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林教頭風雪山神廟 陸虞候火燒草料場


 
  話說當日林沖正閒走間,忽然背後人叫,回頭看時,卻認得是酒生兒李小二。

  當初在東京時,多得林沖看顧;後來不合偷了店主人家錢財,被捉住了,要送官司問罪,又得林沖主張陪話,救了他免送官司,又與他陪了些錢財,方得脫免;京中安不得身,又虧林沖□發他盤纏,於路投奔人,不想今日卻在這裡撞見。

  林沖道:"小二哥,你如何也在這裡?"

  李小二便拜,道:"自從得恩人救濟,發□小人,一地裡投奔人不著,迤邐不想來到滄州,投托一個酒店主人,姓王,留小人在店中做過賣。因見小人勤謹,安排的好菜蔬,調和的好汁水,來吃的人都喝采,以此賣買順當,主人家有個女,就招了小人做女婿。如今丈人丈母都死了,只剩得小人夫妻兩個,權在營前開了個茶酒店,因討錢過來遇見恩人。不知為何事在這裡?"

  林沖指著臉上,道:"我因惡了高太尉生事陷害,受了一場官司,刺配到這裡。如今叫我天王堂,未知久後如何。不想今日在此見你。"

  李小二就請林衝到家裡坐定,叫妻子出來拜了恩人。

  兩口兒歡喜道:"我夫婦二人正沒個親眷,今日得恩人到來,便是從天降下。"

  林沖道:"我是罪囚,恐怕玷辱你夫妻兩個。"

  李小二道:"誰不知恩人大名!休恁地說。但有衣服,便拿來家裡漿洗縫補。"當時管待林沖酒食,至夜送回天王堂,次日又來相請;因此,林沖得店小二家來往,不時間送湯送水來營裡與林沖吃。

  因見他兩口兒恭敬孝順,常把些銀兩與他做本錢。

  且把閒話休題,只說正話。

  光陰迅速卻早冬來。

  林沖的綿衣裙襖都是李小二渾家整治縫補。

  忽一日,李小二正在門前安排菜蔬下飯,只見一個人閃將進來,酒店裡坐下,隨後又一人閃入來;看時,前面那個人是軍官打扮,後面這個走卒模樣,跟著,也來坐下。

  李小二入來問道:"可要吃酒;"只見那個人將出一兩銀子與李小二,道:"且收放櫃上,取三四瓶好酒來。客到時,果品酒饌,只顧將來,不必要問。"

  李小二道:"官人請甚客?"

  那人道:"煩你與我去營裡請管營,差撥兩個來說話。問時,你只說︰"有個官人請說話,商議些事務,專等,專等。""李小二應承了,來到牢城裡,先請了差撥,同到管營家裡請了管營,都到酒店裡。

  只見那個官人和管營,差撥,兩個講了禮。

  管營道:"素不相識,動問官人高姓大名?"

  那人道:"有書在此,少刻便知。取酒來。"

  李小二連忙開了酒,一面舖下菜蔬果品酒饌。

  那人叫討副勸盤來,把了盞,相讓坐了。

  小二獨自一個攛梭也似伏侍不暇。

  那跟來的人討了湯桶,自行燙酒。

  約計吃過數十杯,再討了按酒舖放桌上。

  只見那人說道:"我自有伴當燙酒,不叫,你休來。我等自要說話。"

  李小二應了,自來門首叫老婆,道:"大姐,這兩個人來得不尷尬!"

  老婆道:"怎麼的不尷尬?"

  小二道:"這兩個人語言聲音是東京人;初時又不認得管營;向後我將按酒入去,只聽得差撥口裡吶出一句"高太尉"三個字來,這人莫不與林教頭身上有些干礙?我自在門前理會,你且去閣子背後聽說甚麼。"老婆道:"你去營中尋林教頭來認他一認。"

  李小二道:"你不省得。林教頭是個性急的人,摸不著便要殺人放火。倘或叫得他來看了,正是前日說的甚麼陸虞候,他肯便罷?做出事來須連累了我和你。你只去聽一聽,再理會,"老婆道:"說得是。"

  便入去聽了一個時辰,出來說道:"他那三四個交頭接耳說話,正不聽得說甚麼。只見那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去伴當懷裡取出一帕子物事遞與管營和差撥。帕子裡面的莫不是金錢?只聽差撥口裡說道:"都在我身上;好歹要結果他生命!""正說之時,閣子裡叫"將湯來。"

  李小二急去裡面換湯時,看見管營手裡拿著一封書。

  小二換了湯,添些下飯。

  又吃了半個時辰,算還了酒錢,管營,差撥,先去了;次後,那兩個低著頭也去了。

  轉背不多時,只見林沖走將入店裡來,說道:"小二哥,連日好買賣?"

  李小二慌忙道:"恩人請坐;小二卻待正要尋恩人,有些要緊說話。"

  林沖問道:"甚麼要緊的事?"

  李小二請林衝到裡面坐下,說道:"卻才有個東京來的尷尬人,在我這裡請管營,差撥,吃了半日酒。差撥口裡吶出"高太尉"三個字來,小二心下疑惑,又著渾家聽了一個時辰。他卻交頭接耳,說話都不聽得。臨了,只見差撥口裡應道︰"都在我兩個身上。好歹要結果了他!"那兩個把一包金銀遞與管營,差撥,又吃一回酒,各自散了。不知甚麼樣人。小人心疑,只怕在恩人身上有些妨礙。"

  林沖道:"那人生得甚麼模樣?"

  李小二道:"五短身材,白淨面皮,沒甚髭鬚,約有三十餘歲。那跟的也不長大,紫棠色面皮。"

  林沖聽了大驚道:"這三十歲的正是陸虞候!那潑賤敢來這裡害我!休要撞我,只教他骨肉為泥!"

  店小二道:"只要提防他便了;豈不聞古人云"吃飯防噎,走路防跌?""林沖大怒,離了李小二家,先去街上買把解腕尖刀帶在身上,前街後巷一地裡去尋。李小二夫妻兩個捏著兩把汗。

  當晚無事。

  林沖次日天明起來,洗漱罷,帶了刀,又去滄州城裡城外,小街夾巷,團團尋了一日,牢城營裡,都沒動靜;又來對李小二道:"今日又無事。"

  小二道:"恩人,只願如此。只是自放仔細便了。"

  林沖自回天王堂,過了一夜。

  街上尋了三五日,不見消耗,林沖也自心下慢了。

  到第六日,只見管營叫喚林衝到點視廳上,說道:"你來這裡許多時,柴大官人面皮,不曾抬舉得你。此間東門外十五里有座大軍草料場,每月但是納草料的,有些貫例錢取覓。原來是一個老軍看管。如今我抬舉你去替老軍來守天王堂,你在那裡尋幾貫盤纏。你可和差撥便去那裡交割。"

  林沖應道:"小人便去。"

  當時離了營中,逕到李小二家,對他夫妻兩個說道:"今日管營撥我去大軍草料場管事,卻如何?"

