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伯賣鬼

南陽郡人宋定伯,年輕時候,晚上趕路遇上一個。他問是誰,說︰「我是。」間他︰「你又是誰?」宋定伯欺騙他,說︰「我也是。」問︰「要到哪裡去?」回答說︰「要到宛縣的市集去。」說︰「我乜要去宛縣的市集去。」於是一起走了幾里路。

說︰「步行太慢,我們可以互相替換背著走,怎麼樣?」宋定伯說︰「太好了。」就先背宋定伯走了幾里路。說︰「你太重了,也許不是吧?」定伯說︰「我是新鬼,所以身體沉重。」定伯於是又背一點也不重。他們輪流換著背了一次又一次。定伯又說︰「我是新鬼,不知道有什麼該畏懼忌諱的?」回答說︰「只是不喜歡人吐口水。」於是又一起趕路。

路上遇到河,定伯先渡過去,聽它渡水,靜悄悄地一點聲音也沒有。定伯自己渡河,發出嘩啦的響聲。又說︰「為什麼弄出聲音?」定伯說︰「我剛剛死的,還不習慣渡河的緣故。不要責怪我。」快走到宛縣市集,定伯便把扛到肩上,迅速捉住它。大聲呼喊,發出咋咋的叫聲,要求把它放下來。定伯不再聽它的,一直扛到市集中,放在地上,立即變成一隻羊,定伯就把他掉。怕它再變,向它吐了口水。得錢一千五百文就回家了。當時石崇說過一句話︰「定伯賣鬼、得錢千五。」《搜神記》

 

定伯賣鬼

 

在晉朝時,南陽鄉間,有位少年叫宗定伯那時,正是蕭瑟的秋天,大地像灑上霜似的,淒涼無比。定伯家裡忙著收成,大人們無不戰戰兢兢的看待莊稼大事;沒注意到家裡大大小小似乎還套著熱天的短杉短褲,氣候一變,大家都縮著身子,趕在冬藏前把谷子好、收藏起來。等到宗大娘發覺到天涼了,屋子裡的人個個都縮手縮腳的,趕緊叫兒子定伯市集買些布料,好給家裡添些冬衣。定伯一聽可樂了,平常嗜玩的他,這下可逮到機會,可以到城裡見見世面

  因為宗大娘急著要布,定伯趁著天未下山便出發,但他知道兒子貪玩,不斷囑咐他此去要機警點,凡事得謹醒。一路上踏著輕快的步伐,邊東張西望,但到市集需要花上半天的時間,趕路到了路途一半,夜已深,路都有些模糊。忽然,不遠處有格黑影,心理不禁驚了一下,那麼晚怎麼會有人在荒郊野外趕路?只見那人走了過來,劈頭便說:「我是。你是誰?」定伯壓抑著恐懼,了定神,決定先騙這個:「我也是。」「你要到哪裡?」

「我要到南陽市集呢?」

「嘿,我也是要到那,咱們一起去吧!」說罷,兩便同行,走了數里。

「老弟啊,用走的太慢了些,不然咱們輪流相,你覺得如何?」問道。

「那倒是不錯的建議!」定伯說罷,便背起他,走了數里。但心裡狐疑起來。

「你那麼重,難道不是?」

「可能我是新鬼,所以重了些。」接著背起,感覺到的重量輕的有如棉花.

如此輪流數回,定伯想到些事,可以對付這個

「這位大哥,我是新鬼,所以不知道咱們的都怕些什麼忌諱?」

「我們阿,什麼都不怕,就怕別人對我們吐口水。」之後,又走了數里,來到河邊,要到市集得渡河,定伯先請過,只見一會兒便輕鬆度過河,之間涉水的聲音一點都沒有聽到,等到定伯涉河時,「」,水流過衣服發出偌大的聲音,一聽,狐疑了起來,便問:「為何你涉水沒有聲音?」「啊!我剛剛才做鬼,還不習慣涉水渡河,你就別責怪我了吧。」定伯釋道

