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司馬諫議書
 
 
        某啟:昨日蒙教,竊以為與君實游處相好之日久,而議事每不合,所操之術多異
故也。雖欲強聒,終必不蒙見察,故略上報,不復一一自辯。重念蒙君實視遇厚,於
反覆不宜鹵莽,故今具道所以,冀君實或見恕也。

        蓋儒者所重,尤在於名實;名實已明,而天下之理得矣。今君實所以見教者,以
為侵官、生事、征利、拒諫,以致天下怨謗也。某則以謂:受命於人主,議法度而修
之於朝廷,以授之於有司,不為侵官;舉先王之政,以興利除弊,不為生事;為天下
理財,不為征利;闢邪說,難壬人,不為拒諫。至於怨誹之多,則固前知其如此也。

        人習於苟且非一日,士大夫多以不恤國事、同俗自媚於眾為善。上乃欲變此,而
某不量敵之眾寡,欲出力助上以抗之,則眾何為而不洶洶然?盤庚之遷,胥怨者民也
,非特朝廷士大夫而已。盤庚不為怨者故改其度,度義而後動,是而不見可悔故也。
如君實責我以在位久,未能助上大有為,以膏澤斯民,則某知罪矣,如曰今日當一切
不事事,守前所為而已,則非某之所敢知。

        無由會晤,不任區區向往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