軾是北宋詞壇獨樹一幟的大家。他的詞既洗刷了

晚唐五代詞的綺艷遺風,也有別於當時盛行的「柳永風

味」,而形成了「自是一家」的風格,在宋詞發展史上

有重要地位。

        先,蘇軾開拓了詞體的題材領域,將詞作為一種

隨意抒情寫景、無事不入的新詩體,表現獨具個性的人

生體驗和思想感情。他現存約三百多首詞作中,涉及到

感舊懷古、抒情議論、記遊詠物、鄉村風物、山水景色

、朋友贈答諸多題材,完全突破詞為豔體的傳統界限。

        者,蘇詞開創了清曠豪放的詞風,讀其詞「使人

登高望遠,舉首高歌,而逸懷浩氣,超然乎塵垢之外」

(胡寅『酒邊詞 - 序』)蘇詞的豐富題材和獨特風格是相互

聯繫的。


直接

江城子 - 密州出獵
念奴嬌 - 赤壁懷古
水調歌頭 - 中秋懷子由
定風波 - 遇雨後晴
江城子 - 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卜算子 - 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臨江仙 - 夜歸臨皋

先介紹的第一首,是豪放詞的代表之作

<江城子- 密州出獵 >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錦帽貂裘,千騎捲平岡。

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賞析》熙寧八年(1075)任密州知州時作。北宋國勢長

期積弱不振,北方和西北經常受到遼和西夏的侵擾。蘇

軾一貫主張加強國防,抗擊邊患,這首詞就反映了這種

愛國思想。

        的上闋描寫威武雄壯,風馳電掣般的出獵盛況和

全城轟動、圍觀的熱烈場面;下闋直接抒發他希望立功

邊疆,為國效命的壯志豪倩。詞風豪邁粗獷,是蘇軾豪

放詞形成的重要標識。

 

如蘇軾作於黃州赤壁的懷古之作,

更是境界壯闊,氣勢奔放。

念奴嬌 -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賞析》元豐五年(1082)貶官黃州時作。赤壁,這堳

黃岡赤壁。雄奇壯麗的景色,空間時間背景都極為廣

闊,為下闋懷古作好了準備。下闋從懷古歸結到傷今,

緬懷偉大的歷史人物,抒發自己理想同現實的矛盾。全

詞慷慨激昂,蒼涼悲壯,氣勢磅礡,一瀉千里,最能代

表蘇詞的豪放風格,被譽為千古絕唱。

軾的詞還善於藉景寓理,表現深沉複雜的人生感慨,從而形成

清空曠達的風格。如下面這首中秋時作的詞。

水調歌頭 - 中秋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賞析》這首詞是東坡在中秋夜懷念他弟弟子由而作,

先寫中秋的寂寞,繼寫人間的失意,最後安於現實,襟

懷超逸,由景生情,由虛入實,其間章法昭彰,反映出

東坡矛盾心理的轉化過程。

 

如這首

定風波 - 遇雨後晴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賞析》這首詞寫途中遇雨一件小事。為的雖然祇是極

平常的生活細節,卻反映了蘇軾胸懷開朗的一面。

        "一蓑煙雨任平生" 是一種不避風雨,聽任自然的生

活態度。蘇軾這時在貶謫中,在他看來,政治上的晴雨

也是升沉不定的。詞裡似也含有不計較地位得失、經得

起挫折的暗示。

 

東坡的詞中,也有描寫男女情感,風格婉約的詞作。

如這首悼念妻子的

江城子 - 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賞析》這首詞先感慨雙方生死相隔、音容渺

茫,續又轉寫夢中相見的情景。寫得虛寅相映

,哀婉動人。
 

為蘇軾的仕途坎坷,在他的詞作中也經常抒發出一種被貶官之

後的心情。如 <卜算子> 中,反映他初到黃州驚魂未定的情緒。

卜算子 - 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賞析》 這首詞作於元豐三年(1080)貶官黃州後不久。

上闋寫自己深夜不寐,獨自在月下徘徊,只有與孤鴻為

伴;下闋是對孤鴻的特寫,實際是作者以孤鴻自喻,藉

物擬人,抒發了他貶官黃州,無人理解自己的苦悶,表

現了他孤高自賞,不願與世俗同流的精神。

 

在<臨江月>中,更充滿那種想要忘卻功名利祿的心情。

臨江仙 -夜歸臨皋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穀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賞析》這一首名詞大意是:在東坡那兒夜飲剛醒竟又

醉了,蹣跚歸來大約已是三更。家僮的鼾聲就像雷嗚一

樣,幾番敲門都不應,只得拄著枴杖前去江邊聽大江流

淌的聲音。長恨此身不歸我有,不知何時才能忘卻利祿

與功名?夜深風靜水波平,願乘小船從此飄去,到江河海

裡去度過餘生。

 

軾風格多樣,自是一家的詞作,在當時詞壇引起了廣泛回響。

有些文人雖批評蘇軾「以詩為詞,不合本色」,

卻也不同程度地受到蘇詞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