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原文與譯文 1

 



第一章
1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2
2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3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4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
5 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譯文
1 道可以說,但不是通常所說的道。名可以起,但不是通常所起的名
2 可以說他是無,因為他在天地創始之前;也可以說他是有,因為他是萬物的母親。
3 所以,從虛無的角度,可以揣摩他的奧妙。從實有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蹤跡。
4 實有與虛無只是說法不同,兩者實際上同出一源。這種同一,就叫做玄秘。
5 玄秘而又玄秘啊!宇宙間萬般奧妙的源頭。

第二章
1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
2 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
3 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4 萬物作焉而不為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
5 夫唯不居,是以不去。

譯文
1 天下的人都知道以美為美,這就是醜了。都知道以善為善,這就是惡了。
2 有和無是相互依存的,難和易是相互促成的,長和短互為比較,高和下互為方向,聲響和 回音相呼應,前邊與後邊相伴隨。
3 所以,聖人從事的事業,是排除一切人為努力的事業;聖人施行的教化,是超乎一切言語 之外的教化。
4 他興起萬物卻不自以為大,生養而不據為己有,施予而不自恃其能,成了也不自居其功。
5 他不自居其功,其功卻永恆不滅。

第三章
1 不尚賢,使民不爭。
2 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
3 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
4 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5 常使民無知無慾,使夫智者不敢為也。
6 為無為,則無不治。

譯文
1 不崇尚賢能之輩,方能使世人停止爭鬥。
2 不看重珍奇財寶,方能使世人不去偷竊。
3 不誘發邪情私慾,方能使世人平靜安穩。
4 所以,聖人掌管萬民,是使他們心裡謙卑,腹裡飽足,血氣淡化,筋骨強壯。
5 人們常常處於不求知、無所欲的狀態,那麼,即使有賣弄智慧的人,也不能胡作非為了。
6 遵從無為之道,則沒有不太平之理。

第四章
1 道沖而用之,久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
2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
3 吾不知其誰之子,像帝之先3

譯文
1 道,空虛無形,其大能卻無窮無盡,淵遠深奧啊,像是萬物的祖宗。
2 放棄自以為是的銳氣,擺脫紛紜萬象的迷惑,和於你生命的光中,認同你塵土的本相,你 便能在幽幽之中,看到他那似有似無的存在。
3 我不知道有誰產生他,他先於一切有形之帝。

第五章
1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2 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3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譯文
1 天地不理會世上所謂的仁義,在其看來,萬物是祭神用的稻草狗。聖人也不理會世 上所謂的仁義,在他眼裡,百姓是祭神用的稻草狗。
2 天地之間,不正像一個冶煉的風箱嗎?虛靜而不窮盡,越動而風越多。
3 話多有失,辭不達意,還是適可而止為妙。

第六章
1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
2 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3 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譯文
1 幽悠無形之神,永生不死,是宇宙最深遠的母體。
2 這個母體的門戶,便是天地的根源。
3 冥冥之中,似非而是,延綿不絕,用之不盡。

第七章
1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
2 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3 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

譯文
1 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久,因為它不自貪自益其生,所以能長生。
2 同理,聖人把自己置於最後,他反而在前;把自身置之度外,他反而長存。
3 這不正是由於他無私,反而成全了他的私嗎?

第八章
1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2 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3 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4 夫唯不爭,故無尤。

譯文
1 最高的善像水一樣。水善於滋養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
2 它處身於眾人所厭惡的地方,所以跟道很相近。
3 居身,安於卑下;存心,寧靜深沉;交往,有誠有愛;言語,信實可靠;為政,天下歸 順;做事,大有能力;行動,合乎時宜。
4 唯有不爭不競,方能無過無失。

第九章
1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2 揣而銳之,不可常保。
3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
4 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5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譯文
1 抓在手裡冒尖兒流,自滿自溢,不如罷了吧。
2 千錘百煉的鋒芒,也長不了的。
3 金玉滿堂,你能守多久呢?
4 富貴而驕,是自取災禍啊!
5 大功成了,名份有了,自己便隱去,這正是上天之道。

第十章
1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2 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
3 滌除玄覽,能無疵乎?
4 愛國治民,能無為乎?
5 天門開闔,能為雌乎?
6 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7 生之蓄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譯文
1 誰能使靈魂與真道合一,毫無離隙呢?
2 誰能使血氣變得柔順,像嬰兒一樣呢?
3 誰能洗淨內心的雜念,透亮如明鏡呢?
4 愛民掌權,誰能捨己順道、無為而治呢?
5 運用心智,誰能因應天意、如雌隨雄呢?
6 明白通達,誰能超越人智、擺脫知識呢?
7 那創造並養育這個世界的,他創造養育並不強行佔有,他無所不為卻不自恃其能,他是萬 物之主而不任意宰制。這真是深不可測的恩德啊!

第十一章
1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2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3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4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譯文
1 三十根輻條集中在車軸穿過的圓木上,圓木有空的地方,才對車有用處(可行 走)。
2 揉合黏土製成器皿,上面有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用處(能容納)。
3 為房屋安窗戶,窗戶有空的地方,才對房屋有用處(取光亮)。
4 有形者對人們有利益,是由於無形者的功用啊。

第十二章
1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打獵令人心發狂,難得 之貨令人行妨。
2 是以聖人之治也,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譯文
1 繽紛的色彩使人眼睛昏花,變幻的音響使人耳朵發聾,豐腴的美食使人口味敗 壞,馳騁打獵令人心意狂蕩,珍奇財寶令人行為不軌。
2 所以聖人掌管萬民,是給他們內在的充實,不是給他們外在的愉悅。據此而取捨。

第十三章
1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2 何謂寵辱若驚?寵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
3 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4 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托天下。