  一路上,定伯鎮定地和自然談笑,倒也沒起疑心,就在快要到市集時,輪到定伯走了,定伯好說歹說就是不肯,硬是要背在身上走,眼看前面就是市集,定伯加快腳步,往前跑去,一驚,急著要下來,嘴裡囫圇念著些話,急促而尖銳,叫著他放自己下來,但前面走來商人小販,和三三兩兩來買東西的村民,跌坐在地上,情急之下,便化作一隻羊,定伯一看,覺得機不可失,馬上吐了幾口口水,並大笑了起來。「哈哈哈!這樣一來,你這只就成了肥羊!」說著,一邊牽著羊朝布店走去,當然這只肥羊了個好價錢,然後拿了一千五百銀錢回家,宗大娘可高興了,沒想到這貪玩的兒子,竟做了這等聰明的事,不只買了布回來,還賺了一千五百銀錢,街坊鄰居傳成一則趣談。

  這件事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口耳相傳。下次遇著了,可別急著害怕,其實也是滿好騙的呢!

定伯


 

 

干寶

選自《搜神記》卷十六(中華書局1979年版)。《搜神記》是關於神奇怪異故事的書,原書早已散佚,現在流行的不同版本都是後人輯錄的。

閱讀提示

本文虛構了一個人用智謀制服的故事,有滑稽意味。在科學知識比較貧乏、迷信盛行的時代,作者寫人能勝的故事,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南陽2宋伯年少時,夜行逢。問之,言:「我是。」問:「汝復誰3?定伯誑4之,言:「我亦。」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5。」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數里,言:「步行太遲6,可共遞相擔7,何如?定伯曰:「大善8。」便先擔定伯數里。言:「卿太重,

(gān)(生卒年不詳),字令升,晉新蔡(現在河南新蔡)人。2〔南陽〕郡名,在現在河南南陽一帶。3〔汝復誰〕你又是誰。4〔誑〕欺騙。5〔宛(yuān)市〕宛縣(現在河南南陽)的市上。 6〔遲〕緩慢。

將〔將〕或許。2〔略無重〕幾乎完全沒有重量。略,全,幾乎完全。

?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復擔略無重2。如是再三3。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答言:「惟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先渡,聽之,了然4無聲音。定伯自渡,漕5作聲。復言:「何以有聲?定伯曰:「新死,不習6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著7肩上,急執8之。大呼,聲咋咋9然。索下十,不復聽之。徑至宛市中下著地,化為一羊,便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

3〔再三〕多次。4〔了然〕完全。全。5〔漕(cuǐ)〕趟水的聲音。6〔習〕熟悉。7〔著(zhuo)〕附著,加在。8〔執〕持,捉住。9〔咋咋(zeze)〕驚叫的聲音。十〔索下〕要求放開讓他下來。〔聽〕聽從。〔徑〕一直。〔去〕離開(宛市)

練習

  熟讀課文,說說宋定伯這個人物形象的特點。

  聯繫上下文,解釋下列加點的詞。

1P定伯誑之

2P卿太重,將非

3P定伯因復擔略無重

4P定伯便擔著肩上,急執之

5P得錢千五百,乃去

  閱讀下面一段文字,並注意體會其思想意義。

景城有姜三莽者,勇而戇(zhuang,莽撞,心眼直)。一日,聞人說宋定伯賣鬼得錢事,大喜曰:「吾今乃知可縛(捆綁)。如每夜縛一,唾使變羊,曉而牽於屠市,足供一日酒肉資矣。」於是夜夜荷梃執繩(扛著棍棒,拿著繩子),潛行墟墓間,如獵者之伺狐兔,竟不能遇。即素稱有鬼之處,佯醉寢以誘致之,亦寂然無睹。一夕,隔林見數磷火,踴躍奔赴;未至間,已星散去。懊恨而返。如是月餘,無所得,乃止。蓋之侮人,恆(常)乘人之畏。三莽確信可縛,意中已視蔑如(沒有什麼了不起)矣,其氣焰足以懾(震懾,使屈服),故反避之也。(選自《閱微草堂筆記》卷八)

