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上樞密韓太尉書    蘇轍
  太尉執事:轍生好為文,思之至深,以為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
而致。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今觀其文章,寬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其氣之
小大。太史公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疏蕩,頗有奇氣。
此二子者,豈嘗執筆學為如此之文哉?其氣充乎其中,而溢乎貌,動乎其言,而見乎其文,
而不自知也。
  轍生十有九年矣。其居家所與游者,不過其鄰里鄉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之間,無高
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然皆古人之陳述,不足以激發其志氣。恐遂
汨沒,故決然捨去,求天下奇聞壯觀,以知天地之廣大。
  過秦漢之故鄉,恣觀終南、嵩、華之高;北顧黃河之奔流,慨然想見古之豪傑。至京師
,仰觀天子宮闕之壯,與倉廩府庫、城池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後知天下之巨麗。見翰林歐陽
公,聽其議論之宏辯,觀其容貌之秀偉,與其門人賢士大夫遊,而後知天下之文章聚乎此也

  太尉以才略冠天下,天下之所恃以無憂,四夷之所憚以不敢發。入則周公、召公,出則
方叔、召虎,而轍也未之見焉。且夫人之學也,不志其大,雖多而何為?轍之來也,於山終
南、嵩、華之高,於水見黃河之大且深,於人見歐陽公,而猶以為未見太尉也!故願得觀賢
人之光耀,聞一言以自壯,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
  轍年少,未能通習吏事。嚮之來,非有取於升斗之祿;偶然得之,非其所樂。然幸得賜
歸待選,使得優游數年之前,將歸益治其文,且學為政。太尉苟以為可教而辱教之,又幸矣

 

華盛頓中學 高一國文科上樞密韓太尉書教師用補充資料洪豊本老師 整理


02/22/2004 01:22:39 PM

《上樞密韓太尉書》南一版

題解與導讀

樞密韓太尉,指韓琦。韓琦曾與范仲淹同守陝邊防禦西夏,有功而同任樞密副使,主持慶曆新政之後,韓琦又擢升為樞密使,掌管全國兵事,相當於秦三公之一的「太尉」之職,故稱之。嘉祐元年,蘇轍與父、兄同至汴京,頗受歐陽脩等人賞識,次年與蘇軾同榜及第,名動京師,卻未曾見過身居要津的韓琦,就寫了這一封情理暢達的自薦信求見。

大凡自薦之文,難脫自我標榜或奉承諂媚之嫌。本篇獨以作文之道入手,以孟子的養浩然之氣與太史公的行天下貫串為文,既已說明自己襟懷之壯闊,又藉「已知」天下巨麗與「已見」歐陽脩,來襯托「未見」韓琦的遺憾,以此逼出求見旨意。構思獨到,自負而不自誇,恭敬而不阿諛。以十九歲的青年而言,實屬難能。讀本篇,除了對作文之道有所幫助之外,對自己求職信函言語的掌握,當有啟發。

原文()

注釋

執事:左右辦事人員。古書信中,用於稱謂之下,表示自己身分低下,只能透過執事人員傳達,而成習用的「敬語」。 

生:讀為ㄒㄧㄥˋ,通「性」。

文者氣之所形:文章是氣質的表現。者,停頓語氣助詞。氣,指個人的氣質、精神特質。形,動詞,表現

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指文章無法透過外在的學習而學會,氣質卻可以透過內在的修養而獲致。

言下之意:只有透過內在的修養,改變氣質,才能提升文章。致:得到。

稱其氣之大小:指文氣和浩然之氣相當。稱,音ㄔㄥˋ,相當。

太史公行天下:太史公,指司馬遷,繼承其父司馬談而為太史公,成史記,人稱太史公。行天下,據史記太史公自序:「二十而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闚九疑,浮於沅、湘,北涉汶、泗,講業齊、魯之都,觀孔子之遺風,鄉射鄒、嶧,厄困鄱、薛、彭城,過梁、楚以歸。」