  李小二道:"這個差使又好似天王堂︰那裡收草料時有些貫例錢鈔。往嘗不使錢時,不能勾這差使。"

  林沖道:"卻不害我,倒與我好差使,正不知何意?"李小二道:"恩人,休要疑心。只要沒事便好了。正是小人家離得遠了,過幾時那工夫來望恩人。"

  就在家裡安排幾杯酒請林沖吃了。

  卑不絮煩。

  兩個相別了,林沖自到天王堂,取了包裡,帶了尖刀,拿了條花槍,與差撥一同辭了管營。

  兩個取路投草料場來。

  正是嚴冬天氣,彤雲密佈,朔風漸起;卻早紛紛揚揚,卷下一天大雪來。

  林沖和差撥兩個在路上又沒買酒吃處。

  早來到草料場外,看時,一週遭有些黃土牆,兩扇大門。

  推開看裡面時,七八間草屋做著倉廒,四下裡都是馬草堆,中間兩座草廳。

  到那廳裡,只見那老軍在裡面向火。

  差撥說道:"管營差這個林衝來替你回天王堂看守,你可即便交割。"

  老軍拿了鑰匙,引著林沖,分付道:"倉廒內自有官府封起。這幾堆草,一堆堆都有數目。"

  老軍都點見了堆數,又引林衝到草廳上。

  老軍收拾行李,臨了說道:"火盆,鍋子,碗碟,都借與你。"

  林沖道:"天王堂內,我也有在那裡,你要便拿了去。"

  老軍指壁上掛一個大葫蘆,說道:"你若買酒吃時,只出草場投東大路去二三里便有市井。"

  老軍自和差撥回營裡來。

  只說林沖就床上放了包裡被臥,就床邊生些焰火起來;屋後有一堆柴炭,拿幾塊來,生在地爐裡;仰面看那草屋時,四下裡崩壞了,又被朔風吹撼,搖振得動。林沖道:"這屋如何過得一冬?待雪晴了,去城中喚個泥水匠來修理。"

  向了一回火,覺得身上寒冷,尋思"卻才老軍所說,二里路外有那市井,何不去沽些酒來吃?"

  便去包裡裡取些碎銀子,把花槍挑了酒葫蘆,將火炭蓋了,取氈笠子戴上,拿了鑰匙出來,把草廳門拽上;出到大門首,把兩扇草場門反拽上鎖了,帶了鑰匙,信步投東,雪地裡踏著碎瓊亂玉,迤邐背著北風而行。

  那雪正下得緊。

  行不上半里多路,看見一所古廟,林沖頂禮道:"神明庇佑,改日來燒紙錢。"

  又行了一回,望見一簇人家。

  林沖住腳看時,見籬笆中,挑著一個草帚兒在露天裡。

  林沖逕到店裡。

  主人道:"客人,那裡來?"

  林沖道:"你認得這個葫蘆兒?"

  主人看了道;"這葫蘆是草料場老軍的。"

  林沖道:"原來如此。"

  店主道:"即是草料場看守大哥,且請少坐;天氣寒冷,且酌三杯,權當接風。"

  店家切一盤熟牛肉,燙一壺熱酒,請林沖吃。

  又自買了些牛肉,又吃了數杯,就又買了一葫蘆酒,包了那兩塊牛肉,留下些碎銀子,把花槍挑著酒葫蘆,懷內揣了牛肉,叫聲"相擾,"便出籬笆門仍舊迎著朔風回來。

  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緊了。

  再說林沖踏著那那瑞雪,迎著北風。

  飛也似奔到草場門口,開了鎖入內看時,只叫得苦。

  原來天理昭然,佑護善人義士,因這場大雪,救了林沖的性命︰那兩間草廳己被雪壓倒了。

  林沖尋思:"怎地好?"放下花槍,葫蘆,在雪裡;恐怕火盆內有火炭延燒起來,搬開破壁子,探半身人去摸時,火盆內火種都被雪水浸滅了。

  林沖把手床上摸時,只拽得一條絮被。

  林沖鑽將出來,見天色黑了,尋思:"又沒打火處,怎生安排這半里路上有個古廟可以安身,"我且去那裡宿一夜,等到天明,卻作理會。"

  把被捲了,花槍挑著酒葫蘆,依舊把門拽上,鎖了,望那廟裡來。

  入得廟門,再把門掩上。

  傍邊正有一塊大石頭,撥將過來靠了門。

  入得裡面看時,殿上塑著一尊金甲山神,兩邊一個判官,一個小鬼,側邊堆著一堆紙。

  團團看來。

  又沒鄰舍,又無廟主。

  林沖把槍和酒葫蘆放在紙堆上;將那條絮被放開;先取下氈笠子,把身上雪都抖了;把上蓋白布衫脫將下來,早有五分濕了,和氈笠放供桌上;把被扯來,蓋了半截下身;卻把葫蘆冷酒提來慢慢地吃,就將懷中牛肉下酒。

  正吃時,只聽得外面必必剝剝地爆響。

  林沖跳起身來,就縫縫裡看時,只見草料場裡火起,刮刮雜雜的燒著。

  當時林沖便拿了花槍,卻待開門來救火,只聽得外面有人說將話來,林沖就伏門邊聽時,是三個人腳響。

  直奔廟裡來;用手推門,卻被石頭靠住了,再也推不開。

  三人在廟簷下立地看火。

  數內一個道:"這一條計好麼?"一個應道:"端的虧管營,差撥,兩位用心!必到京師,稟過太尉,都保你二位做大官。這番張教頭沒得推故了!"

  一個道:"林沖今番直吃我們對付了!高衙內這病必然好了!"

  又一個道:"張教頭那廝!三四五次托人情去說,"你的女婿沒了,"張教頭越不肯應承,因此衙內病奔看看重了,太尉特使俺兩個央浼二位幹這件事;不想而今完備了!"

  又一個道:"小人直爬入牆裡去,四下草堆上點了十來個火把,待走那裡去!"

  那一個道:"這早晚燒個八分過了。"

  又聽得一個道:"便逃得性命時,燒了大軍草料場,也得個死罪!"

  又一個道:"我們回城裡去罷。"

  一個道:"再看一看,拾得他兩塊骨頭回京,府裡見太尉和衙內時,也道我們也能會幹事。"

  林沖聽那三個人時,一個是差撥,一個是陸虞候,一個是富安,自思道:"天可憐見林衝!若不是倒了草廳,我準定被這廝們燒死了!"

  輕輕把石頭開,挺著花槍,左手拽開廟門,大喝一聲:"潑賊那裡去!"

  三個人都急要走時,驚得呆了,正走不動,林沖舉手,察的一槍,先搠倒差撥。

  陸虞候叫聲"饒命,"嚇的慌了,手腳走不動。

  那富安走不到十來步,被林沖趕上,後心只一槍,又搠倒了。

  翻身回來,陸虞候卻才行得三四步,林沖喝聲道:"好賊!你待那裡去!"