譯文
1 得寵和受辱都會內心不安,最大的禍患是看重肉身性命。
2 為什麼說得寵和受辱都會內心不安呢?寵是來自上面的,得到時吃驚,失去時也吃驚,所 以說得寵和受辱都會內心不安。
3 為什麼說最大的禍患是看重肉身性命呢?我有大禍患之憂慮,是因為我有肉身性命要保 全;及至我把肉身性命置之度外,我還有什麼禍患可憂慮呢?
4 所以,捨棄肉身性命去為天下的人,堪為普天下的寄托;捨棄肉身性命去愛天下的人,堪 得普天下的信靠。

第十四章
1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摶之不得名曰微。
2 此三者不可致詰4,故混而為一。
3 其上不 ,其下不昧。
4 繩繩兮不可名,復歸於無物。
5 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惚恍。
6 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
7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譯文
1 看見而不曉得,叫做「夷」;聽到而不明白,叫做「希」;摸索而不可得,叫做 「微」。
2 「夷希微」三者,不可思議,難究其竟,所以它們混而為一。
3 在他之上不再有光明,在他之下不再有黑暗。
4 難以言說的無限延綿啊,又復歸於空虛無物。
5 他是沒有狀態的狀態,沒有形象的形象,叫做恍惚。
6 迎面看不見他的先頭,追蹤抓不著他的尾跡。
7 秉持上古之道,可以把握當今萬有,知道其由來始末,這便是大道的要領了。

第十五章
1 古之善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2 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若冰之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 混兮其若濁。
3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
4 保此道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敝而新成。

譯文
1 古時候善於行道的人,其微妙玄通,真是深不可識。由於深不可識,只好勉強來形 容他:
2 其審慎好像冬天過江,謹守好像畏懼四鄰,恭敬嚴肅如同作客,流逸瀟灑如同化冰,純樸 得好像未經雕琢,曠達得好像高山空谷,敦厚得好像渾沌不清。
3 誰能沉澱混濁的,使之漸漸清澈呢?誰能啟動僵死的,使之徐徐復活呢?
4 持守此道的人,是不會自滿自溢的。唯有不自滿自溢,才能在凋敝死亡中成為新人。

第十六章
1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
2 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
3 歸根曰靜。
4 靜曰覆命。
5 覆命曰常5
6 知常曰明。
7 不知常,妄作,凶。
8 知常容,容乃公,
9 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
10 道乃久,沒身不殆。

譯文
1 內心虛化到極點,持守安靜到純一,我就能在萬物的篷蓬勃勃中,看出其來龍去 脈。
2 萬物紛紜百態,都復歸其本根。
3 回到本根就叫平靜安息。
4 平靜安息便是復歸了真生命。
5 復歸了真生命便是永恆。
6 認識永恆便是光明。
7 不認識永恆,就會任意妄為,後果凶險。知常曰明。
8 認識了永恆,就能萬事包容。萬事包容,就能公義坦蕩。
9 公義坦蕩,則為完全人。完全人,則與天同。與天同,就歸入道了。
10 歸入道,可就長久了,即使肉身消失,依然平安無恙。

第十七章
1 太上,下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2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3 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譯文
1 至高至善的掌權者,人們彷彿感覺不到其存在。次一等的,贏得人們的親近贊 譽。再次的,使人們畏懼害怕。更次的,遭人們侮慢輕蔑。
2 信實不足,才有不信。
3 悠悠然大道之行,無鬚髮號施令,大功告成之後,百姓都視之為自然而然的事,說:我們 本來就是這樣的啊!

第十八章
1 大道廢,有仁義。
2 智慧出,有大偽。
3 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譯文
1 大道廢棄了,才出現仁義。
2 智慧出來了,才有大偽詐。
3 六親不和,才大講孝慈。國家昏亂,才呼喚忠臣。

第十九章
1 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
2 此三者以為文不足,故令有所屬:見素抱樸。
3 少私寡慾,絕學無憂。

譯文
1 棄絕成功與智慧,對人民有百倍的好處。棄絕仁義的說教,人民就會復歸孝慈。棄 絕技巧與功利,就不會有盜賊為患。
2 然而,用這三者作誡律是不夠的,一定要讓人心有所歸屬才行,就是:認識生命的本根, 持定存在的本原。
3 使自我越來越少,使慾望越來越淡。拒絕人間的學問,保持無憂無慮的心。

第二十章
1 唯之與阿,相去幾何?美之與惡,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2 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3 我獨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嬰兒之未孩,  兮若無所歸。
4 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
5 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6 澹兮其若海, 兮若無止。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且鄙。
7 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

譯文
1 恭維與呵斥,相差有多遠?讚美與厭惡,區別在哪裡?人所畏怕的,不能不畏怕啊。
2 荒野啊,廣漠無際!眾人熙熙攘攘,像是在享受盛大的宴席,像是登上了歡樂的舞台。
3 唯獨我渾然無覺,好像不曾開化的樣子;混混沌沌,像初生嬰兒還不知嘻笑的時候;疲憊 沮喪,像是四處流浪無家可歸的人。
4 眾人都自得自滿流溢而出,唯獨我彷彿遺失了什麼。我真是愚笨人的心腸啊!
5 世俗的人個個明明白白,唯獨我一個昏昏然然。世俗的人個個斤斤計較,唯獨我一個馬虎 不清。
6 大水蕩蕩淼如海,高風習習行無蹤。眾人都有一套本事,唯獨我又沒用又頑固。
7 我這樣與眾不同,是把吃喝母親,看得高於一切啊!