燕趙:戰國時國名,這裡泛指北方。

蕩:疏暢奔放。,音ㄕㄨ,通「疏」。

見:音ㄒㄧㄢˋ,通「現」,表現。

百氏之書:諸子百家的著作。

恐遂(ㄍㄨˇ)沒:害怕就這樣被埋沒。遂,於此,指不離其鄉,只讀古人陳跡而言。汩沒,沈淪,猶言被埋沒。

決然:猶言斷然。

恣:任意、盡情。

倉廩府庫城池苑囿:倉廩,存放穀物之處。府庫,存放財物的庫房。城池,城牆和護城河。苑囿,種植花木,畜養禽獸以供帝王遊玩的地方。囿,音ㄧㄡˋ

四夷之所憚以不敢發:四夷,四方蠻夷。我華夏民族自居中土,對四方民族視為蠻夷,如東夷、西狄、南蠻、北貊,皆有輕視之意。憚,音ㄉㄢˋ,畏懼。發,指發兵叛亂。

歐陽公指歐陽脩,是當時詩文革新運動的領袖,是蘇轍此次考中進士時的主考官,對三蘇父子提拔甚力。

入則周公召公出則方叔召虎:此借周代四位賢臣以稱頌韓琦之出將入相。周公旦、召公奭皆周武王之輔佐大臣。

方叔、召虎,皆周宣王之名臣,曾經征伐(ㄒㄧㄢˇ)(ㄩㄣˇ)、淮夷有功。

未之見:即「未見之」的倒裝句。

嚮之來:先前來京。嚮,時間副詞,先前。之,句中助詞,無義。

斗升之祿:微薄的俸祿。

偶然得之:指中進士而言。

賜歸待選:指中進士而取得任官資格,等候派任而言。又一說以為指元祐六年制科列四等,派為商州推官而未赴任一事。但元祐六年轍已二十三歲,與次段所言「轍生十有九年矣」語態、語意不符。仍以十九歲中進士之後的「等候分發」之解為是。

優游:閒暇自得,從容生活。

辱教:敬語,相當於「承蒙教誨」。

【語譯】

太尉閣下:

我生性喜歡作文章,對這件事思考得很深入,我認為文章是個人氣質的表現。雖然文章不是光靠學習就作得好,但氣質卻可以透過修養而得到。孟子說:「我善於培養我的浩然正氣。」現在我們看他的文章,寬厚宏博,充塞於天地之間,和他的浩然之氣相當。太史公走遍天下,看遍四海名山大川,和北方豪傑之士交往。所以他的文章疏暢奔放,很有奇偉的氣息。這兩個人,難道光靠拿筆學作這樣的文章,就能到達這一地步嗎?他們的氣質充滿在心中,而流露在外表,反映在言語之中,表現在文字之間,而自己並沒有察覺到。

蘇轍我出生已十九年了,在家中所交往的人,只不過是左鄰右舍鄉里之人,所見識的也不過是百里的景物,沒有高山曠野可以登臨觀賞以開拓自己的胸襟。諸子百家書籍,雖然無所不讀,然而都是古人陳舊的事跡,不足以激發自己的志氣,我害怕就此被埋沒,因而斷然離開家鄉,去探求天下間的奇聞壯觀,以了解天地的廣大。

(離開家鄉之後),我經過秦朝、漢朝的故都,盡情觀賞終南山、嵩山、華山的高峻;北望黃河奔騰的流水,慷慨激昂地想起古代的英雄豪傑。來到京城,仰觀皇帝宮殿的宏偉,以及糧倉、財庫,城池、苑囿的富足與廣大,然後才知道天下是多麼的宏偉壯麗。我也見過翰林學士歐陽公,聽到他宏偉雄辯的言論,看到他秀美奇偉的容貌,和他的門人們交往,然後才知道天下間的文章都匯聚在這裡。

太尉才能謀略天下第一,是天下人所依恃而不必憂慮,也是四方蠻夷所害怕而不敢侵犯的。在朝,就像周公、召公一樣輔佐人君;守邊,就像方叔、召虎一樣的威鎮蠻夷,可是蘇轍我至今還沒有見過您。更何況,一個人求學問,如果不立志於學習那最偉大的,學得再多又有什麼用?我來京城的時候,就山來說,已經見過終南山、嵩山、華山的高峻;就水來說,已經見過黃河的寬廣與深度;就人來說,已經見過歐陽公,可是仍以沒能謁見您為憾事。所以說希望見到賢人的丰采,聽到您的一句話也足以使自己心志壯闊。這樣就算看盡天下的壯觀,也不會再有任何遺憾的事情了!

我還很年輕,還不能通曉作官的事務。先前來京,並不是想要求得一官半職,就算偶然得到(進士資格),也不是我所喜歡的。可是今天中進士而僥倖等待吏部選用,使我能夠用幾年的時間,準備回家努力研究文章,順便學學作官為政的道理。太尉您如果認為我還值得教誨而辱蒙教誨的話,那又是我十分慶幸的事情了!

