

二.  直說無妨 (戰國法家代表人物之一)

三.  冤情由來 (戰國時楚人)

四.  遊牧民族 (西漢史家)

五.  老子曰 (唐朝詩人)

六.  板塊漂動 (南宋愛國詩人)

七.  勤勞除百病 (南宋豪放派詞人)

八.  駿日行三百里 (元曲四大家之一)

九.  衣錦榮歸或回頭是岸 (明代古文家)

十.  見賢思齊 (西安事變重要人物)

  記的比較

篇名

作者

篇旨

其他

文體

貶謫

岳陽樓記

范仲淹

借事抒情,抒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抱負。

 

1.岳陽樓,傍洞庭湖,遠眺君山
2.
.張說創建,滕子京重修,范仲淹作記。
3.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辭采華茂,為古代散文中之佳作。
4.
范仲淹鄧州滕子京岳州
5.
全文以「謫」字貫穿。

變格

醉翁亭記

歐陽修

1.描寫滁州的山水之美與作者的遊宴之樂。
2.
人們極力稱道的一篇山水遊記。

1.歐陽修滁州作此文。
2.
本文採「剝筍法」。
3.
全文以「樂」自為主線,文末點明「與民同樂」的主旨。

正格

墨池記

曾鞏

1.王羲之墨池事,強調後天努力的重要,勉學子進德修業。
2.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

1.本篇乃曾鞏王盛之邀而作。
2.
文中說明王羲之的書法成就非天成也。
3.
全文繞著「勉學」二字著筆,即事生情,託物言志,由小見大。

變格

 

義田記

錢公輔

記敘范仲淹購置義田,濟助族人,卻自奉簡樸的義行。

1.本文選自宋文鑑呂祖謙編。

2.義田乃范仲淹所購置,義田記錢公輔所作。

3.通篇以「義」字貫穿,文末指陳著作之旨意。

正格

 

黃州快哉亭記

蘇轍

記敘快哉亭建亭、命名、意義及周遭景物。並勉張夢得坦然自適,不以物傷性。

1.快哉亭張夢得黃州時所建,蘇軾(貶黃州)命名,蘇轍(貶筠州)作記。
2.
全文繞著「快哉」二字著墨,寓有勸諭之意。
3.
本文雖以記為名,但卻融寫景、抒情、敘事、議論為一體。

變格

項脊軒志

歸有光

項脊軒為主線,表達對家道中落的惋惜、已故親人的悼念,及自己身世飄零之感。

1.項脊」,書齋名,表不忘遠祖(或狹小)。「志」即「記」之意。
2.
文中懷念祖母、母親、妻子。

3.以「蜀清」、「孔明」自喻,以「丹穴」、「隴中」喻項脊軒

正格

 

  文章欣賞

《先妣事略》 歸有光

 

先妣周孺人,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年十六來歸。踰年,生女淑靜;淑靜者,大姊也。期而生有光。
又期而生女子:殤一人,期而不育者一人。又踰年,生有尚,妊十二月。踰年,生淑順。一歲,又生有功。
有功之生也,孺人比乳他子加健。然數顰蹙顧諸婢曰:「吾為多子苦!」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曰:
「飲此後,妊不數矣。」孺人舉之盡,喑不能言。
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孺人卒。諸兒見家人泣,則隨之泣,然猶以為母寢也。傷哉!於是家人延畫
工畫,出二子,命之曰:「鼻以上畫有光,鼻以下畫大姊。」以二子肖母也。
孺人諱桂。外曾祖諱明;外祖諱行,太學生;母何氏。世居吳家橋,去縣城東南三十里。由千墩浦而
南,直橋並小港以東,居人環聚,盡周氏也。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貲雄;敦尚簡實,與人姁姁說村中語,
見子弟甥姪無不愛。
孺人之吳家橋,則治木棉;入城,則緝纑;燈火熒熒,每至夜分。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孺人不憂米、鹽
,乃勞苦若不謀夕。冬月罏火炭屑,使婢子為團,累累暴階下。室靡棄物,家無閒人。兒女大者攀衣,
小者乳抱,手中紉綴不輟,戶內灑然。遇童僕有恩,雖至箠楚,皆不忍有後言。吳家橋歲致魚、蟹、餅餌
,率人人得食。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皆喜。
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人學。每陰風細雨,從兄輒留,有光意戀戀,不得留也。孺人中夜覺寢,促有光暗
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乃喜。

孺人卒,母何孺人亦卒。周氏家有羊狗之痾:舅母卒;四姨歸顧氏又卒;死三十人而定,惟外祖與二舅存。
孺人死十一年,大姊歸王三接,孺人所許聘者也。十二年,有光補學官弟子。十六年而有婦,孺人所聘
者也。期而抱女,撫愛之,益念孺人。中夜與其婦泣,追惟一二,彷彿如昨,餘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
之人,天乎!痛哉!

  文章欣賞

  《寒花葬誌》  歸有光

 

        婢,魏孺人媵也。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葬虛丘。事我而不卒,命也夫!

        婢初媵時,年十歲,垂雙鬟,曳深綠布裳。一日,天寒,爇火煮荸熟,婢削之盈甌;余入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與。魏孺人笑之。孺人每令婢倚幾旁飯,即飯,目眶冉冉動。孺人又指予以為笑。

        回思是時,奄忽便已十年。吁,可悲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