第二十一章
1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
2 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3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4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閱眾甫。
5 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

譯文
1 最高的道德形態,是徹底順從道。
2 道作為存在物,完全是恍恍惚惚的。恍惚之中有形象,恍惚之中有實在。
3 在他的深遠幽暗中,有一個精神存在著。這個精神至真至切,充滿了信實。
4 從古到今,他的名字從不消失,好叫人們看到萬物之父。
5 我怎麼曉得萬物之父呢?就是由他而來。

第二十二章
1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2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6
3 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
4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5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譯文
1 受屈辱的,可得成全;受冤枉的,可得伸直;低窪的得充滿,將殘的得新生,缺乏 的便獲得,富有的便迷惑。
2 所以,聖人與道合一,做天下人認識上天的器具。
3 不自以為能看見,所以看得分明。不自以為是,所以是非昭彰。不求自己的榮耀,所以大 功告成。不自以為大,所以為天下王。
4 正因為不爭不競,天下沒有能與之爭競的。
5 古人說「受屈辱必得成全」的話,豈是虛構的嗎?那確實得成全者,天下便歸屬他。

第二十三章
1 希言,自然。
2 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
3 故從事於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
4 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
5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譯文
1 少說話,合乎自在本相。
2 狂風刮不了一清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興起風雨的是誰呢?是天地。天地都不能長久, 何況人呢?
3 所以,從事於道的人就認同道,有德的人就認同德,失喪的人就認同失喪。
4 認同道的人,道便悅納他;認同德的人,德便歡迎他;認同失喪的人,失喪便擁抱他。
5 信心不足,才有不信。

第二十四章
1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2 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
3 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
4 其在道也,曰余食贅形。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譯文
1 翹著腳就站立不住,蹦著高就走不成路。
2 自以為能看見的是瞎子,自以為聰明的是傻子。
3 自我誇耀的徒勞無功,自高自大的不能為首。
4 從道的眼光來看,這些東西像多餘的飯,累贅的事,只會讓人厭惡。有道的人不會這樣 的。

第二十五章
1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2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3 可以為天地母。
4 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
5 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
6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7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譯文
1 在產生天地之前,有一個混然一體的存在。
2 寂靜啊,空虛啊!獨立自在,永不改變。普天運行,永不疲倦。
3 稱得上是天地萬物的母親。
4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姑且寫作「道」,勉強起個名字叫「大」。
5 大,便無限飛逝,飛逝而致遠,至遠而回返。
6 所以道為大,天為大,地為大,人也為大。宇宙中四個為大的,人是其中之一。
7 然而人要以地為法度,地以天為法度,天以道為法度,道以他自身為法度。

第二十六章
1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
2 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3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
4 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譯文
1 重是輕的根基,靜是躁的主人。
2 所以君子每天出行時都帶著輜重。雖有榮華壯觀,他卻安然超脫。
3 然而有的大國君主,只重自身,輕慢天下,以致滅亡。
4 輕浮就會失根,驕躁就會失控。

第二十七章
1 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
2 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
3 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
4 是謂襲明。
5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
6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譯文
1 善於行走的不留蹤跡,善於言辭的沒有暇疵,善於計算的不用器具。
2 善於關門的不用門插,卻無人能開;善於捆綁的不用繩索,卻無人能解。
3 聖人就是這樣一直善於拯救世人,無人被棄之不顧;一直善於挽救萬物,無物被棄之不 顧。
4 這就叫承襲、傳遞光明。
5 所以說,善人是不善之人的老師,不善之人亦是善人的資財。
6 如果不敬重老師,或者不愛惜其資財,那麼,再有智慧也是大大地迷失了。這是一個至關 重要的奧妙啊!

第二十八章
1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
2 為天下溪,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
3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
4 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
5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
6 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
7 樸散則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
8 故大智不割。

譯文
1 知道其雄偉強壯,卻甘守雌愛柔順,而成為天下的溪流。
2 作為天下的溪流,永恆的恩德與他同在,(使人)復歸於純潔的嬰兒。
3 知道其光明所在,卻甘守暗昧,而成為世人認識上天的工具。
4 作為世人認識上天的工具,永恆的恩德至誠不移,(使人)復歸於無限的境界。
5 知道其榮耀,卻甘守羞辱,而成為天下的虛谷。
6 作為天下的虛谷,永恆的恩德充足豐滿,(使人)復歸於存在的本原。
7 這本原化散在不同的人身上,成為不同的器物。聖人使用他們,而成為掌權者。
8 如此,至大的智慧是渾然為一、不可分割的。

第二十九章
1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
2 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3 故物或行或隨,或噓或吹,或強或羸,或載或隳。
4 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譯文
1 想用人為的努力去贏得天下,我看達不到目的。
2 天下是神的器具,不是人為努力就能得著的。人為努力的,必然失敗;人為持守的,必然 喪失。
3 世間是這樣:有佔先前行的,就有尾追不捨的;有哈暖氣的,就有吹冷風的;有促其強盛 的,就有令其衰弱的;有承載的,就有顛覆的。
4 所以聖人擯棄一切強求的、奢侈的和驕恣的東西。

第三十章
1 以道作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
2 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3 善有果而已,不敢以取強。
4 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強。
5 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譯文
1 用道來行使主權的人,不靠武力而稱強天下。用武力總是有報應的。
2 軍隊進駐之地,荊棘便長出來;每逢大戰之後,凶年接著來到。
3 良善自會結果,無須強奪硬取。
4 成了而不矜持,成了而不炫耀,成了而不驕傲,成了像是不得已,成了而不逞強。
5 任何事物一逞強示壯就會老朽,這不是出於道。不是出於道的,是早已注定要死亡了。

第三十一章
1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 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矣。
2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吉事尚左, 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悲哀泣之,戰勝以喪 禮處之。

譯文
1 兵是不吉利的東西,不是君子所使用的。萬不得已而用之,也是以恬淡之心,適可 而止,打勝了也不當成美事。以打勝仗為美事的人,就是以殺人為樂。以殺人為樂的人, 是絕不可能得志於天下的。
2 所謂兵,是不吉利的東西,萬物都厭惡,得道的人不用它。君子平時以左方為貴,戰時以 右方為貴,因為左方表示吉祥,右方代表凶喪。偏將軍在左邊,上將軍在右邊,就是以凶 喪來看待戰事。殺人多了,就揮淚哀悼;打了勝仗,也像辦喪事一樣。