【深究與鑑賞】

一般應酬文字,在有心吹捧之下,要得到對方的歡心不算太難;但要使得局外人也點頭稱賞,甚至百代以後的文選家都選錄,文評家都擊節稱善,就不容易了。

本篇干謁文字之所以稱頌百代,全在妙於「構思」而已!說穿了,全文只是要說一句話:「我想見您」而已。為什麼想見?因為我來京師連歐陽脩都見過了,卻還沒見過韓公您。為什麼要來京師?因為我想和司馬遷一樣增廣見聞,為什麼要增廣見聞?因為只有增廣見聞才能養氣而形之於文──於是乎「轍生好為文」這一句看似與干謁目的毫無關係的句子,就在九重天外直劈而下,而冠在全文之首了──以上的問答,純就全文的思維預作逆向的推演。說不定,當年蘇轍下筆時,就是這樣「審題」,與「構思」的呢!

第一段,是全文的主意,本質上,他是一段首尾完整的論證。起筆宣示「好為文章」並曾「深思」之後,就提出「文章是氣之所形」的論點。接著用「文不可學」,「氣卻可以養」兩句加以闡釋。先以孟子之善養氣,因而文氣能「稱其氣之大小」為證,照應主題;再舉司馬遷之遍覽名山、大川、奇人,因而「蕩有奇氣」為證。連舉二例之後,以反詰語氣,歸結出二人並未嘗刻意習文,只是氣盛而形於其文,收住首段論證。

第二段,承首段的論證,而自述求學歷程。前半段先寫因家鄉所見者小而離家。後半段寫來京所見,先山後川再講人,完全配合首段寫「太史公行天下」的順序。「人」的部分則著重於文壇盟主歐陽脩及其門人的描繪。這前半段寫「在鄉所見之小」與後半段「來京所見之大」恰成強烈對比,而以「而後知天下文章聚乎此」收住自己的自求開拓。

這「聚乎此」三字,可真是收在刀口上。「此」,指京師,卻不只是歐陽脩門下而已。京師與歐陽門下之間,就只差韓公一人。所以,第三段就完全從這個角度切入。首先,他以「才略冠天下」總冒對韓琦的稱讚;「所恃」、「所憚」兩句,可見其影響之深廣;「入」、「出」兩句,既承「恃」、「憚」之意,又以古之賢臣比之韓琦的出將入相。盛讚之後,一個「且夫」轉折,再次重複前段「求天下奇聞壯觀」之意,以襯托出「猶以為未見太尉也」--就算韓琦是鐵石心腸人,這下恐怕也只有捋鬚微笑,即刻召見了。尤其是這年輕人說得是多麼地委婉啊!他不說求官或求賞識,他只是想要接受我人格的薰陶,他只是要求我一句勉勵他的話而已!而且,這樣就「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聽得韓琦心頭大悅之外,又照應了從司馬遷而來的自求廣識歷程。

走筆至此,文氣斑爛。結尾之前,再作一頓挫。末段,蘇轍改用一種謙虛的筆調重新落筆。至文末才明白說出求教之意,點明題意作結,筆調委婉而又深切旨意。

作者稱讚太史公「蕩而有奇氣」,正可移來稱讚本篇。所謂「奇氣」,指的正是以上所分析的構思布局之奇;而所謂的「疏蕩」,指的是下筆的氣勢而言。他以太史公之行天下落實文氣,又轉化運用到自求廣識的層面上。其文字思想與創作,可謂知行合一。(彭元岐)

 

《上樞密韓太尉書》教學設計                                 

這是一篇「干謁文章」。作者在文中提出了寫文章的獨到見解,很有啟迪作用。既要注意字詞的學習,積累重點實詞和虛詞的用法與意義,又要注意多朗讀,把握文章中的思想感情,特別注意作者所表達的寫作觀點。

 

教學內容和步驟-1

一、導入新課

從下面這首朱慶余的干謁詩說起: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朱慶餘 近試上張水部〉

翻譯:洞房裡昨夜花燭徹夜通明,等待拂曉拜公婆討個好評。打扮好了輕輕問郎君一聲:我的眉畫得濃淡可合時興?