(九年制義務教育語文初中第一冊(人教社))

建中  332  17號  廖淳格   

題解

  


 

 

 本文選自太平御覽引錄之列異傳。列異傳是六朝時期流行的志怪小說。本文內容是隱述宗定伯遇鬼,能鎮定不慌張,用智謀刺探鬼的特性,進而捉鬼、賣鬼的故事。故事情節雖然有點荒誕離奇,但是作者卻能敘述得條理井然,而且充滿了趣味性。

作者

  

 


 

    曹丕,定子桓。漢末淘國詐縣人。生顧漢靈帝中平四年,卒於魏文帝黃初七年,年四十。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代漢自立,為魏文帝。他是著名的詩人、文學評論家、小說家。他主要是生活於建安後期和魏初天下三分已定時期。他的創作題材狹窄,思想單薄。其最大成績是學習樂府民歌,以淺顯的語言形象地抒情,如《雜詩》、《燕歌行》等。其中《燕歌行》,善於細膩委婉地表現思婦的纏綿悱惻的相思之情,語言淺顯清麗,尤能反映曹丕詩歌的一般風格。他的散文《與吳質書》,字句整飭,風格清新流暢,頗為動人。他的《典論論文》,是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第一篇名著。

課文、注釋、翻譯

  


 

南陽宗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曰:「誰?」鬼曰:「鬼也。」鬼問:「卿1.復誰?」定伯欺之,言:「我亦鬼也。」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

共行數裡。鬼言:「步行太極2.。可共迭相擔3.也。」定伯曰:「大善4.。」鬼便先擔定伯數裡。鬼言:「卿太重,將5.非鬼也。」定伯言:「我新死,故重

P.1

耳。」

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死,不知鬼悉何所畏忌?」鬼答言:「唯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命鬼先渡,聽之,了無聲。定伯自渡,漕漼6.作聲。鬼復言:「何以作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爾,勿怪。」

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鬼至頭上,急持之7.。鬼大呼,聲咋咋8.然,索下9.,不復聽之10.。徑至宛市中,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

當時有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1.您,是對第二人稱的尊稱。       2.太疲累了。極,通「急」,疲累的意思。

3.互相輪流背負對方。             4.非常好。

5.可能、或者的意思。             6.ㄘㄠˊ ㄘㄨㄟˇ人涉水時發出的聲音。

7.緊緊抓著他。持,抓住。         8.ㄗㄜˊ,形容鬼叫的聲音。

9.要求放他下來。                 10.答應他。

南陽人宗定伯,年輕時夜裡走路遇到一個鬼。問他是誰,鬼說:"我是鬼。你是誰?"定伯騙鬼說:"我也是鬼。"鬼問定伯上哪兒去,定伯說要去宛市,鬼說也要去宛市,於是就一齊走了好幾裡。鬼說:"步行太慢了,咱倆換著互相背著走,怎麼樣?"定伯說:"太好了。"鬼就先背定伯走了幾裡地。鬼說:"你這麼沈,不是鬼吧?"定伯說:"我是新鬼,所以就重。"定伯背鬼時,背上一點也不重。這樣換著背了好幾次。定伯又問:"我是新鬼,不知道咱們鬼有什麼忌怕的?"鬼說:"鬼最不喜歡人吐唾沫。"於是又一起往前走。前面是條河,定伯讓鬼先過河,鬼過去了,一點也聽不見有水聲。等定伯過時,河水嘩啦啦響。鬼就問:"你過河怎麼還有聲?"定伯說:"我剛死不久,還沒渡過河,所以有聲,別怪我吧。"快到宛市時,定伯就把鬼背到身上,猛地緊緊把鬼抓住。鬼大喊起來,吱吱地叫個不停,讓定伯把他放下來。定伯不聽那套,背著鬼一直進了宛市,把鬼放到地上,鬼變成了一隻羊。定伯就把這只羊賣了,怕它變化,就向它唾了幾口。把羊賣了一千五百錢,定伯拿著錢回家了。當時人們都傳說:"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P.2