第三十二章
1 道常無名。
2 樸雖小,天下莫能臣。
3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4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
5 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於江海。

譯文
1 道,通常不顯露其名份。
2 存在的本原 即道的本體 雖然精渺微小,天下卻沒有什麼能支配他。王侯若能持守他, 萬物會自動歸順。
3 天地相和,降下甘露,無人分配,自然均勻。
4 宇宙一開始有秩序,就有了名份。既有了名份,人就該知道自己的限度,不可僭越。知道 人的限度而及時止步,就可以平安無患了。
5 道,引導天下萬民歸向自己,就好像河川疏導諸水流向大海。

第三十三章
1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2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3 知足者富。
4 強行者有志。
5 不失其所者久。
6 死而不亡者壽。

譯文
1 能識透別人,算有智慧;能識透自己,才有光明。
2 能戰勝別人,算有力量;能戰勝自己,才是真強。
3 知足的人富有。
4 攻克己身、順道而行的人有志氣。
5 持守本相、不失不離的人可以長久。
6 肉身雖死、生命活著的人才叫長生。

第三十四章
1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
2 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
3 愛養萬物而不為主,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
4 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

譯文
1 大道瀰漫,無所不在,周流左右。
2 萬物都是籍著他生的,他不自誇自詡。大功都是由他而來的,他不彰明昭著。
3 他愛撫滋養萬物,卻不以主宰自居,看起來微不足道的樣子。當萬物都依附歸向他時,他 仍然不以主宰自居,這樣,他的名份可就大了。
4 由於他從始至終不自以為大,這就成就了他的偉大。

第三十五章
1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
2 樂與餌,過客止。
3 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既。

譯文
1 秉持大道之象者,普天下都前往歸向他。普天下都歸向他,也不會互相妨害,反 而得享安息、平安、太平。
2 人間的美樂佳宴,使匆匆過客們沉溺不前。
3 大道出口成為話語,平淡無味,看起來不起眼,聽起來不入耳,用起來卻受益無窮。

第三十六章
1 將欲歙之,必故張之。將欲弱之,必故強之。將欲廢之,必故興之。將 欲取之,必故與之。是謂微明。
2 柔弱勝剛強。
3 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譯文
1 要收斂的,必先張馳一下。要削弱的,必先加強一下。要廢棄的,必先興起一會 兒。要奪取的,必先讓與一點兒。這是微妙的亮光。
2 柔弱的勝於剛強的。
3 魚不能離開水(而上岸),國家的主權和勢能也無法(離開道)向人展示清楚。

第三十七章  1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 2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3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慾。 4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譯文
1 道,通常看起來無所作為的樣子,實際上沒有一件事物不是他成就的。
2 王侯若能持守他,就一任萬物自己變化。
3 變化中有私慾發作,我便用那無以名狀的本原來鎮住。在這個無以名狀的本原裡,慾望將 斷絕。
4 慾望斷絕、人心平靜了,天下自然便安穩了。

第三十八章
1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2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無為而有以為。
3 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
4 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
5 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6 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 取此。

譯文
1 道德高尚的人,不必以道德誡命來自律,因為他內心自有道德。道德低下的人, 需要恪守道德誡命,因為他內心沒有道德。
2 道德高尚的人是無為的,其道德不是刻意為了實現什麼。道德低下的人是在追求道德,其 道德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
3 有大仁愛的人,是在追求仁愛,卻不是刻意實現某種目的。有大正義的人,是在追求正 義,而且其正義是為了實現某種目的。
4 有大禮法的人,是在追求禮法,卻沒有人響應,就掄起胳膊去強迫人了。
5 所以,喪失了大道,這才強調道德;喪失了道德,這才強調仁愛;喪失了仁愛,這才強調 正義;喪失了正義,這才強調禮法。所謂禮法,不過表明了忠信的淺薄缺乏,其實是禍亂 的端倪了。
6 所謂人的先見之明,不過採摘了大道的一點虛華,是愚昧的開始。所以,大丈夫立身於豐 滿的大道中,而不站在淺薄的禮法上;立身於大道的樸實中,而不站在智慧的虛華上。據 此而取捨。

第三十九章
1 昔之得,一者。
2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 貞。
3 其致之也,謂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廢;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 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正,將恐蹶。 4 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谷。此非以賤為本邪?非乎?故致 譽無譽。
5 是故不欲  如玉,珞珞如石。

譯文
1 古人所得的,是一(唯一者,原初者,化一者,即道)。
2 天空得一而清虛,大地得一而安穩,神祇得一而顯靈,江河得一而流水,萬物得一而生 長,王侯得一而天下歸正。
3 推而言之:天空若不清虛,恐怕要裂開了;大地若不安穩,恐怕要塌陷了;神祁若不顯 靈,恐怕要消失了;江河若不流水,恐怕要乾枯了;萬物若不生長,恐怕要滅絕了;王侯 不能使天下歸正,恐怕要跌倒了。
4 貴是以賤為本體的,高是以低為基礎的。所以王侯都自稱孤家、寡人、不善。這不正是以 賤為本體嗎?不是嗎?所以最高的榮譽恰恰沒有榮譽。
5 所以不要追求晶瑩如美玉,堅硬如頑石。

第四十章
1 反者道之動7,弱者道之用。
2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譯文
1 相反,是道的運動所在。柔弱,是道的力量所在。
2 天下萬物都生於實有,實有出自虛無。

第四十一章
1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 不足以為道。
2 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類,
3 上德若谷,大白若辱,
4 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真若渝, 5 大方無隅,大器晚成,
6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7 道隱無名。夫唯道,善貸且成。