說明:丹飲y余曾得到張籍的賞識,而張籍又樂於薦拔後輩。因而朱慶余在臨應考前作這首詩獻給他,藉以徵求意見。 全詩以「入時無」三字為靈魂。新娘打扮得入不入時,能否討得公婆歡心,最好先問問新郎,如此精心設問寓意自明,令人驚歎。張籍在《酬慶餘》詩中答道:

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

把朱氏比作越州鏡湖的採菱女,不僅長得艷麗動人,而且有絕妙的歌喉,這是身著貴重絲綢的其他越女所不能比並的。文人相重,酬答俱妙,千古佳話,流譽詩壇。

說明:戊o是一首請張籍指教的詩,意即臨近考試了,我的作品會符合考官您的心意嗎?詩寫一個新娘子早上要與丈夫家人見面,妝扮後心奡m惴不安,不知是否合家人心意,便問丈夫,眉畫是否合乎

時尚?作者實則借新娘子來自比,探問自己的詩文是否合主考官之意。

這是一篇有名的干謁詩,但是也沒有明顯干謁的痕跡,很

有些獨到之處。由此,引出本文的教學。

二、作者介紹、釋題

蘇轍介紹:

宋仁宗嘉祐時進士,累官尚書右丞、門下侍郎。王安石變法初期,曾被任命為制置三司條例司的「檢詳文字」官,參與草擬新法。因與呂惠卿不合,對「均輸法」也有意見,被免官。他的作品很多,文集名《欒城集》。他在散文方面的成就不及其父兄,但也有自己的特點,也被列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蘇軾評蘇轍

子由之文,辭理精確,有不及吾;而體氣高妙,吾所不及。

汁擭D:

這篇文章是一篇干謁文章,寫在仁宗嘉祐2年,作者考中了進士以後,時年19歲。這篇文章當中雖然也有些浮誇和阿諛的習氣,但作者把「百氏之書」看作是「古人之陳跡」,不甘「汩沒」,而「求天下奇聞壯觀」,則表現出了一些少年銳氣。論文以為「氣之所形」,而氣則得之於遊覽名山大川和交遊豪俊之士,也有一定的道理。

 

三、教師範讀課文,或者聽朗讀帶

引導學生注意以下字詞的讀音:

「樞密、汩沒、慨然、恣觀、倉廩、苑囿、宮闕、恃以無憂」

仃衩v講解重點字詞。

執事:供使令的人。不直接稱呼對方,而指對方左右管事的人,表示恭敬。

浩氣:博大剛正之氣。

太史公:指司馬遷。

補充

司馬遷,字子長,西漢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南)人。由於史

料不足,司馬遷的生卒年代難以考證準確,約生於漢景帝中元五

年(前145年),卒於漢武帝征和三年(前90年)左右。漢武帝

時期,經濟發展,政權穩固,學術文化空前繁榮,是我國封建社

會的第一個鼎盛時期。在這種情況下,司馬遷繼承父志,承擔起

撰寫《史記》的重任。他二十歲時,曾不畏艱險,出遊祖國的大

江南北,沿途考察了許多名勝古跡,訪問了大量的歷史遺事,為以後編寫《史記》積累了眾多的第一手資料。漢武帝元封三年

BC107年),司馬遷任太史令,開始閱讀皇室所藏典籍,搜集史

料。當他開始撰述《史記》時,因替投降匈奴的李陵辯解,得罪

入獄,慘遭腐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

之所趨異也。司馬遷蒙受奇恥大辱後在《報任安書》中講的這

句名言,表明他置生死於度外,立志修史的決心。此後,他不顧

殘廢的身體和巨大的精神創傷,忍辱發憤,把全部的心血都放在

撰寫《史記》上。漢武帝征和二年前後,司馬遷終於寫成了

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記》。

 

燕趙間豪俊:根據近人高步瀛注說,當指田仁、董仲舒、徐樂等人。

疏蕩:指文章的風格疏暢而又跌宕有勢。

其氣充乎……而不自知

  這是因為他們的浩氣充滿在他們的胸中而流露在他們的形貌之外,體現在他們的言語間而表現在他們的文章中,

而他們自己卻並沒有意識到。

思考:在這一段中,作者提出了一個什麼觀點?

說明提出了「養氣為文」的觀點,認為文章是氣的自然表現;只有通過「養氣」,內在充實,發為文辭,才可以達到文章的最高境界。

思考:文章引用了孟子的話,並舉了太史公的事例,是要說明什麼問題?

