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柑者言

整理/梓兒

原文:

杭(1)有賣果者,善藏柑(2),涉寒暑不潰,出之燁然,玉質而金色;置于市,賈十倍,人爭鬻之。予貿得其一,剖之,如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乾若敗絮。予怪而問之曰:「若所市於人者,將以實籩豆,奉祭祀、供賓客乎?將衒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為欺也。」

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食吾軀。吾售之,人取之,未聞有言,而獨不足子所乎?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峨大冠、拖長紳者,昂昂乎廟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業耶?盜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廩粟而不知恥;觀其坐坐高堂、騎大馬、醉醉醴而飫肥鮮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然無以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其忿世嫉邪者耶?而託於柑以諷耶?

(1)杭:杭州,本杭縣所轄。地居錢塘江下游北岸,當運河終點,南倚吳山,西臨西湖,風景優秀,甲於全國。

(2)柑(請以台語發音便可知是哪一種水果):常綠灌木,實似橘而圓大,皮色生青熟黃,未經霜時猶酸,霜後甚甜,故名柑子。

【注解】

1.本篇為誠意伯文集中問答語四篇之一。作者以開國元勛,留心經濟,藻鑒群倫。功業文章,兩俱不朽。此篇以觀物憤世之心,剖析物理人事,言覈而辯。鄒守益績文章軌範序曰:「此篇託柑以諷,而世情畢者。覆瓿之文多矣。」

2.寓言根源於諸子,作者借一段故事來烘托他所要表達的意思,做到罕譬而喻。古文家的寓言,便含有世教的意義,像韓愈的圬者王承福傳,柳宗元的種郭橐駝傳、黔之驢等,都是著名的例子。

譯文:

杭州有個賣水果的,很會收藏橙柑,經歷嚴寒和酷暑也不會潰爛,拿出來還是光采鮮亮,質地如溫玉而顏色如黃金。放在市場中,要價比平常高十倍,人們卻爭相購買。我也花錢買了一個,打開來,像有一陣煙撲向口鼻,檢視裡面,發現乾得像破舊的棉絮。我覺得我奇怪,就問他:「你所賣給人的橙柑,是要用來盛在祭器裡祭祀上天、招待賓客的呢?還是炫耀外表來愚弄那些傻子、盲人的呢?這樣騙人,太過分了吧!」

賣橙柑的人笑著說:「我做這種買賣很多年了,我靠著這個養活自己。我賣它,別人買它,沒聽到有人說過什麼話,怎麼只有先生您覺得不滿意呢?世上做欺人之事的,不少啊!難道只有我嗎?先生你沒有仔細想想。現在那些佩掛著兵符,坐在虎皮座褥上的人,威武勇毅得真像是捍衛城池的大將,但是他們真能拿出如孫武、吳起那樣的謀略嗎?那些戴著高大的帽子,垂著大腰帶的人,高傲神氣得也真像朝廷的能臣呀!可是又真能建立如伊尹、皋陶那般的功業嗎?盜賊屢起卻不知去對付,人民困苦卻不知救助,官吏奸邪卻不知禁止,法紀敗壞卻不知整飭,安坐著消耗國家倉庫裡的糧食卻不知羞恥,你看那些坐在高敞的廳堂,騎著壯大的好馬,沈醉在醇粹醲厚的美酒而飽食美鮮味的人,那個不是威嚴得讓人害怕,顯赫得讓人羨慕呢,但是又那裡不是外表像黃金美玉,裡面卻像破舊的棉絮一樣呢!現在先生您不察看這些,卻來察看我的橙柑!」

我默默地,找不出一句話來回應他,回頭想想他的話,很像東方朔那種詼諧滑稽的人,難道他是憤世嫉俗、痛惡奸邪的人,借橙柑來諷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