譯文
1 優秀的人聽了道之後,勤勉地遵行。一般的人聽了道之後,仍是似懂非懂、若有若 無的樣子。俗陋的人聽了道之後,大聲嘲笑。若不被這種人嘲笑,那還叫真道嗎?
2 所以《建言書》上說:道是光明的,世人卻以為暗昧。在道里長進,卻似乎是頹廢。在道 裡有平安,看起來卻像是艱難。
3 至高的道德卻好像幽谷低下,極大的榮耀卻好像受了侮辱,
4 寬廣之德卻被視若不足,剛健之德視若苟且,實在的真理視若虛無,
5 至大的空間沒有角落,偉大的器皿成形在後,
6 聲音太大時,人在其中就聽不到什麼;形象太大時,人在其中就看不到什麼。
7 道是隱秘的;然而只有道,善施與、又能成全。

第四十二章
1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8
2 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9
3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為稱。
4 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
5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譯文
1 道先於萬物而自在,這是他的實在,稱為一。道被言說為道,這是他的名份,稱為 二。道的實在,能被言說為道的名份,是因為他有表象,稱為三。三而一的道生養了萬 物。
2 萬物都有背道之陰和向道之陽,兩者相互激盪以求平和。
3 人們所厭惡的,不就是孤、寡、不善嗎?王公卻用這些字眼兒自稱。
4 所以,有時求益反而受損,有時求損反而獲益。
5 先人教我的,我也用來教你們:自恃其強、偏行己路的人絕沒有好下場。這句話,就作為 教訓的開始。

第四十三章
1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
2 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3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

譯文
1 天下最柔弱的,駕御、馳騁於天下最堅強的。沒有實體的,進入沒有空隙的。
2 我由此便知道無為的益處。
3 這種無言的教化,無為的益處,天下很少有人能得著啊!

第四十四章
1 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
2 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3 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譯文
1 名聲與生命,哪一樣與你更密切呢?生命與財富,哪一樣對你更重要呢?得著世 界與喪失生命,哪一樣是病態呢?
2 貪得無厭的人必有大損害,囤積財富的人必有大失喪。
3 所以,知道滿足,便不受困辱;知道停止,才能免除危險,可以得享長久的生命。

第四十五章
1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2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
3 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

譯文
1 那完善至極的,看起來卻好像欠缺的樣子,然而永不敗壞。那豐盈四溢的,看起來 卻好像虛無的樣子,然而用之無窮。
2 最正直的好像彎曲,最聰明的好像愚拙,最善辯的好像口訥。
3 安靜勝於躁動,一如寒冷抵禦炎熱。唯有清靜,是天下的正道。

第四十六章
1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2 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譯文
1 天下有道的時候,最好的戰馬卻用來種地。天下無道的時候,懷駒的母馬也要上戰 場。
2 最大的禍害就是不知足,最大的罪過就是貪婪。所以,以知足為滿足的人,其滿足是永恆 的。

第四十七章
1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
2 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

譯文
1 不出屋門便可知天下,不望窗外便可見天道。出去的越遠,知道的越少。
2 所以聖人不必經歷便知道,不必看見就明白,不靠努力而成就。

第四十八章
1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
2 無為而無不為。
3 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譯文
1 追求知識會越來越膨脹自負,追求真道會越來越謙卑虛己。一直謙卑虛己下去,就 可以達到無為的境界了。
2 在無為的境界裡,便可以無所不為了。
3 得天下常常是靠無事,倘若極盡其能事,便不能得天下了。

第四十九章
1 聖人無常心10,以百姓心為心。
2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3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
4 聖人在天下,歙歙焉11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譯文
1 聖人沒有一己之心,而是一心為了百姓的心。
2 良善的人,以良善待他;不良善的人,也以良善待他,從而結出良善的果子。
3 信實的人,以信實待他;不信實的人,也以信實待他,從而結出信實的果子。
4 聖人在天下,以其氣息使人心渾然純樸。百姓們全神貫注,凝視凝聽,聖人則把他們當嬰 孩看待。

第五十章
1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於死地,亦十有 三12
2 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3 蓋聞善攝生者,路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用其爪,兵無所容 其刃。
4 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譯文
1 人一生出來,就進入了死亡。人以四肢九竅活著,人以四肢九竅死去,人以這四 肢九竅,將自己的生命送到死地。
2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世人太貪婪今生的享樂了。
3 聽說善於得到並持守真生命的人,行路不會遇到老虎,打仗不會受到傷害。在他面前,凶 牛不知怎麼投射它的角,猛虎不知怎麼撲張它的爪,敵兵不知怎麼揮舞他的刀。
4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已脫離了死亡的境地啊!

第五十一章
1 道生之,德13蓄之,物形之,勢成之。
2 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
3 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
4 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亭之毒之,養之覆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 是謂玄德。

譯文
1 萬物都是由道所生,又有恩德去蓄養,化育為物形,得勢而成長。
2 所以萬物沒有不敬畏大道、不珍惜恩德的。
3 大道的可敬和恩德的可貴,在於他不是情動一時、令出一時,乃是自然而然、永恆如此。
4 所以說,道生出萬物,又以恩德去蓄養,使它們成長髮育,給它們平安穩定,對它們撫愛 保護。然而他這樣創造養育卻不強行佔有,他這樣無所不為卻不自恃己功,他是萬物之主 卻不任意宰制,這可真是深不可測的恩德啊!

第五十二章
1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
2 既得其母,以知其子。
3 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
4 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救。
5 見小曰明,守柔曰強。
6 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是為襲常。

譯文
1 世界有一個開始,那開始的,就是世界的母親。
2 既曉得有一位母親,就知道我們是兒子。
3 既知道我們是兒子,就應當回歸守候母親。若能這樣,縱然身體消失,依舊安然無恙。
4 塞住通達的感官,關閉認識的門戶,你就終身不會有勞苦愁煩。敞開你的通達感官,極盡 你的聰明能事,你便終生不能得救了。
5 能見著精微才叫明亮,能持守柔順才叫強壯。
6 藉著大道灑下的光亮,復歸其光明之中,就不會留下身後的禍殃了。這就是承襲永恆、得 著永生的意思。

第五十三章
1 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
2 大道甚夷,而人好徑。
3 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服文采,帶利劍,厭飲食,財貨有餘,是為盜誇。非道也哉!