說明以孟子和司馬遷作為養氣為文的典範,指出怎樣「養氣」的兩個方面,即內在修養外在閱歷

 

教學內容和步驟-2

要求注意以下重點字詞:

十有九年:即十九歲,「有」通「又」。

鄉黨:泛指鄉里。相傳周朝的制度以五百家為黨,一萬二千五百家為鄉。

黨:古代地方的組織名稱。以五百家為一黨。周禮˙地官˙

大司徒:五族為黨。鄭 玄˙注:族,百家;黨,五百家。禮記˙學記股之教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

鄙:古代地方區域名稱。五百家為鄙。說文解字˙鄙字˙段玉裁

˙注:鄙,五百 家也。周禮˙地官˙遂人:五家為鄰五鄰

為里,四里為酇,五酇為鄙。

無高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自廣,指開闊自己的胸襟。全句意為:沒有高山曠野可供登臨觀覽以開闊自己的胸襟。

恐遂(ㄍㄨˇ)沒:恐怕因此埋沒了自己。

過秦漢之故都:經過了秦、漢的故都。(指咸陽、長安、洛陽一帶)

恣觀終南、嵩、華之高:盡情觀賞了終南山、嵩山、華山的高峻。

北顧黃河之奔流:北望黃河的奔騰巨流。

四夷:指四方各少數民族。

而轍也未之見焉:否定句中代詞做賓語,賓語前置。然而我蘇轍至今還未曾見到您。

 

思考:這一段主要敘述了自己的生平經歷,請簡要複述作者的這一段經歷。

思考:作者敘述這一段經歷,目的是要說明什麼?

說明:這是承第1段進一步闡述自己的觀點。在內在修養和外在閱歷之間,作者更重視外在閱歷的作用,強調了山川形勝、奇聞壯觀的激發和人物交遊的影響對作文的意義。這為後文寫自己想求見韓琦打下基礎。

 

二、學習第34

引導注意以下重點字詞:

且夫人之學也,不志其大:且夫,句首發語詞,可以理解為「況且」;志,有志於。

:即使。

光耀:指人的風采。

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這樣就可以說是飽覽了天下的壯觀。

向之來:指先前來京城應試。(嚮、向),以前。

斗升之祿:指很微薄的俸祿。(斗斛之祿)

待選:等待朝廷選拔。作者當時已經進士及第,取得做官的資格,還須參加吏部考試,考中後才能授官。

優遊:悠閒。

:研究。

辱教:屈尊指教。辱,謙詞,承蒙的意思。

:幸運。

思考:請概括這兩段的中心意思。

說明:這兩段點明了自己求見韓琦的目的。

思考:這本是一篇干謁的文章,看看作者是如何解釋自己求見韓琦的目的的?

說明:在這裡,作者點明自己求見的目的,與他出仕一樣,是想豐富自己的閱歷,「益治為文,且學為政」。這樣說,就巧妙地說明了自己干謁的目的,又不致於落入俗套。

三、整體把握,深入理解

思考:在文中,作者提出的最主要的觀點是什麼?對這個觀點你有過什麼體會嗎?

說明:提出了「養氣為文」的觀點,並通篇圍繞這個觀點行文,既列舉了孟子司馬遷這兩個例子,又有自己的親身經歷為證,使文章觀點得到了充分的支持。

思考:這篇干謁的文章,脫離了一般的習俗之氣,請仔細體會,作者在寫法上有什麼巧妙之處?

說明:作者很巧妙地從自己作文下筆,在論文中表現出自己的識見,以贏得對方的稱賞。全文從論文開始,又在論文中結束,一以貫之,()徐曲折。在提出了「養氣為文」的觀點後,作者順勢而下,點明「養氣」的方法,這樣,後文的求見自然也成為了「養氣」的一個目的所在了,避免了直接求官的尷尬。

四、體會文章語言

教師提示:這篇文章語言鋪張揚厲,筆勢縱橫,體現了蘇轍青年時代的朝氣和銳氣。注意蘇轍寫此文時年僅19歲,卻已顯示出過人的文學才華。

 

《上樞密韓太尉書》教學內容和步驟

一、導入新課

公元1056年,蘇軾、蘇轍兄弟隨父親去京師,在京城得到了當時文壇盟主歐陽修的賞識。第二年,蘇軾、蘇轍兄弟高中進士,「三蘇」之名遂享譽天下。蘇轍在高中進士後給當時的樞密使韓琦寫了一封信,就是《上樞密韓太尉書》。

 

特別注意重點字詞的解釋。並要求學生翻譯幾個重點句子。

如:

1.今觀其文章,寬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其氣之小大。

譯文:現在看他的文章,寬厚宏博,充塞於天地之間,與他氣概的大小相稱。

2.故其文疏蕩,頗有奇氣。

譯文:所以他的文章疏放跌宕,頗有奇偉的氣概。

3.豈嘗執筆學為如此之文哉?