魏晉小說

 

 


 

魏晉小說的發展,主要是受了佛教和道教內容的影響,所以這時期的小說內容,多以靈異神怪為主。由於當時的社會中相信人和鬼是共存的,因而文人創作這類小說的目的,在於表達人鬼殊途的看法;至於佛、道教徒創作的目的,則是為了傳播替本身的宗教作宣傳,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相傳為晉朝張華所撰的《列異傳》中記載的定伯賣鬼。《列異傳》這本書,現在雖已失傳,不過以上段記載,卻留在《太平廣記》、《太平御覽》、《法苑珠林》這些書當中。故事中的宗定伯在遇到鬼時,先以新死為新鬼,對鬼界的事情不熟悉為由,打聽鬼的禁忌,而這位真鬼也就毫不懷疑,全盤相告,最後終於被宗定伯以一千五錢賣掉。我們從其中的內容來看,當時的人不僅對鬼不畏懼,而且比鬼還具心機。

賞析

  

 

 
 

這是一篇志怪小說,內容是講一個人遇到鬼、把鬼賣了的故事。

 

本文一開始,介紹故事的主角出場, 接著以宗定伯和鬼對話的方式作人物介紹。宗定伯夜裡獨行遇到鬼,機智沉穩地騙鬼說:「我亦鬼也。」接下來也以對話的方式記敘人、鬼都要去宛市,以及去宛市路上所發生的一些事。在途中,鬼因為背定伯時覺得他太重,而起了疑心,定伯急中生智,騙鬼說自己是剛死不久的新鬼,還好矇混過去了。定伯一路上與鬼同行,心裡其實盤算著:怎樣才能把鬼制服?或是擺脫他?走著,終於心生一計,順著先前的話套出鬼最怕的是:被人吐口水。到了渡水的時候,定伯又差點露出破綻,他還是以自己是新鬼的理由搪塞過去。文章末了寫定伯捉住鬼、把鬼丟在地上,鬼化成羊之後,定伯就把他賣掉了。

 

作者主要以對話的方式、凝鍊的語言來描述故事,中間也插記敘其中人物的行為、動作,以呈顯人、鬼的形象與特性,文字雖然不多,卻敘述了一個完整、生動而具有啟發性的故事。

心得感想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曹丕,相較於他其他作品,以淺顯的語言形象地抒情,如《雜詩》、《燕歌行》等以細膩委婉的文字表現思婦纏綿的相思而語言淺顯清麗,這篇文章顯然就和他其他的作品有許多不同點。

P.3

首先他的題材跳脫了原先狹窄的創作路線,進而以通俗的鬼怪故事來表達其中心思想--人的機智和心機。一般魏晉小說的主旨依上文的說法旨在敘述人鬼殊途的意念,但這篇文章我認為並沒有突顯鬼的存在的意圖,更別說是去說明其和人的殊途之處,而鬼的存在是一種幫襯的作用,用以突顯宗定伯臨機應變的能力。

    曹丕在本篇中唯一承襲以往的地方,就是其淺顯的風格。在曹丕的詩中我們多可見其婉約的詩風,但其不賣弄文字,平實易懂之風仍可見諸。

    以一篇志怪小說而言,本文的流暢度著時應予讚許。從遇鬼、欺鬼,到巧妙的接續前文以欺鬼的理由再來套出鬼話,進而因套出鬼的弱處而賣鬼,全篇因果分明,俐落而無贅處,相較於其他的志怪小說多落入平板無奇、人鬼糾結的情節,本文突顯主題所用的鋪敘手法著實高明。

    魏晉的政治紛亂,盜賊四起,人民生活亦不可能安定;在這樣的環境下,造就了魏晉文學在中國文化史上宗教意味頗重的獨特風格,反映人們因生活痛苦而敬畏鬼神的態度的文章自是不在少數,而本篇所持的態度卻是相反的、鬼是處於弱勢的,這種想法足以供當代人有另一種思考的方式。

   

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