譯文
1 這使我對大道確信不疑,行於其中,唯恐偏失。
2 大道非常平安,世人卻偏行險路。
3 朝廷已很污穢,田園已很荒蕪,糧倉已很空虛,卻穿著華美的服飾,佩戴鋒利的刀劍,吃 膩佳餚美味,囤積金銀財寶,這不就是強盜頭子嗎?這個背離大道的世代啊!

第五十四章
1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
2 子孫以祭祀不輟。
3 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於家,其德乃余。修之於鄉,其德乃長。修之於邦,其德乃 豐。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
4 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邦觀邦,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 此。

譯文
1 完善的建造者,其建造的不能拔除。完善的保守者,其保守的不會失落。
2 應當祭祀敬拜這完善者,子子孫孫永不停息。
3 一個人若這樣,他身上的恩德必真實無偽。一家若這樣,這一家的恩德必充實有餘。一鄉 若這樣,這一鄉的恩德必深遠流長。一國若這樣,這一國的恩德必豐滿興隆。若以此教化 天下,其恩德必普行於天下。
4 所以,將上面的道理用於一身,則知一身;用於一家,則知一家;用於一鄉,則知一鄉; 用於一國,則知一國;用於天下,則知天下。我從何知曉天下之事呢?就是從這裡。

第五十五章
1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
2 毒蟲不螫,猛獸不據,攫鳥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作。精之至也。終 日號而不嗄,和之至也。
3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
4 益生曰祥,心使氣曰強。
5 物壯則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已。

譯文
1 道德豐厚的人,就像赤裸的嬰兒一樣。
2 毒蟲不蟄他,猛獸不咬他,凶鳥不傷他。他的筋骨柔弱,卻抓得牢握得緊。他不懂男女交 合之事,生殖器卻常硬朗,這是精氣純全的緣故啊!他終日哭叫而不啞,這是天然合和的 緣故啊!
3 認識天然合和就叫做認識永恆,認識永恆就叫做認識光明。
4 使生命更豐盛就叫做福祥,心靈掌管血氣就叫做強壯。
5 相反,物質的東西一壯大就會老朽,不合乎永恆之道。不合乎永恆之道的,是早已注定要 死亡了。

第五十六章
1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2 塞其兌,閉其門,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
3 故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故為 天下貴。

譯文
1 知「道」者不好說,好說者不知「道」。
2 塞住通達的感官,關閉受惑的門戶,放棄自以為是的銳氣,擺脫紛紜萬象的迷惑,和於你 生命的光中,認同你塵土的本相,這就是深奧玄妙的同一境界了。
3 不能進入這個境界,才產生親近和疏遠,才會有利益和損害,才分出高貴和低賤。所以, 唯有這個境界才是真正可貴的。

第五十七章
1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2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民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盜賊多 有。
3 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慾而民自樸。

譯文
1 以恆常的法度治理國家,以出奇的策略用兵打仗,以無為之道得天下。我何以知道 這一層道理呢?你們看:
2 天下越多禁令,人民越是貧窮。人們的利器越多,國家越是混亂。人的技巧發達了,千奇 百怪的事就出現了。法令越是彰明,罪犯就越多。
3 所以聖人說,我無為,民心自然歸化。我好靜,民心自然框正。我無事,我民自然富有。 我無慾,我民自然純樸。

第五十八章
1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2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
3 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4 是以聖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譯文
1 一國的政治渾然無覺,其人民便純樸敦厚。一國的政治明察秋毫,其人民便尖刻澆 薄。
2 禍患啊,帶來福份;福份啊,隱含著禍患。誰能知曉其中的奧秘呢?
3 本來正常的,又變得荒誕。以為良善的,又成為邪惡。這種現象令人迷惑不解,已經很深 很久了。
4 所以,聖人行為方正,卻不以此審判別人;心思銳利,卻不因此傷害別人;品性絹直而不 放肆;明亮如光卻不炫耀。

第五十九章
1 治人事天,莫若嗇。
2 夫為嗇,是謂早服。
3 早服,謂之重積德。
4 重積德,則無不克。
5 無不克,則莫知其極。
6 莫知其極,可以有國。
7 有國之母,可以長久。
8 是謂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

譯文
1 治理人事,侍奉上天,最重要的是惜愛。
2 唯有惜愛,是警醒預備。
3 警醒預備,即所謂厚積恩德。
4 厚積恩德,則無往而不克。
5 無往而不克,則力量無限。
6 力量無限,就可以治理國家了。
7 國家若有母親,就可以長久。
8 (母親)就是那根深蒂固、永生盼望之道。

第六十章
1 治大國,若烹小鮮。
2 以道蒞天下,其鬼不神。
3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
4 非其神不傷人,聖人亦不傷人。
5 夫兩不相傷,故德交歸焉。

譯文
1 治理大國,要像煎小魚一樣。
2 以道來統轄天下時,鬼怪不作祟於人。
3 不僅鬼怪不作祟於人,神祇也不傷害人。
4 不僅神祇不傷害人,聖人也不傷害人。
5 這樣,兩相和好,互不傷害,德就交匯融合於道,歸入其源頭了。

第六十一章
1 大國者若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
2 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
3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國不 過欲兼蓄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為下。

譯文
1 大國如果謙卑處下,慈柔如母,就能成為天下匯歸之處。
2 母性常常勝於雄性,就在於她能安安靜靜,處身卑下。
3 所以大國若對小國謙卑處下,便能得著小國的信賴。小國若對大國謙卑處下,便能得著大 國的信任。所以,或者因謙卑處下而得著,或者因謙卑處下被得著。大國不過想兼蓄小國 ,小國不過想見容於大國。若要讓兩者都得著自己所謀求的,大國謙卑處下是最要緊的。