譯文:難道是曾經拿筆學習過寫作這樣的文章嗎?

4.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激發其志氣。

譯文:諸子百家的書,雖然無所不讀,然而其中記載的都是古人的陳跡,不足以激發我的志氣。

5聽其議論之宏辯,觀其容貌之秀偉。

譯文:聽了他宏大而雄辯的議論,見了他清秀而俊偉的容貌。

p天下之所恃以無憂,四夷之所憚以不敢發。

譯文:天下百姓依仗您而平安無憂,四方各族懼怕您而不敢侵擾。

 

五、深入理解,點撥課文內容

問:作者認為寫文章最重要的是什麼?

答:是「氣」,而這種「氣」必須通過修養才能得到。也只有通過「養氣」,內在充實,發為文辭,才可以達到文章的最高境界。

問:作者認為怎樣才能養氣?

答:作者提出了孟子和司馬遷兩個例子,指明了要養氣,一要注意內在修養,二要注意外在閱歷。

問:作者在第2段中大寫特寫自己的遊歷過程,目的何在?

答:目的在於強調外在閱歷對於「養氣」的重要作用,強調山川形勝、奇聞壯觀的激發和人物交遊的影響對作文的意義。

問:這是一篇干謁文章,而作者卻在文中說:「向之來,非有取於斗升之祿。偶然得之,非其所樂。」他這樣說,是否說明他這個人口是心非,非常虛偽?

答:教師首先補充,蘇轍此時已經進士及第,取得了做官的資格,還須參加吏部的考試,考中後才能授官。

關於這個問題的回答,不強求答案的一致,允許學生暢所欲言。但要注意,作者這篇干謁文章與一般的干謁不同,沒有這類文章常見的俗套,通篇無一句求仕進之語。這並不能說他就是口是心非,非常虛偽。

 

列舉另外幾篇著名的干謁詩,引導學生閱讀、欣賞。

◆「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

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

欲濟無舟楫,端居恥聖明。

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望洞庭湖贈張丞相 盂浩然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閨意獻張水部  朱慶餘

 

◆「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

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酬朱慶餘  張籍

要求學生先通觀詩歌大意,把握這幾首干謁詩的寫作特點。

然後比較:這幾首干謁詩與蘇轍的這篇干謁文章有何異

 

《上樞密韓太尉書》───【教學步驟】

方案一

一、導語

同學們,我們都非常熟悉大文學家蘇軾,他的詞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唱出了中秋之夜對胞弟蘇轍的思念

,也唱出了天下所有人美好的心願。蘇軾、蘇轍,還有他們的父親蘇洵,同被列入「唐宋八大家」,堪稱文壇佳話。今天,我們來學習蘇轍19歲時寫下的一篇佳作——《上樞密韓太尉書》。

二、解題

蘇轍,字子由,晚號「穎濱遺老」,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散文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轍博聞強記,勤奮好學,少年時即顯露出出眾的才華。嘉佑元年,蘇轍與父、兄同至汴京,頗得當時文壇盟主歐陽修的賞識,次年與蘇軾同榜考取進士,名動京師。蘇轍踏上仕途後,在對待王安石新政等事當中,表現了卓越的政治才能,但後來因其兄「烏台詩案」的牽累和忤逆了元豐諸臣等而屢遭貶謫,晚年在貶官處許州(今河南許昌)築室定居,自號穎濱遺老。「不復與人相見。終日默坐,如是者幾十年。」(《宋史·蘇轍傳》)有《欒城集》傳世。

樞密韓太尉,即韓琦。當時掌管全國軍事,相當於秦三公之一的「太尉」之職。當年,蘇轍考中進士之後,未得見身居要職、詩文並擅的韓琦,就寫了這封才氣橫溢的自薦信求見。

寫這封請謁書時,蘇轍年方十九,涉世未深、名節未顯,怎樣才能說動名滿天下的韓琦呢?聰敏的蘇轍沒有屈心抑志、奉承阿諛,而是獨從作文之道入手,「更不作喁喁細語,一落筆便純是一片奇氣(金聖歎),一路跌宕蓄勢,高蹈奇崛,巧妙地把干謁求進之事納入文學活動的範圍,顯得高雅拔俗,這不能不讓韓琦對這位初出茅廬的後生刮目相看

