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你背著我!死,你背著我!(《射鵰》)
 
一.山坡羊

  城池俱壞,英雄安在?雲龍幾度相交代?想興衰,苦為懷。唐家才起隋家敗,世態有如雲變改。疾,也是天地差!遲,也是天地差!

張養浩《山坡羊.咸陽懷古》

  天津橋上,憑欄遙望,舂陵王氣都凋喪。樹蒼蒼,水茫茫,雲台不見中興將,千古轉頭歸滅亡。功,也不久長!名,也不久長!

張養浩《山坡羊.洛陽懷古》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望西都,意踟躕。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張養浩《山坡羊.潼關懷古》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夢不到紫羅袍共黃金帶。一茅齋,野花開,管甚誰家興廢誰成敗?陋巷單瓢亦樂哉。貧,氣不改!達,志不改!

宋方壺《山坡羊.道情》

二.宋代才女唱元曲!

  上面幾首散曲《山坡羊》,是黃蓉與南帝段皇爺一燈大師座下、漁樵耕讀四弟子中樵夫大將軍對唱的曲子。原作者張養浩和宋方壺都是元朝人,黃幫主與夫君愛兒一同身殉襄陽城之日,張養浩還只是個小孩子,宋方壺更在事後很久很久才出生。於是便有梁羽生「宋代才女唱元曲」之譏(見梁以筆名佟碩之發表的〈金庸梁羽生合論〉一文)。

  段皇爺的漁樵耕讀四大弟子,只這位樵夫大將軍是個人物。可惜後來好像人間蒸發一般的,在《神鵰俠侶》全書中再也沒有出過場,這個可算是金庸的一大疏忽。但是蒸發有蒸發的好,給讀者留下最好的印象,模模糊糊、矇矇矓矓,不必像武三通和朱子柳那樣,越老越胡塗,越老越不長進。

  元代之建立,先有蒙古鐵騎大肆蹂躪華北,迫使金室南渡,那是由成吉思汗的年代開始;然後有忽必烈滅宋,生靈塗炭、哀鴻遍野,因此元代散曲作品便多有流露出對俗世功名利祿轉眼間化為烏有的體會。金庸借張養浩的數曲《山坡羊》來給這位「神態虎虎」,但卻「意氣蕭索」的樵夫大將軍去唱,曲中情盡是對政治抱有消極態度。

  古人認為風從虎、雲從龍,風雲變色就是指如龍似虎的大人物有所動作。政權交替、改朝換代,自然有興有衰,要打仗、要流血、要破壞,所以說「城池俱壞」。疾是快,遲是慢。中國文字意義深遠,疾和病其實有分別,急病是疾,慢性的才叫病。楊家敗亡、李家龍興,不管他是快是慢,總是天地為之變色。咸陽是秦都,在後代的長安附近,隋唐兩代以長安為都,張養浩來到咸陽懷古,便想到了隋唐間事。

  洛陽是漢朝的東都,漢光武帝劉秀中興,因長安殘破,便以洛陽為首都,史稱東漢。舂陵地在南陽郡,是劉秀起事之地。後來輔助劉秀削平群雄的功臣有雲台二十八將,張養浩在洛陽懷古,便以光武中興的古事入文。年代湮遠,早經幾番興亡,當日的功名自不能長久。總之詩人早有既定的結論,到甚麼地方懷古都無分別。天津橋與今日河北省的港口無關,乃是隋煬帝楊廣在東都洛陽所建,取其「天漢津梁」的意思。

  潼關是中國歷史上的軍事要塞,自山東西攻關中要經潼關,蒙古人自關中東出汴梁,也要經過潼關。不論興亡,都是先苦了百姓。至於逐鹿中原的群雄,不管成敗,總有一陣風光日子可過,只不過若是處置不當,便要殞身滅族而已。

  黃蓉用了宋方壺的《山坡羊》來拍樵夫大將軍馬屁,讚他不論貧達,一般的總是志氣不改。「陋巷單瓢」是用「孔家店」的「掌門大弟子」、「復聖」顏回的典。《論語.雍也》:「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顏大師哥一生貧而不達,紫羅袍共黃金帶是真的不能夢見。

三.再唱《山坡羊》

  這高帽子讓樵子大將軍戴得舒服,不須動武便過了關,又聽得另一曲《山坡羊》的尾聲:

  兩人所唱的曲子,郭靖聽不懂一半,聽那樵子放自己上去,實不明是何原因,只怕他又起變卦,當下更不打話,背起黃蓉,雙手握著長藤,提氣而上。他雙臂交互攀援,爬得甚是迅捷,片刻之間,離地已有十餘丈,隱隱聽得那樵子又在唱曲,甚麼「……當時紛爭今何處?贏,都變作土!輸,都變作土!」

  有尾無頭不好找,張養浩《山坡羊.驪山懷古》倒有幾分相似:

  驪山四顧。阿房一炬。當時奢侈今何處。只見草蕭疏,水縈紆。至今遺恨迷煙樹,列國周齊秦漢楚。贏,都變做了土。輸,都變做了土。

  可能金庸找不到合用的,反正只唱煞尾的幾句,改頭換面,對付著使用便是。杜牧《阿房宮賦》云:「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又云:「楚人一炬,可憐焦土。」真的不論贏輸,最終還得是變做了土!

  「死活你都背著我」又從何而來?
  卻是小黃蓉隨口應景的綿綿情話:

  黃蓉伏在他背上笑道:「靖哥哥,依他說,咱們也別來求醫啦。」郭靖愕然,問道:「怎麼?」黃蓉道:「反正人人都是要死的,治好了,都變作土!治不好,都變作土!」郭靖道:「呸,別聽他的。」黃蓉輕輕唱道:「活,你背著我!死,你背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