  劈胸只一提,丟翻在雪地上,把槍搠在地裡,用腳踏住胸膊,身邊取出那口刀來,便去陸謙臉上擱著,喝道:"潑賊!我自來又和你無甚麼冤仇,你如何這等害我!正是"殺人可恕,情理難容!""陸虞候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來。"

  林沖罵道:"奸賊!我與你自幼相交,今日倒來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

  把陸謙上身衣扯開,把尖刀向心窩裡只一剜,七竅迸出血來,將心肝提在手裡,回頭看時,差撥正爬將起來要走。

  林沖按住,喝道:"你這廝原來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

  又早把頭割下來,挑在槍上。

  必來把富安,陸謙,頭都割下來,把尖刀插了,將三個人頭髮結做一處,提入廟裡來,都擺在山神面前供桌上。

  再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氈笠子帶上,將葫蘆裡冷酒都吃盡了。

  被與葫蘆都丟了不要,提了槍,便出廟門投東去。

  走不到三五里,早見近村人家都拿了水桶,鉤子,來救火。

  林沖道:"你們快去救應!我去報官了來!提著槍只顧走。那雪越下得猛。林沖投東走了。兩個更次,身上單寒,當不過那冷,在雪地裡看時,離得草料場遠了,只見前面疏林深處,樹木交雜,遠遠地數間草屋,被雪壓著,破壁縫裡透火光出來。林沖逕投那草屋來,推開門,只見那中間坐著一個老莊家,周圍坐著四五個小莊家向火。地爐裡面焰焰地燒著柴火。林沖走到面前,叫道:"眾位拜揖;小人是牢城營差使人,被雪打濕了衣裳,借此火烘一烘,望乞方便。"

  莊客道:"你自烘便了,何妨得。林沖烘著身上濕衣服,略有些干,只見火炭裡煨著一個甕兒,裡面透出酒香。林沖便道:"小人身邊有些碎銀子,望煩回些酒吃。"

  老莊客道:"我們夜輪流看米囤,如今四更,天氣正冷,我們這幾個吃尚且不夠,那得回與你。休要指望!"林沖又道:"胡亂只回三兩碗與小人擋寒。"

  老莊客道:"你那人休纏!休纏!"

  林沖聞得酒香,越要吃,說道:"沒奈何,回去罷。"

  眾莊客道:"好意著你烘衣裳向火,便要酒吃!去!不去時將來吊在這裡!"林沖道道:"這廝們好無道理!"

  把手中槍看著塊焰焰著的火柴頭望老莊家臉上只一挑;又把槍去火爐裡只一攪。

  那老莊家的髭鬚焰焰的燒著。

  眾莊客都跳將起來。

  林沖把槍桿亂打,老莊家先走了,莊客們都動彈不動,被林沖趕打一頓,都走了。

  林沖道:"都走了!老爺快活吃酒!"

  土坑上卻有兩個椰瓢,取一個下來傾那甕酒來吃了一會,剩了一半,提了槍,出門便走,一高一步低,踉踉蹌蹌,捉腳不住;走不過一里路,被朔風一掉,隨著那山澗邊倒了,那裡掙得起來。

  大凡醉人一倒便起得。

  當時林沖醉倒在雪地上。

  卻說眾莊客引了二十餘人,迤槍拽棒,都奔草屋下看時,不見了林沖;卻尋著蹤跡,趕將來,只見倒在雪地裡,花槍丟在一邊。

  眾莊客一齊上,就地拿起林衝來,將一條索縛了,趁五更時分把林沖解投一個去處來。

  那去處不是別處,有分教︰蓼兒窪內,前後擺數千支戰艦艨艟;水滸寨中,左右列百十個英雄好漢。

  正是︰說時殺氣侵人冷,講處悲風透骨寒。

  畢竟看林沖被莊客解投甚處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回

朱貴水亭施號箭 林沖雪夜上梁山


 
  豹子頭林沖當夜醉倒在雪裡地上,掙扎不起,被眾莊客向前綁縛了,解送來一個莊院。

  只見一個莊客從院裡出來,說道:"大官人未起,眾人且把這廝高吊起在門樓下!"

  看看天色曉來,林沖酒醒,打一看時,果然好個大莊院。

  林沖大叫道:"甚麼人敢吊我在這裡!"

  那莊客聽叫,手拿柴棍,從門房裡走出來,喝道:"你這廝還自好口!"

  那個被燒了髭鬚的老莊客說道:"休要問他!只顧打!等大官人起來,好生推問!"

  眾莊客一齊上。

  林沖被打,掙扎不得,只叫道:"不妨事!我有分辯處!只見一個莊客來叫道:"大官人來了。"

  林沖朦朧地見個官人背叉著手,行將出來,至廊下,問道:"你等眾打甚麼人?"

  眾莊客答道;"昨夜捉得個偷米賊人"那官人向前來看時,認得是林沖,慌忙喝退莊客,親自解下,問道:"教頭緣何被吊在這裡?"

  眾莊客看,一齊走了。

  林沖看時,不是別人,卻是小旋風柴進;連忙叫道:"大官人救我!"

  柴進道:"教頭為何到此被村夫恥辱?"

  林沖道:"一言難盡!"

  兩個且到裡面坐下,把這火燒草料場一事備細告訴。

  柴進聽罷道:"兄長如此命蹇!今日天假其便,但請放心。這裡是小弟的東莊。且住幾時,卻再商量。"

  叫住客取一籠衣裳出來,叫林沖徹裡至外都換了,請去暖閣坐地,安排酒食杯盤管待。

  自此,林沖只在柴進東莊上住了五七日,不在話下。

  且說滄州牢城營裡管營首告林衝殺死差撥,陸虞候,富安等三人,放火延燒大軍草料場。

  州尹大驚,隨即押了公文帖,仰緝捕人員,將帶做公的,沿鄉歷邑,道店村坊,畫影圖形,出三千貫信賞錢捉拿正犯林沖。

  看看挨捕甚緊,各處村坊講動了。

  且說林沖在柴大官人東莊上聽得這話,如坐針氈。

  伺候柴進回莊,林沖便說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弟,爭奈官司追捕甚緊,排家搜捉,倘或尋到大官人莊上時,須負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義疏財,求借林沖些小盤纏,投奔他處棲身。異日不死,當效犬馬之報。"

  柴進道:"既是兄長要行,小人有個去處,作書一封與兄長去,如何?"

  林沖道:"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濟,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處去?"

  柴進道:"是山東濟州管下一個水鄉,地名梁山泊,方圓八百餘里,中間是宛子城,蓼兒窪。如今有三個好漢在那裡紮寨︰為頭的喚做白衣秀士王倫,第二個喚做摸著天杜遷,第三個喚做雲裡金剛宋萬。那三個好漢聚集著七八百小嘍囉打家劫舍。多有做下迷天大罪的人都投奔那裡躲災避難,他都收留在彼。三位好漢亦與我交厚,嘗寄書緘來。我今修一封書與兄長去投那裡入伙,如何?"

