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學蓋

《郁離子》卷下

整理/梓兒

原文:

鄭之鄙人學為蓋(1),三年藝成而大旱,蓋無所用。

乃棄而學桔槔(2)。又三年藝成而大雨,桔槔無所用,則又還為蓋焉。

未幾而盜起,民盡改戎服,鮮有用蓋者。欲學為兵,則老矣。

郁離子見而嗟之曰:「是殆類漢之老郎與!然老與少,非人之所能為也,天也。藝事由己之學,雖失時在命,而不可盡謂非己也。故粵有善農者鑿田以種稻,三年皆傷于澇,人謂之宜洩水以樹黍,弗對而仍其舊,其年乃大旱,連三歲,計所獲則償所歉而贏焉。故曰:『旱斯具舟,熱斯具裘』,天下之名言也。」

(1)蓋:傘也。

(2)桔槔:音結高,汲水的用具。

譯文:

鄭國的一個鄉下人,學習做雨具。花了三年,手藝學成了,但卻碰上了大旱,雨具沒耒麼用處。

於是他放棄做雨具,到去學做汲水的桔槔。又花了三年時,手藝學成了,但卻遇上了大雨,桔槔沒了用處,於是又回過頭來做雨具。

沒多久,盜賊蜂起,百姓全都改穿軍服,很少有用雨具的。他又想學習打造兵器,但是他已老了。

郁離子看到這種情形感概地說:「這大概類似漢代的那位老人吧,只是老與少不是人力所能扭轉的,這是天決定的。學習某種技藝是由自己決定的,雖然學到的技藝派不上用場是由天命決定的,但也不能全說自己沒有一點責任啊!粵地(廣東)有一位善於種地的農夫墾荒種稻米,三年都因澇災而沒有收穫。其他人勸他排水種黍米,他不答應,仍堅持種稻。這一年剛好大旱,接連又旱了兩年,計算他三年種稻的收益,償還了他過去歉收的損失後,仍有結餘。所以說:『旱天準備舟船,熱天準備皮襖。』這真是天下的名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