第六十二章
1 道者,萬物之奧14>。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15
2 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棄之有?
3 故立天子,置三公,雖有拱璧,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
4 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不曰有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為天下貴。

譯文
1 道是萬物的主宰,善人的寶貝,罪人的中保。
2 美好的言詞固然可以博取尊榮,美好的行為固然使人得到敬重,然而人的不善怎能被剔除 棄絕呢?
3 所以,就是立為天子,封為三公(太師、太傅、太保),財寶無數,榮華加身,還不如坐 進這大道裡呢!
4 古時候為什麼重視道呢?不就是因為在他裡面,尋求就能得著,有罪能得赦免嗎?所以道 是天下最尊貴的啊!

第六十三章
1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
2 大小多少,抱怨以德。
3 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
4 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5 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
6 是以聖人猶難之,故終無難矣。

譯文
1 把清靜無為當成作為,以平安無事作為事情,用恬淡無味當作味道。
2 以小為大,以少為多,以德報怨。
3 在容易之時謀求難事,在細微之處成就大事。天下的難事,必從容易時做起;天下的大 事,必從細微處著手。
4 所以,聖人自始至終不自以為大,而能成就其偉大的事業。
5 輕易的許諾,必不大可信;看起來容易的,到頭來必難。
6 所以,聖人猶有艱難之心,但終無難成之事。

第六十四章
1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泮,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 亂。
2 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3 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
4 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
5 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譯文
1 安然平穩,便容易持守;未見兆端,可從容圖謀。脆弱不支的,容易瓦解;細微 不顯時,容易消散。要趁事情未發生時努力,要趁世道未混亂時治理。
2 合抱的粗木,是從細如針毫時長起來的;九層的高台,是一筐土一筐土築起來的;千里的 行程,是一步又一步邁出來的。
3 人為努力的,必然失敗;人為持守的,必然喪失。所以,聖人不是靠自己的作為,就不失 敗;不是自己努力去持守,就不喪失。
4 世人行事,往往是幾近成功的時候又失敗了。到最後一刻還像剛開始時一樣謹慎,就不會 有失敗的事了。
5 所以,聖人要世人所遺棄不要的,而不看重世人所珍惜看重的;聖人學世人以為愚拙而不 學的,將眾人從過犯中領回來。聖人這樣做,是順應萬物的自在本相,而不是一己的作為 。

第六十五章
1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2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3 知此兩者亦稽式。常知稽式,是謂玄德。
4 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順。

譯文
1 古時善於行道的人,不是使世人越來越聰明,而是使世人越來越愚樸。
2 世人所以難管理,就因為人的智慧詭詐多端。所以若以人的智慧治理國家,必然禍國殃 民;若不以人的智慧治理國家,則是國家的福氣。
3 要知道,這兩條是不變的法則。能永遠記住這個法則,就叫至高無上的恩德。
4 這至高無上的恩德啊!多麼奧妙,多麼深遠,與一般事理多麼不協調,甚至大相逕庭,然 而,唯此才是通向大順的啊!

第六十六章
1 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
2 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
3 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
4 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譯文
1 大江大海能匯聚容納百川流水,是因為它所處低下,便為百川之王。
2 若有人想在萬民之上,先得自謙為下;要為萬民之先,先得自卑為後。
3 聖人正是這樣,他在上,人民沒有重擔;他在前,人民不會受害。所以普天下都熱心擁戴 而不厭倦。
4 他不爭不競,謙卑虛己,所以天下沒有人能和他相爭。

第六十七章
1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
2 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3 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4 今捨慈且勇,捨儉且廣,捨後且先,死矣。
5 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譯文
1 世人都說我的道太大,簡直難以想像為何物。正因為他大,才不具體像什麼。若具 體像什麼,他早就藐小了。
2 我有三件寶貝,持守不渝。一是慈愛,二是儉樸,三是不敢在這世上爭強好勝,為人之 先。
3 慈愛才能勇敢,儉樸才能擴增,不與人爭強好勝,才能為人師長。
4 當今之人,失了慈愛只剩下勇敢,失了儉樸只追求擴增,失了謙卑只顧去搶先,離死亡不 遠了!
5 慈愛,用它來征戰就勝利,用它來退守必堅固。上天要拯救的,必以慈愛來護衛保守。

第六十八章
1 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與,善用人者為之下。
2 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

譯文
1 真正的勇士不會殺氣騰騰,善於打仗的人不用氣勢洶洶,神機妙算者不必與敵交 鋒,善於用人者甘居於人之下。
2 這就叫不爭不競之美德,這就是得人用人之能力,這就算相配相合於天道。上古之時便如 此啊!

第六十九章
1 用兵有言:「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是謂行無行,攘 無臂,執無兵,扔無敵。
2 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幾喪吾寶。
3 故抗兵相若,哀者勝矣。

譯文
1 用兵者有言:「我不敢主動地舉兵伐人,而只是被動地起兵自衛;我不敢冒犯人 家一寸,而寧肯自己退避一尺。」這樣,就不用列隊,不必赤臂,不需武器,因為天下沒 有敵人了。
2 最大的禍害是輕敵,輕敵幾乎能斷送我的寶貝。
3 所以若兩軍對峙,旗鼓相當,那悲傷哀慟的一方必勝無疑。

第七十章
1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2 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有知,是以不我知。
3 知我者希,則我者貴。
4 是以聖人被褐而懷玉。

譯文
1 我的話很容易明白,很容易實行。天下的人卻不能明白,不能實行。
2 (我的)話有根源,(我的)事有主人。你們自以為有知識,所以不認識我(的話和我的 事)。
3 明白我的人越是稀少,表明我所有的越是珍貴。
4 所以聖人外表是粗麻衣,內裡有真寶貝。