  林沖道:"若得如此顧盼,最好。"

  柴進道:"只是滄州道口見今官司張掛榜文;又差兩個軍官在那裡提簡,把住道口。兄長必用從那裡經過。柴進低頭一想道:"再有個計策,送兄長過去。"林沖道:"若蒙周全,死而不忘!"

  柴進當日先叫莊客背了包裡出關去等。

  柴進卻備了三二十匹馬,帶了弓箭旗槍,駕了鷹雕,牽著獵狗,一行人馬多打扮了,卻把林沖雜在裡面,一齊上馬,都投關外。

  卻說把關軍官在關上,看見是柴大官人,卻都認得。

  原來這軍官未襲職時曾到柴進莊上,因此識熟。

  軍官起身道:"大官人又去快活?"

  柴進下馬問道:"二位官人緣何在此?"軍官道:"滄州大尹行移文書,畫影圖形,捉拿犯人林沖,特差某等在此把守;但有過往客商,一一盤問,才放出關。"

  柴進笑道:"我這一夥人內,中間夾帶著林沖,你緣何不認得?"

  軍官也笑道:"大官人是識法度的,不到得肯夾帶了出去。請尊便上馬。"

  柴進又笑道:"只恁地相托得過?拿得野味,回來相送。"

  作別了,一齊上馬,出關去了。

  行得十四五里,卻見先去的莊客在那裡等候。

  柴進叫林衝下了馬,脫去打獵的衣服,卻穿上莊客帶來的自己衣裳,系了腰刀,戴上紅纓氈笠,背上包裡,提了袞刀,相辭柴進,拜別了便行。

  只說柴進一行人,上馬自去打獵,到晚方回,依舊過關,送些野味與軍官,回莊上去了,不在說下。

  且說林沖與柴大官人別後,上路行了十數日,時遇暮冬天氣,彤雲密佈,朔風緊起,又見紛紛揚揚下著滿天大雪。

  林沖踏著雪只顧走,看看天色冷得緊切,漸漸晚了,遠遠望見枕溪靠湖一個酒店,被雪漫漫地壓著。

  林衝奔入那酒店裡來,揭開蘆簾,拂身入去,倒側身看時,都是座頭,揀一處坐下,倚了袞刀,解放包裡,掛了氈笠,把腰刀也掛了。

  只見一個保來問道:"客官,打多少酒?"

  林沖道:"先取兩角酒來。"

  酒保將個桶兒打兩角酒,將來放在桌上。

  林沖又問道:"有甚麼下酒"酒保道:"有生熟牛肉,肥鵝,嫩雞。"

  林沖道:"先切二斤熟牛肉來。"

  酒保去不多時,將來舖下一大盤牛肉,數般菜蔬,放個大碗,一面篩酒。

  林沖吃了三四碗酒,只見店裡一個人背叉著手,走出來門前看雪。

  那人問酒保道:"甚麼人吃酒?"

  林沖看那人時,頭戴深簷暖帽,身穿貂鼠皮襖,腳著一雙獐皮穿靴,身材長大,相貌魁宏,支拳骨臉,三叉黃髯,只把頭來仰著看雪。

  林沖叫酒保只顧篩酒。

  林沖說道:"酒保,你也來吃碗酒。"

  酒保吃了一碗,林沖問道:"此間梁山泊還有多少路?"

  酒保答道:"此間要去梁山泊雖只數里,卻是水路,全無旱路。若要去時,須用船去,方才渡得到那裡。"

  林沖道:"你可與我覓支船兒。"酒保道:"這般大雪,天色又晚了,那裡去尋船支。"

  林沖道:"我多與你些錢,央你覓支船來,渡我過去。"

  酒保道:"卻是沒討處。"

  林沖尋思道:"這般卻怎的好?"又吃了幾碗酒,悶上心來,驀然想起:"我先在京師做教頭,每日六街三市遊玩吃酒;誰想今日被高俅這賊坑陷了我這一場,文了面,直斷送到這裡,閃得我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受此寂寞!"

  因感傷懷抱,問酒保借筆硯來,乘著一時酒興,向那白粉壁上寫下八句道︰仗義是林沖,為人最樸忠。

  江湖馳譽望,京國顥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蓬。

  他年若得志,威鎮泰山東!撇下筆再取酒來。

  正飲之間,只見那個穿皮襖的漢子向前來把林沖劈腰揪住,說道:"你好大膽!你在滄州做下迷天大罪,卻在這裡!見今官司出三千貫信賞錢捉你,卻是要怎地?"

  林沖道:"你道我是誰?"

  那漢道:"你不是林沖?"

  林沖道:"我自姓張"那漢笑道:"你莫胡說。見今壁上寫下名字。你臉上文著金印,如何要賴得過!"

  林沖道:"你真個要拿我?"

  那漢笑道:"我卻拿你做甚麼!"

  便邀到後面一個水亭上,叫酒保點起燈來,和林沖施禮,對面坐下。

  那漢問道:"卻才見兄長只顧問梁山泊路頭,要尋船去,那裡是強人山寨,你待要去做甚麼?"

  林沖道:"實不相瞞,如今官司追捕小人緊急,無安身處,特設這山寨裡好漢入伙,因此要去。"

  那漢道:"雖然如此,必有個人薦兄長來入伙?"

  林沖道:"滄州橫海郡故友舉薦將來。"

  那漢道:"莫非小旋風柴進麼?"

  林沖道:"足下何以知之?"

  那漢道:"柴大官人與山寨中王大頭領交厚,嘗有書信往來。"

  原來王倫當初不得第之時,與杜遷投奔柴進,多得柴進留在莊子上住了幾時,臨起身又□發盤纏銀兩,因此有恩。

  林沖聽了便拜道:""有眼不識泰山!"願求大名。"

  那漢慌忙答禮。

  說道:"小人是王頭領手下耳目,姓朱,名貴。原是沂州沂水縣人氏。江湖上俱叫小弟做旱地忽律。山寨裡教小弟在此間開酒店為名,專一探聽往來客商經過。但有財帛者,便去山寨裡報知。但是孤單客人到此,無財帛的放他過去;有財帛的來到這裡,輕財蒙汗藥麻翻,重則登時結果,將精肉片為子,肥肉煎油點燈。卻才見兄長只顧問梁山泊路頭,因此不敢下手。次後見寫出大名來,曾有東京來的人傳說兄長的豪傑,不期今日得會。既有柴大官人書緘相薦,亦是兄長名震寰海,王頭領必當重用。"隨即叫灑保安排分例灑來相待.林沖道:"何故重賜分例酒食?拜擾不當。"朱貴道:「山寨中留下分例酒食,但有好漢經過,必教小弟相待。既是兄長來此入伙,怎敢有失祗應。」

  隨即安排魚肉,盤饌酒餚,到來相待。

  兩個在水亭上吃了半夜酒。

  林沖道:"如何能夠船來渡過去?"