文中,蘇轍提出的「文氣說」,強調後天實踐對文學創作的重要性,豐富和發展了中國古代關於「文氣」的文學理論,九百多年來,這篇佳作一直傳誦不衰,深受人們喜愛。

三、研習課文

1.整體感知,理清思路。

請學生自讀課文,掃除字、詞等障礙。

汩沒、恣觀、宮闕、倉廩苑囿、翰林、恃、憚、嵩山)

教師指導學生朗讀課文,請學生邊讀邊思考課文每一段的主要內容。

學生討論後說明:

1段主要闡述自己的文學主張。作者提出「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說明「氣」對於為文的重要性,並以孟子和司馬遷為例來佐證。第2段寫實踐自己文學主張的情況。說自己去鄉遠遊,飽覽了名山大川、秦漢故都、天子宮闕,頓時眼界大開,尤其提到見到歐陽修後的感慨,自然引出想見韓琦的願望。第3段進一步申述想見韓琦的迫切願望。第4段回應開頭,重申「生好為文」的志氣,並以求教之語作結,含蓄得體。

(解說:課文的立意、構思均以奇巧見長,理清文章脈絡有利於重難點的突破。)

2.具體研習。

結合課文和自己的實際,簡單談談對「氣」的理解。

說明

文中的「氣」當是指胸襟氣度,識見情趣,學問閱歷等,「文」不過是「氣」的一種表現形式,「氣」因作者修養的提高、閱歷的豐富而形成,正所謂「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孟子因「善養吾浩然之氣」而寫出「寬厚宏博」的文章,司馬遷因「行天下,周覽四海」而「其文疏蕩,頗有奇氣」。因此,我們在平時的寫作實踐中,應該大量涉獵好的作品,廣泛接觸社會、自然,積極主動地去思考感悟,從「養氣」入手,方是根本之道。

(解說:「文氣說」是第1段的論點,也是全文立意的至高點,理解它,有助於解讀全篇。)

作者的目的是求見韓琦,可為什麼要從為文治學落筆?

明確:為的是給求謁塗上高雅的文學色彩,讓韓琦在賞識蘇轍深刻見地、出眾才華的同時,享受被仰慕、被盛讚的欣悅之感,並讓韓琦知道,他是成全蘇轍養氣為文、「且學為政」的關鍵人物,如此,求謁之事就順理成章。作者始終把最後的目的建立在談氣論文的基礎之上,把自己和韓琦的關係嚴格限定在文學活動範圍之內,這樣非但沒有絲毫的庸俗之感,反而讓人覺得其請求是那樣的堂堂正正、合情合理,那樣難以拒絕。

癒]解說:這是課文的重難點,教師可在學生的自主討論中相機點撥,由求見韓琦這一目的,逆向推導其途徑,便可打開一片天地,領略文章「注意在此,而立言在彼」的妙處。)

聲情並茂地誦讀全篇,體會文章「疏蕩」「有奇氣」的風格,並背誦第12段。

(解說:在誦讀中加深對文章的理解,並落實文言字詞。)

3.欣賞品味

誦讀第2段,品析語言。

說明

2段寫作者遊歷的經過,「決然」一詞寫出他去鄉遠遊時的果斷灑脫、英氣勃勃;「恣觀終南、嵩、華之高」一句,只一「恣」字,便傳神地寫出作者徜徉於名山大川的沉醉之態;「慨然想見古之豪傑」中的「慨然」則生動地傳達了作者追懷往古、蒼涼慷慨的情懷。文中如此精妙恰當的用詞比比皆是。

(解說:在誦讀中涵泳品味,學生可將用得好的詞挑出來品析,教師可用替換詞語的方法,讓學生在比較中加深體會。)

誦讀第3段。第3段怎樣表達想見韓琦的強烈願望?

明確:先頓挫一筆,仍說為學之道,說「不志其大,雖多而何為?」表面上不提求謁,實際上暗示韓琦就意味著「博大」。接著用「於山」、「於水」、「於人」之「已見」襯托「猶以為未見太尉」,至此,在前文充分蓄勢的基礎之上,把太尉擺在了名山大川、文壇盟主之上,真是把敬仰之情說到極致,把誠懇之態寫到極致了。話說到這份上,韓琦又怎能不為之心折?

