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節亭記

整理/梓兒

原文:

古人植卉木而有取義焉者,豈徒為好玩而已。故蘭取其芳,諼草取其忘憂,蓮取其出汙而不染。不特卉木也,佩以玉,環以象,坐右之器以攲;或以之比德而自勵,或以之懲志而自警,進德修業,於是乎有裨焉。

會稽黃中立,好植竹,取其節也,故為亭竹間,而名之曰「尚節之亭」,以為讀書遊藝之所,澹乎無營乎外之心也。予觀而喜之。

夫竹之為物,柔體而虛中,婉婉焉而不為風雨摧折者,以其有節也。至於涉寒暑,蒙霜雪,而柯不改,葉不易,色蒼蒼而不變,有似乎臨大節而不可奪之君子。信乎有諸中,形於中,為能踐其形也。然則以節言竹,復何以尚之哉!

世衰道微,能以節立身者鮮矣。中立抱材未用,而由以節立志,是誠有大過人者,吾又安得不喜之哉!

夫節之時義,大易備矣;無庸外而求也。草木之節,實枝葉之所生,氣之所聚,筋脈所湊。故得其中和,則暢茂條達,而為美植;反之,則為瞞為液,為癭腫,為樛屈,而以害其生矣。是故春夏秋冬之分至,謂之節;節者,陰陽寒暑轉移之機也。人道有變,其節乃見;節也者,人之所難處也,於是有中焉。故讓國、大節也,在泰伯則是,在季子則非;守死、大節也,在子思則宜,在曾子則過。必有義焉,不可膠也。擇之不精,處之不當,則不為暢茂條達,而為瞞液、癭腫、樛屈矣。不亦達哉?

傳曰:「行前定則不困。」平居而講之,他日處之裕如也。然則中立之取諸竹以名其亭,而又與吾徒遊,豈苟然哉?

譯文:

古人栽種花草樹木,是有所取義,並非光為好玩就算了的。所以栽蘭花,是取它的芬芳;種諼草,是取它的名字含有忘憂的意思;愛蓮花,是取它能從汙泥堨穸X來,而沒有染上污穢。不只是花草樹木,其他如用玉石做佩帶的飾物,用象牙環圈,用傾斜的器具放在座位右邊做擺設;有的人拿它來比擬美好的德行而自己藉以勉勵,有的人拿它來懲戒不良的私情而自己藉以警惕;這樣,在德業的進修上,就有了幫助。

會稽黃中立,喜歡種竹子,為了取它有節的意思,在竹林堳媬v了一所亭子,起名叫「尚節亭」,作為讀書遊藝的地方,淡泊寧地住著,已經沒有再向外營謀的念頭。我看見了,很喜歡。

竹子這植物,體質不健碩,當中還是空的,那柔弱的樣子卻不會給風雨摧殘折斷,原因是它有節。至於經歷了冬天的嚴寒,夏天的酷熱,遭受了霜雪的侵襲,仍然枝幹不改,葉子不變,顏色依舊青青的,像是守住大節而不可以使他屈服的君子一般。的確,堶惘酗偵礡A表現在外面也是這樣,因為它能使天賦的真性常住在形體媕Y。這樣,就拿節來說明竹子,還有什麼比節更值得崇尚的呢!

世風衰敗了,道德淪喪了,能夠守節立身的也少了。中立有才能還沒有開始施展,卻早早地就立志要守節,這真是具有大過人的地方,我又哪能不高興呢!

關於「節」字的含義,在易經堙A已解釋得十分充分,用不著多加詮釋。花草樹木的節,確實是從枝葉那兒所生,生氣聚在那堙A筋脈也聚在那堙C所以,得到這個節的中和之道,就可以暢旺茂盛,枝條通達,而成為美好的物;得不到這個中和之道,就成為流出汁液、生出贅瘤、枝幹彎曲的壞草木,而戕害了它的生命。這就是一年的春、夏、秋、冬之所以被稱做節的原因;所謂節,就是陰陽寒暑轉移的契機。凡人在人生旅途中遭到變故,他的節就會顯露出來;所謂節,是人很難表現到恰到好處,於是纔有所謂合乎中庸的一個標準。所以:辭讓繼任國王之位,這件事是大節,在泰伯就做對了,在季子就沒做對;防守國土盡忠犧牲,這事也是大節,子思這樣做就適宜了,但曾子這樣做就太過了。必定要看看怎樣纔能合乎義,不可固執。分辨得不精細,處理得不適當,就不能暢達通順,而變成流出汁液、生出贅瘤、枝幹彎曲的了。 這不就差太遠了嗎?

書上記載說:「做一件事,在事前預先計劃好,就不致發生困難。」平日有所研究,一旦遇到事,處理起來就綽綽有餘了。那麼,中立取竹的含義來稱他的亭子,而又和我們這些人交遊,又豈是無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