  朱貴道:"這裡自有船支,兄長放心,且暫宿一宵,五更卻請起來同往。"

  當時兩個各自去歇息。

  睡到五更時分,朱貴自來叫起林衝來。

  洗漱罷,再取三五杯酒相待,吃了些肉食之類。

  此時天尚未明。

  朱貴到水亭上把盒子開了,取出一張鵲畫弓,搭上那一枝響箭,覷著對港敗蘆折葦裡面射將去。

  林沖道:"此是何意?"

  朱貴道:"此是山寨裡的號箭。少頃便有船來。"

  沒多時,只見對過蘆葦泊裡,三五個小嘍囉搖著一支快船過來,逕到水亭下。朱貴當時引了林沖,取了刀仗行李下船。

  小嘍囉把船搖開,望泊子裡去,奔金沙灘來。林沖看時,見那八百里梁山水泊,果然是個陷人去處。

  當時小嘍囉把船搖到金沙灘岸邊。朱貴同林衝上了岸。

  小嘍囉背了包裹,拿了刀仗,兩個好漢上山寨來。

  那幾個小嘍囉自把船搖到小港裡去了。

  林沖看岸上時,兩邊都是合抱的大樹,半山裡一座斷金亭子。

  再轉將過來,見座大關。

  關前擺著槍刀劍戟,弓弩戈矛,四邊都是擂木炮石。

  小嘍囉先去報知。

  二人進得關來,兩邊夾道旁擺著隊伍旗號;又過了兩座關隘,方才到寨門口。林沖看見四面高山,三關雄壯,團團圍定;中間裡鏡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三五百丈;靠著山口才是正門;兩邊都是耳房。

  朱貴引著林衝來到聚義廳上,中間交椅上坐著一個好漢,正是白衣秀士王倫;左邊交椅上坐著摸著天杜遷;右邊交椅坐著雲裡金剛宋萬。

  朱貴、林沖、向前聲喏了。

  林沖立在朱貴側邊。

  朱貴便道:"這位是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姓林,名沖,綽號豹子頭。因被高太尉陷害,剌配滄州。那裡又被火燒了大軍草料場。爭奈殺死三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家,好生相敬,因此特寫書來,舉薦入伙。"

  林沖懷中取書遞上。

  王倫接來拆開看了,便請林衝來坐第四位交椅,朱貴坐了第五位;一面叫小嘍囉取酒來,把了三巡,動問:"柴大官人近日無恙?"

  林沖答道:"每日只在郊外獵較樂情。"王倫動問了一回,驀然尋思道:"我卻是個不及第的秀才,因鳥氣合著杜遷來這里落草,續後宋萬來,聚集這許多人馬伴當。我又沒十分本事杜遷,宋萬武藝也只平常。如今不爭添了這個人,他是京師禁軍教頭,必然好武藝。倘著被他識破我們手段,他須占強,我們如何迎敵?不若只是一怪,推卻事故,發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後患。只是柴進面上卻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顧他不得!"重叫小嘍囉一面安排酒,食整筵宴,請林沖赴席。

  眾好漢一同吃酒。

  將次席終,王倫叫小嘍囉把一個盤子托出五十兩白銀,兩匹絲來。

  王倫起身說道:"大官人舉薦將教頭來敝寨入伙,爭奈小寨糧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後誤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禮,望乞笑留。尋個大寨安身歇馬,切勿見怪。"

  林沖道:"三位頭領容覆︰小人千里投名,萬里投主,憑托大官人面皮,逕投大寨入伙。林沖雖然不才,望賜收錄,當以一死向前,並無諂佞,實為平生之幸,不為銀兩□發而來。乞頭領照察。"

  王倫道:"我這裡是個小去處,如何安著得你?休怪,休怪。"

  朱貴見了便諫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山寨中糧食雖少,近村遠鎮可以去借;山場水泊,木植廣有,便要蓋千間房屋卻也無妨。這位是柴大官人力舉薦來的人,如何教他別處去?抑且柴大官人自來與山上有恩,日後得知不納此人,須不好看。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來出氣力。"

  杜遷道:"山寨中那爭他一個。哥哥若不收留,柴大官人知道時見怪。顯的我們忘恩背義;日前多曾虧了他,今日薦個人來,便恁推卻,發付他去!"

  宋萬也勸道;"柴大官人面上,可容他在這裡做個頭領,也好。不然,見得我們無義氣,使江湖上好漢見笑。"

  王倫道:"兄弟們不知。他在滄洲雖是犯了迷天大罪,今日上山,卻不佑心腹。倘或來看虛實,如之奈何?"

  林沖道:"小人一身犯了死罪,因此來投入伙,何故相疑?"

  王倫道:"既然如此,你若真心入伙,把一個投名狀來。"

  林沖便道:"小人頗識幾字。"

  乞紙筆來便寫。

  朱貴笑道:"教頭,你錯了。但凡好漢們入伙,須要納投名狀。是教你下山去殺得一個人,將頭獻納,他便無疑心;這個便請之"投名狀"。"

  林沖道:"這事也不難,林沖便下山去等。只怕沒人過。"

  王倫道:"與你三日限。若二日內有投名狀來,便容你入伙;若三日內沒時,只得休怪。"

  林沖應承了。

  當夜席散,朱貴相別下山,自去守店。

  林衝到晚取了刀仗,行李,小嘍囉引去客房內歇了一夜。

  次日早起來,吃些茶飯,帶了腰刀,提了袞刀,叫一個小嘍囉領路下山;把船渡過去,在僻靜小路上等候客人過往。

  從朝至暮,等了一日,並無一個孤單客人經過。

  林沖悶悶不已,和小嘍囉再過渡來,回到山寨中。

  王倫問道:"投名狀何在?"

  林沖答道:"今日並無一個過往,以此不曾取得。"

  王倫道:"你明日若無投名狀時,也難在這裡了。"

  林沖再不敢答應,心內自己不樂;來到房中討些飯吃了,歇了一夜;次日,清早起來,和小嘍囉吃了早飯,拿了袞刀又下山來。

  小嘍囉道:"俺們今日投南山路去等。"

  兩個過渡,來到林子裡等候,並不見一個客人過往。

  伏到午牌時候,一夥客人,約有三百餘人,結蹤而過,林沖又不敢動手,看他過去。

  又等了一歇,看看天色晚來,又不見一個客人過。

  林沖對小嘍囉道:"我恁地晦氣!等了兩日,不見一個孤單客人過往,如何是好?"

  小嘍囉道:"哥哥且寬心;明日還有一日限,我和哥哥去東山路上等候。"

  當晚依舊渡回。

  王倫說道:"今日投名狀如何?"

  林沖一敢答應,只歎了一口氣。

  王倫笑道:"想是今日又沒了?我說與你三日限,今已兩日了。若明日再無,不必相見了,便請那步下山投別處去。"

  林沖回到房中,端的是心內好悶,仰天長歎道:"不想我今日被高俅那賊陷害流落到此,天地也不容我,直如此命蹇時乖!"