另外,「於山」、「於水」、「於人」這一組排比句,寫得意氣飽滿,然至「猶以為未見太尉也」,又猛然一剎筆,趁勢把想見韓琦的原委和目的和盤托出,「總是筆勢疏宕之極」。(金聖歎)

(解說:通過誦讀體會文章風格,學生找出相關詞句品析玩味後再讀,讀時注意恰當運用語氣、語調。)

4.課堂練習。

蘇轍用什麼方法打動了韓琦的心?這對同學們今後踏入社會追求上進有什麼指導意義?

(解說:讓學生在品賞美文的同時,得到價值觀、情感態度方面的啟示。)

背誦第12段。

(解說:熟讀成誦,加強文言佳作的誦讀積累,從而增強對語言文字、文學文化的感悟力。)

5.課堂小結。

本文憑借新奇的立意、巧妙的構思、流暢精練的語言、疏朗跌宕的風格而為歷代文選家所鍾愛。如今我們讀這篇文章,在享受它不朽的美學價值的同時,結合我們的學習實踐,還應該有更豐富的體驗。

(解說:從總體上概括內容和藝術特色,並指出讀書還需聯繫實際,務求讀活。)

 

方案二

一、導語

同學們,假如讓你寫一封自薦信給一位有名望的人士,你打算從何入手,打算採用什麼辦法打動對方,讓他接納你?當年,年僅19歲的蘇轍,竟以一篇《上樞密韓太尉書》讓當時身居要職的樞密使韓琦為之擊節稱善,從而對他刮目相看。蘇轍在信中都說了些什麼?怎樣說的?今天,我們就來學習這篇文章。

(解說:聯繫生活實際,創設問題情境,激發學生的閱讀興趣。)

二、解題

讓學生利用課前查找的資料對作者、寫作背景等加以解說。

三、自由朗讀課文,梳理文脈

可設問:文章以什麼問題的闡述貫穿全篇?並以此問題拎起對課文立意構思的理解。

四、品讀課文

由學生找出精彩段落,反覆誦讀,在誦讀中體會文章的精妙。教師在誦讀時可就語氣語調的運用作示範。

 

宋代「文氣論」代表蘇洵、蘇軾、蘇轍父子在韓、柳的基礎上發展了「文氣論」。他們強調作家的獨特藝術風格和文章的獨創性,他們在寫作上不強調「道」,不拘於儒家道義,而重視作者的文學素養和生活閱歷。蘇洵認為要學習聖賢的「出言用意」,其目的是使自己「胸中之言日益多,不能自制」,寫作時能「渾渾乎覺其來之易」,具有深厚的文學素養,取得寫作自由,形成自己的風格。他認為孟子、韓愈各有獨特的文章風格,歐陽修文章「非孟子、韓子之文,而歐陽子之文也」(《上歐陽內翰第一書》)。蘇轍說:「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上樞密韓太尉書》)指出孟子養浩然之氣,文章風格「寬厚宏博」;司馬遷周覽四海,廣交豪俊,文章風格「疏蕩,頗有奇氣」。認為像他們那樣的精神氣質可以努力修養得到,但他們文章的獨特風格卻不能簡單學到。這就把作者的精神氣質與文章的藝術風格區別開來,強調了作者的文學素養和生活閱歷。從而使「文氣論」與文章寫作實踐更緊密地結合起來,突出了個性和藝術性。(周振甫)

 

北宋後期,是宋代散文發展的黃金時代。活躍在當時文壇的有歐陽修所推薦和培植的散文家蘇洵、曾鞏、王安石、蘇軾、蘇轍等人,另有蘇軾門下的六君子陳師道、黃庭堅、秦觀、張耒、晁補之等。這些人中有的雖然所長不專在散文,但他們的散文都有法度、有文采。除了這些和歐陽修直接或間接具有師承關係的人以外,還有其他許多人在散文寫作中都和他們走的是同一條道路,都大體上沿著以歐陽修為代表的北宋古文運動的餘波前進。古文運動,這時已具有極其廣泛的影響。蘇轍對於散文創作,提出了養氣的論點。他說:「太史公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疏蕩,頗有奇氣。」(《上樞密韓太尉書》)要從豐富的閱歷中培養文氣,這是在學道以外提出的新論點。(周念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