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

      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北宋女詞人李清照生平及作品         後甲國中編寫:汪鳳娥老師

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濟南人,生於宋神宗元豐七年。父親李格非官拜禮部員外郎,寫出來的傑作連東坡都稱道。母親是狀元王拱辰的孫女,亦工詞章。李清照可說是出身書香門第,她從小受了很好的家庭教育,愛自然,好讀書,工繪畫。十八歲時與徽宗朝宰相趙挺之的兒子趙明誠結婚,由於兩人志趣相投,婚後非常幸福美滿。明誠喜歡蒐羅圖書字畫,考訂金石,曾著《金石錄》一書。夫婦以讀書作詩詞為娛樂,將近二十多年的時光,她們過著詩詞唱和,共同研究古代金石字畫的藝術生活。清照這段期間的詞作,多屬閨情,如一剪梅、醉花陰、鳳凰臺上憶吹簫,非常的嫵媚輕倩。到宋朝南渡時,他們是四十六歲,從此入於轉徙流離的生活。過了三年,明誠病逝,她逃難到臺州、溫州、越州、杭州等地,家藏書物,十去八九。五十二歲在杭州作金石錄後跋。以後依附弟弟李迒於金華。紹興三年五月,上胡尚書松年詩謂:「願將血淚寄山河,去灑青州一抔土。」可見其國破家亡的悲哀。國亡家破的痛苦,身世飄零的悲哀深深的影響了她的思想,造成她後期詞作風格的突變,像武陵春、臨江仙、如夢令、聲聲慢,充滿滄涼無常之感,反映出南渡人士辭別鄉土,國亡家破的共同哀情,造成了不朽的文學成就。清照才氣卓越,傾其生命與真性情於詞的創作,她感觸敏銳,重視音律,自出機杼,喜歡白描,善拈眼前事,家常語入詞,偶爾用典卻不泥古,所以黃山谷說她:「以故為新,以俗為雅。」關於李清照的晚年,文學史上並無詳細記載,傳說她曾改嫁張汝舟,後來因張汝舟對她不好而離了婚。這件事情在後世引起許多爭辯。

 

〈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的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註釋】
  1. 將息:調養,休息。

  2. 堪摘:可以採摘。

  3. 怎生:怎樣,怎麼。

  4. 這次第:宋人口語,即這情形,這光景。

  5. 了得:包含得了,概括得了。

【賞析】

這首〈聲聲慢〉詞滿紙嗚咽,愁情重疊。詞的起調用了十四個疊字連貫而下,如珠走玉盤,琴發哀聲。國破夫亡,金兵南侵浙東,女詞人孑然一身,飄泊東南。離鄉背井之苦,少依無靠之悲,一時湧集於心,令人難以釋懷。她渴望尋覓已失去的美好生活,以取得精神上的安慰,而四周一片冷冷清清,使其心境更陷入悽慘悲戚的深淵中。這裡有動作,有感覺,有心境,聲情急促,一氣貫注。詞人經受了多年來悲傷的折磨,體力日衰,對天氣變化十分敏感。「乍暖還寒」,寫出天氣特點;「最難將息」不言哀愁而哀愁自見。他本想借酒取暖、澆愁,無奈酒淡不敵風寒,更觸發了無限傷感。雁過而覺「舊相識」,是因為他們曾從淪陷了的中原家鄉來,這時正往那裡去,所以睹物生情,原以難平靜的心緒又蕩起了層層波瀾。真是新愁未消,舊恨復起。

過片從抬頭見雁轉為低頭看菊,仍緊緊圍繞一個「愁」字展開。黃花堆積滿地,無人摘取,也無人憐惜,其況正與己相似。對景傷情,詞人久坐窗前,不知怎樣度過這即將來臨的淒涼夜間。偏偏又下起了小雨,那點點滴滴的細雨落在梧桐樹上淅淅作響,像是在彈奏一曲哀惋淒清的樂曲,又像是如泣如訴的哀嘆。這一切使她百感交集,愁苦難禁,於是千愁百哀迸為一句,直述這種感覺絕非一個「愁」字所能概括。這結拍兩句,正是其情也苦,其詞也哀。

在語音上,這首詞適應〈聲聲慢〉調「拖音裊娜,不欲輒盡」的聲腔。除了多用疊字外,如夏承燾《唐宋詞欣賞》所指出,還有意多用齒聲字、舌聲字。尤其是從「梧桐」句至結尾「大多字裡,舌音、齒音交相重疊,是有意以這種聲調來表達他心中的憂鬱和悵惘」。

(錄自《詞林觀止》,陳邦炎主編)

〈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堂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