  過了一夜,次日,天明起來,討飯食吃了,把拴那包裡撇在房中,跨了腰刀,提了袞刀,又和小嘍囉下山過渡投東山路上來。

  林沖道:"我今日若還取不得投名狀時,只得去別處安身立命!"

  兩個來到山下東路林子裡潛伏等候。

  看看日頭中了,又沒一個人來。

  時遇殘雪初晴,日色明朗。

  林沖提著樸力,對小嘍囉道:"眼見得又不濟事了!不如趁早,天色未晚,取了行李,只得往別處去尋個所在!"

  小校用手指:"好了!兀的不是一個人來?"

  林沖看時,叫聲"慚愧!"

  只見那個人遠遠在山坡下望見行來。

  待他來得較近,林沖把朴刀桿翦了一下,驀地跳將出來。

  那漢子見了林沖,叫聲"阿也!"

  撇了擔子,轉身便走。

  林沖趕得去,那裡趕得上;那漢子閃過山坡去了。

  林沖道:"你看我命苦麼?來了三日,甫能等得一個人來,又吃他走了!"

  小校道:"雖然不殺得人,這一擔財帛可以抵當。"

  林沖道:"你先挑了上山去,我再等一等。"

  小嘍囉先把擔兒挑出林去,只見山坡下轉出一個大漢來。

  林沖見了,說道:"天賜其便!"

  只見那人挺著朴刀,大叫如雷,喝道:"潑賊!殺不盡的強徒!將俺行李那裡去!灑家正要捉你這廝們,倒來拔虎鬚!"

  飛也似踴躍將來。

  林沖見他來得勢猛,也使步迎他。

  不是這個人來斗林沖,有分教︰梁山泊內,添幾個弄風白額大蟲;水滸寨中,輳幾支跳澗金晴猛獸。

  畢竟來與林沖斗的正是甚人,且聽下分解。


 

第十回

朱貴水亭施號箭 林沖雪夜上梁山


 
  豹子頭林沖當夜醉倒在雪裡地上,掙扎不起,被眾莊客向前綁縛了,解送來一個莊院。

  只見一個莊客從院裡出來,說道:"大官人未起,眾人且把這廝高吊起在門樓下!"

  看看天色曉來,林沖酒醒,打一看時,果然好個大莊院。

  林沖大叫道:"甚麼人敢吊我在這裡!"

  那莊客聽叫,手拿柴棍,從門房裡走出來,喝道:"你這廝還自好口!"

  那個被燒了髭鬚的老莊客說道:"休要問他!只顧打!等大官人起來,好生推問!"

  眾莊客一齊上。

  林沖被打,掙扎不得,只叫道:"不妨事!我有分辯處!只見一個莊客來叫道:"大官人來了。"

  林沖朦朧地見個官人背叉著手,行將出來,至廊下,問道:"你等眾打甚麼人?"

  眾莊客答道;"昨夜捉得個偷米賊人"那官人向前來看時,認得是林沖,慌忙喝退莊客,親自解下,問道:"教頭緣何被吊在這裡?"

  眾莊客看,一齊走了。

  林沖看時,不是別人,卻是小旋風柴進;連忙叫道:"大官人救我!"

  柴進道:"教頭為何到此被村夫恥辱?"

  林沖道:"一言難盡!"

  兩個且到裡面坐下,把這火燒草料場一事備細告訴。

  柴進聽罷道:"兄長如此命蹇!今日天假其便,但請放心。這裡是小弟的東莊。且住幾時,卻再商量。"

  叫住客取一籠衣裳出來,叫林沖徹裡至外都換了,請去暖閣坐地,安排酒食杯盤管待。

  自此,林沖只在柴進東莊上住了五七日,不在話下。

  且說滄州牢城營裡管營首告林衝殺死差撥,陸虞候,富安等三人,放火延燒大軍草料場。

  州尹大驚,隨即押了公文帖,仰緝捕人員,將帶做公的,沿鄉歷邑,道店村坊,畫影圖形,出三千貫信賞錢捉拿正犯林沖。

  看看挨捕甚緊,各處村坊講動了。

  且說林沖在柴大官人東莊上聽得這話,如坐針氈。

  伺候柴進回莊,林沖便說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弟,爭奈官司追捕甚緊,排家搜捉,倘或尋到大官人莊上時,須負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義疏財,求借林沖些小盤纏,投奔他處棲身。異日不死,當效犬馬之報。"

  柴進道:"既是兄長要行,小人有個去處,作書一封與兄長去,如何?"

  林沖道:"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濟,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處去?"

  柴進道:"是山東濟州管下一個水鄉,地名梁山泊,方圓八百餘里,中間是宛子城,蓼兒窪。如今有三個好漢在那裡紮寨︰為頭的喚做白衣秀士王倫,第二個喚做摸著天杜遷,第三個喚做雲裡金剛宋萬。那三個好漢聚集著七八百小嘍囉打家劫舍。多有做下迷天大罪的人都投奔那裡躲災避難,他都收留在彼。三位好漢亦與我交厚,嘗寄書緘來。我今修一封書與兄長去投那裡入伙,如何?"

  林沖道:"若得如此顧盼,最好。"

  柴進道:"只是滄州道口見今官司張掛榜文;又差兩個軍官在那裡提簡,把住道口。兄長必用從那裡經過。柴進低頭一想道:"再有個計策,送兄長過去。"林沖道:"若蒙周全,死而不忘!"

  柴進當日先叫莊客背了包裡出關去等。

  柴進卻備了三二十匹馬,帶了弓箭旗槍,駕了鷹雕,牽著獵狗,一行人馬多打扮了,卻把林沖雜在裡面,一齊上馬,都投關外。

  卻說把關軍官在關上,看見是柴大官人,卻都認得。

  原來這軍官未襲職時曾到柴進莊上,因此識熟。

  軍官起身道:"大官人又去快活?"

  柴進下馬問道:"二位官人緣何在此?"軍官道:"滄州大尹行移文書,畫影圖形,捉拿犯人林沖,特差某等在此把守;但有過往客商,一一盤問,才放出關。"

  柴進笑道:"我這一夥人內,中間夾帶著林沖,你緣何不認得?"

  軍官也笑道:"大官人是識法度的,不到得肯夾帶了出去。請尊便上馬。"

  柴進又笑道:"只恁地相托得過?拿得野味,回來相送。"

  作別了,一齊上馬,出關去了。

  行得十四五里,卻見先去的莊客在那裡等候。

  柴進叫林衝下了馬,脫去打獵的衣服,卻穿上莊客帶來的自己衣裳,系了腰刀,戴上紅纓氈笠,背上包裡,提了袞刀,相辭柴進,拜別了便行。

  只說柴進一行人,上馬自去打獵,到晚方回,依舊過關,送些野味與軍官,回莊上去了,不在說下。

  且說林沖與柴大官人別後,上路行了十數日,時遇暮冬天氣,彤雲密佈,朔風緊起,又見紛紛揚揚下著滿天大雪。

  林沖踏著雪只顧走,看看天色冷得緊切,漸漸晚了,遠遠望見枕溪靠湖一個酒店,被雪漫漫地壓著。

  林衝奔入那酒店裡來,揭開蘆簾,拂身入去,倒側身看時,都是座頭,揀一處坐下,倚了袞刀,解放包裡,掛了氈笠,把腰刀也掛了。

  只見一個保來問道:"客官,打多少酒?"

  林沖道:"先取兩角酒來。"

  酒保將個桶兒打兩角酒,將來放在桌上。

  林沖又問道:"有甚麼下酒"酒保道:"有生熟牛肉,肥鵝,嫩雞。"

  林沖道:"先切二斤熟牛肉來。"

  酒保去不多時,將來舖下一大盤牛肉,數般菜蔬,放個大碗,一面篩酒。

  林沖吃了三四碗酒,只見店裡一個人背叉著手,走出來門前看雪。

  那人問酒保道:"甚麼人吃酒?"

  林沖看那人時,頭戴深簷暖帽,身穿貂鼠皮襖,腳著一雙獐皮穿靴,身材長大,相貌魁宏,支拳骨臉,三叉黃髯,只把頭來仰著看雪。

  林沖叫酒保只顧篩酒。

  林沖說道:"酒保,你也來吃碗酒。"

  酒保吃了一碗,林沖問道:"此間梁山泊還有多少路?"

  酒保答道:"此間要去梁山泊雖只數里,卻是水路,全無旱路。若要去時,須用船去,方才渡得到那裡。"

  林沖道:"你可與我覓支船兒。"酒保道:"這般大雪,天色又晚了,那裡去尋船支。"

  林沖道:"我多與你些錢,央你覓支船來,渡我過去。"

  酒保道:"卻是沒討處。"

  林沖尋思道:"這般卻怎的好?"又吃了幾碗酒,悶上心來,驀然想起:"我先在京師做教頭,每日六街三市遊玩吃酒;誰想今日被高俅這賊坑陷了我這一場,文了面,直斷送到這裡,閃得我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受此寂寞!"

  因感傷懷抱,問酒保借筆硯來,乘著一時酒興,向那白粉壁上寫下八句道︰仗義是林沖,為人最樸忠。

  江湖馳譽望,京國顥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蓬。

  他年若得志,威鎮泰山東!撇下筆再取酒來。

  正飲之間,只見那個穿皮襖的漢子向前來把林沖劈腰揪住,說道:"你好大膽!你在滄州做下迷天大罪,卻在這裡!見今官司出三千貫信賞錢捉你,卻是要怎地?"

  林沖道:"你道我是誰?"

  那漢道:"你不是林沖?"

  林沖道:"我自姓張"那漢笑道:"你莫胡說。見今壁上寫下名字。你臉上文著金印,如何要賴得過!"

  林沖道:"你真個要拿我?"

  那漢笑道:"我卻拿你做甚麼!"

  便邀到後面一個水亭上,叫酒保點起燈來,和林沖施禮,對面坐下。

  那漢問道:"卻才見兄長只顧問梁山泊路頭,要尋船去,那裡是強人山寨,你待要去做甚麼?"

  林沖道:"實不相瞞,如今官司追捕小人緊急,無安身處,特設這山寨裡好漢入伙,因此要去。"

  那漢道:"雖然如此,必有個人薦兄長來入伙?"

  林沖道:"滄州橫海郡故友舉薦將來。"

  那漢道:"莫非小旋風柴進麼?"

  林沖道:"足下何以知之?"

  那漢道:"柴大官人與山寨中王大頭領交厚,嘗有書信往來。"

  原來王倫當初不得第之時,與杜遷投奔柴進,多得柴進留在莊子上住了幾時,臨起身又□發盤纏銀兩,因此有恩。

  林沖聽了便拜道:""有眼不識泰山!"願求大名。"

  那漢慌忙答禮。

  說道:"小人是王頭領手下耳目,姓朱,名貴。原是沂州沂水縣人氏。江湖上俱叫小弟做旱地忽律。山寨裡教小弟在此間開酒店為名,專一探聽往來客商經過。但有財帛者,便去山寨裡報知。但是孤單客人到此,無財帛的放他過去;有財帛的來到這裡,輕財蒙汗藥麻翻,重則登時結果,將精肉片為子,肥肉煎油點燈。卻才見兄長只顧問梁山泊路頭,因此不敢下手。次後見寫出大名來,曾有東京來的人傳說兄長的豪傑,不期今日得會。既有柴大官人書緘相薦,亦是兄長名震寰海,王頭領必當重用。"隨即叫灑保安排分例灑來相待.林沖道:"何故重賜分例酒食?拜擾不當。"朱貴道:「山寨中留下分例酒食,但有好漢經過,必教小弟相待。既是兄長來此入伙,怎敢有失祗應。」

  隨即安排魚肉,盤饌酒餚,到來相待。

  兩個在水亭上吃了半夜酒。

  林沖道:"如何能夠船來渡過去?"

  朱貴道:"這裡自有船支,兄長放心,且暫宿一宵,五更卻請起來同往。"

  當時兩個各自去歇息。

  睡到五更時分,朱貴自來叫起林衝來。

  洗漱罷,再取三五杯酒相待,吃了些肉食之類。

  此時天尚未明。

  朱貴到水亭上把盒子開了,取出一張鵲畫弓,搭上那一枝響箭,覷著對港敗蘆折葦裡面射將去。

  林沖道:"此是何意?"

  朱貴道:"此是山寨裡的號箭。少頃便有船來。"

  沒多時,只見對過蘆葦泊裡,三五個小嘍囉搖著一支快船過來,逕到水亭下。朱貴當時引了林沖,取了刀仗行李下船。

  小嘍囉把船搖開,望泊子裡去,奔金沙灘來。林沖看時,見那八百里梁山水泊,果然是個陷人去處。

  當時小嘍囉把船搖到金沙灘岸邊。朱貴同林衝上了岸。

  小嘍囉背了包裹,拿了刀仗,兩個好漢上山寨來。

  那幾個小嘍囉自把船搖到小港裡去了。

  林沖看岸上時,兩邊都是合抱的大樹,半山裡一座斷金亭子。

  再轉將過來,見座大關。

  關前擺著槍刀劍戟,弓弩戈矛,四邊都是擂木炮石。

  小嘍囉先去報知。

  二人進得關來,兩邊夾道旁擺著隊伍旗號;又過了兩座關隘,方才到寨門口。林沖看見四面高山,三關雄壯,團團圍定;中間裡鏡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三五百丈;靠著山口才是正門;兩邊都是耳房。

  朱貴引著林衝來到聚義廳上,中間交椅上坐著一個好漢,正是白衣秀士王倫;左邊交椅上坐著摸著天杜遷;右邊交椅坐著雲裡金剛宋萬。

  朱貴、林沖、向前聲喏了。

  林沖立在朱貴側邊。

  朱貴便道:"這位是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姓林,名沖,綽號豹子頭。因被高太尉陷害,剌配滄州。那裡又被火燒了大軍草料場。爭奈殺死三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家,好生相敬,因此特寫書來,舉薦入伙。"

  林沖懷中取書遞上。

  王倫接來拆開看了,便請林衝來坐第四位交椅,朱貴坐了第五位;一面叫小嘍囉取酒來,把了三巡,動問:"柴大官人近日無恙?"

  林沖答道:"每日只在郊外獵較樂情。"王倫動問了一回,驀然尋思道:"我卻是個不及第的秀才,因鳥氣合著杜遷來這里落草,續後宋萬來,聚集這許多人馬伴當。我又沒十分本事杜遷,宋萬武藝也只平常。如今不爭添了這個人,他是京師禁軍教頭,必然好武藝。倘著被他識破我們手段,他須占強,我們如何迎敵?不若只是一怪,推卻事故,發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後患。只是柴進面上卻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顧他不得!"重叫小嘍囉一面安排酒,食整筵宴,請林沖赴席。

  眾好漢一同吃酒。

  將次席終,王倫叫小嘍囉把一個盤子托出五十兩白銀,兩匹絲來。

  王倫起身說道:"大官人舉薦將教頭來敝寨入伙,爭奈小寨糧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後誤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禮,望乞笑留。尋個大寨安身歇馬,切勿見怪。"

  林沖道:"三位頭領容覆︰小人千里投名,萬里投主,憑托大官人面皮,逕投大寨入伙。林沖雖然不才,望賜收錄,當以一死向前,並無諂佞,實為平生之幸,不為銀兩□發而來。乞頭領照察。"

  王倫道:"我這裡是個小去處,如何安著得你?休怪,休怪。"

  朱貴見了便諫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山寨中糧食雖少,近村遠鎮可以去借;山場水泊,木植廣有,便要蓋千間房屋卻也無妨。這位是柴大官人力舉薦來的人,如何教他別處去?抑且柴大官人自來與山上有恩,日後得知不納此人,須不好看。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來出氣力。"

  杜遷道:"山寨中那爭他一個。哥哥若不收留,柴大官人知道時見怪。顯的我們忘恩背義;日前多曾虧了他,今日薦個人來,便恁推卻,發付他去!"

  宋萬也勸道;"柴大官人面上,可容他在這裡做個頭領,也好。不然,見得我們無義氣,使江湖上好漢見笑。"

  王倫道:"兄弟們不知。他在滄洲雖是犯了迷天大罪,今日上山,卻不佑心腹。倘或來看虛實,如之奈何?"

  林沖道:"小人一身犯了死罪,因此來投入伙,何故相疑?"

  王倫道:"既然如此,你若真心入伙,把一個投名狀來。"

  林沖便道:"小人頗識幾字。"

  乞紙筆來便寫。

  朱貴笑道:"教頭,你錯了。但凡好漢們入伙,須要納投名狀。是教你下山去殺得一個人,將頭獻納,他便無疑心;這個便請之"投名狀"。"

  林沖道:"這事也不難,林沖便下山去等。只怕沒人過。"

  王倫道:"與你三日限。若二日內有投名狀來,便容你入伙;若三日內沒時,只得休怪。"

  林沖應承了。

  當夜席散,朱貴相別下山,自去守店。

  林衝到晚取了刀仗,行李,小嘍囉引去客房內歇了一夜。

  次日早起來,吃些茶飯,帶了腰刀,提了袞刀,叫一個小嘍囉領路下山;把船渡過去,在僻靜小路上等候客人過往。

  從朝至暮,等了一日,並無一個孤單客人經過。

  林沖悶悶不已,和小嘍囉再過渡來,回到山寨中。

  王倫問道:"投名狀何在?"

  林沖答道:"今日並無一個過往,以此不曾取得。"

  王倫道:"你明日若無投名狀時,也難在這裡了。"

  林沖再不敢答應,心內自己不樂;來到房中討些飯吃了,歇了一夜;次日,清早起來,和小嘍囉吃了早飯,拿了袞刀又下山來。

  小嘍囉道:"俺們今日投南山路去等。"

  兩個過渡,來到林子裡等候,並不見一個客人過往。

  伏到午牌時候,一夥客人,約有三百餘人,結蹤而過,林沖又不敢動手,看他過去。

  又等了一歇,看看天色晚來,又不見一個客人過。

  林沖對小嘍囉道:"我恁地晦氣!等了兩日,不見一個孤單客人過往,如何是好?"

  小嘍囉道:"哥哥且寬心;明日還有一日限,我和哥哥去東山路上等候。"

  當晚依舊渡回。

  王倫說道:"今日投名狀如何?"

  林沖一敢答應,只歎了一口氣。

  王倫笑道:"想是今日又沒了?我說與你三日限,今已兩日了。若明日再無,不必相見了,便請那步下山投別處去。"

  林沖回到房中,端的是心內好悶,仰天長歎道:"不想我今日被高俅那賊陷害流落到此,天地也不容我,直如此命蹇時乖!"

  過了一夜,次日,天明起來,討飯食吃了,把拴那包裡撇在房中,跨了腰刀,提了袞刀,又和小嘍囉下山過渡投東山路上來。

  林沖道:"我今日若還取不得投名狀時,只得去別處安身立命!"

  兩個來到山下東路林子裡潛伏等候。

  看看日頭中了,又沒一個人來。

  時遇殘雪初晴,日色明朗。

  林沖提著樸力,對小嘍囉道:"眼見得又不濟事了!不如趁早,天色未晚,取了行李,只得往別處去尋個所在!"

  小校用手指:"好了!兀的不是一個人來?"

  林沖看時,叫聲"慚愧!"

  只見那個人遠遠在山坡下望見行來。

  待他來得較近,林沖把朴刀桿翦了一下,驀地跳將出來。

  那漢子見了林沖,叫聲"阿也!"

  撇了擔子,轉身便走。

  林沖趕得去,那裡趕得上;那漢子閃過山坡去了。

  林沖道:"你看我命苦麼?來了三日,甫能等得一個人來,又吃他走了!"

  小校道:"雖然不殺得人,這一擔財帛可以抵當。"

  林沖道:"你先挑了上山去,我再等一等。"

  小嘍囉先把擔兒挑出林去,只見山坡下轉出一個大漢來。

  林沖見了,說道:"天賜其便!"

  只見那人挺著朴刀,大叫如雷,喝道:"潑賊!殺不盡的強徒!將俺行李那裡去!灑家正要捉你這廝們,倒來拔虎鬚!"

  飛也似踴躍將來。

  林沖見他來得勢猛,也使步迎他。

  不是這個人來斗林沖,有分教︰梁山泊內,添幾個弄風白額大蟲;水滸寨中,輳幾支跳澗金晴猛獸。

  畢竟來與林沖斗的正是甚人,且聽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