第七十一章
1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
2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3 聖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譯文
1 知道自己無知,最好。無知卻自以為知道,有病。
2 只有把病當成病來看,才會不病。
3 聖人不病,就是因為他知道這是病,所以不病。

第七十二章
1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
2 無狎其所居,無厭其所生。夫唯不厭,是以不厭。
3 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故去彼取此。

譯文
1 當人民不再敬畏任何人的權威時,真正的大權威就來到了。
2 不要妨害人們的安居,不要攪擾人們的生活。只要不令人們生厭,人們就不會厭惡權威。
3 所以,聖人深知自己,卻不自我炫耀;他珍愛自己,卻不自我尊貴。

第七十三章
1 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此兩者,或利或害。
2 天之所惡,孰知其故?
3 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 然而善謀。
4 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譯文
1 有勇氣自恃果敢,冒然行事的,必死。有勇氣自認怯懦,不敢妄為的,得活。這兩 種勇氣,一個有利,一個有害。
2 上天所厭惡的,誰曉得個中原委呢?
3 上天的道,總是在不爭不競中得勝有餘,在無言無語中應答自如,在不期然時而至,在悠 悠然中成全。
4 上天的道,如同浩瀚飄渺的大網,稀疏得似乎看不見,卻沒有什麼可以漏網逃脫。

第七十四章
1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2 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執而殺之,孰敢?
3 常有司殺者殺,夫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斬。夫代大匠斬者,希有不傷其手矣。

譯文
1 人民若不怕死,以死來恫嚇他們又有什麼用呢?
2 如果先使人民懼怕死亡,有為非作歹的人再處死,這樣誰還敢為非作歹呢?
3 冥冥永恆中,已有一位主宰生殺予奪的。企圖取而代之去主宰生殺予奪的人,就好像外行 人代替木匠砍削木頭。代替木匠砍削木頭的人,少有不傷著自己手的。

第七十五章
1 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
2 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
3 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
4 夫唯無以生為者,是賢於貴生。

譯文
1 人民吃不飽,是因為統治者吃稅太多,所以吃不飽。
2 人民不好管,是因為統治者人為造事,所以不好管。
3 人民不在乎死,是以為他們追求今生太過份,以致不在乎死。
4 所以,唯有不執著於今生享樂的,比那些過份看重今生的人更高明。

第七十六章
1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
2 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3 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4 是以兵強則滅,木強則折。
5 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譯文
1 人活著的時候,身體是柔弱的,一死就僵硬了。
2 草木活著得時候,枝葉是柔脆的,一死就枯槁了。
3 所以堅強的,屬於死亡;柔弱的,屬於生命。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4 軍隊一強大就要被消滅了,樹木一強盛就要被砍伐了。
5 強大的處於下勢,柔弱的處於上勢。

第七十七章
1 天之道,其猶張弓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 之。
2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3 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4 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

譯文
1 上天的道,不就像張弓射箭一樣嗎?高了向下壓,低了向上舉,拉過了鬆一鬆, 不足時拉一拉。
2 上天的道,是減少有餘的,補給不足的。人間的道卻不這樣,是損害不足的,加給有餘 的。
3 誰能自己有餘而用來奉獻給天下呢?唯獨有道的人。
4 所以,聖人做事不仗恃自己的能力,事成了也不視為自己的功勞,不讓人稱讚自己有才 能。

第七十八章
1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
2 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3 是以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為天下王16
4 正言若反。

譯文
1 天下萬物中,沒有什麼比水更柔弱了。然而對付堅強的東西,沒有什麼能勝過水 了。這是因為水柔弱得沒有什麼能改變它。
2 這個柔弱勝剛強的道理,天下的人沒有不知道的,卻沒有能實行的。
3 所以聖人說:那為國受辱的,就是社稷之主;那為國受難的,就是天下之王。
4 這些正面肯定的話,聽起來好像反話一樣,不容易理解。

第七十九章
1 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
2 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有德司契,無德司徹17
3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譯文
1 用調和的辦法化解怨恨,怨恨並不能消失貽盡,這豈算得上良善呢?
2 所以,聖人掌握著欠債的存根,卻不索取償還。有德之人明潦欠債而已,並不追討;無德 之人卻是苛取搜刮,珠鎦必較。
3 上天之道,公義無私,永遠與良善的人同在。

第八十章
1 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 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
2 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 老死不相往來。

譯文
1 國家小,人口少。即使有十倍百倍於人力的器具也不使用。人們畏懼死亡而不遠 行遷徙。雖有車船,卻沒有地方使用;雖有軍隊,也沒有地方部署。
2 讓人們再用結繩記事的辦法,以其飲食為甘甜,以其服飾為美好,以其居處為安逸,以其 習俗為快樂。鄰國的人們相互可以看見,雞鳴狗叫聲相互可以聽到,但人民直到老死也不 相互往來。

第八十一章
1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2 善者不辯,辯者不善。
3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4 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
5 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譯文
1 可信的不華美,華美的不可信。
2 良善的不巧辯,巧辯的不良善。
3 真懂的不廣博,廣博的不真懂。
4 聖人不為自己積攢什麼:既然一切都是為了世人,自己就愈發擁有了;既然一切都已給了 世人,自己就愈發豐富了。
5 上天的道,有利於天下,而不加害於天下。聖人的道,是為了世人,而不與世人相爭。

註釋

  1. 本譯文的參考,除流行古本王弼、河上公外,又馮達甫、揚家駱、劉思、任繼愈、陳鼓應等,後者均瑰集了諸家成說。神光之下,廣覽博采,不拘一格,以求融通老子微言大義。不及之處,破讀而就,以道貫之。凡此,見注。

     

  2. 通常譯為「可以說出來的道,就不是永恆不變的道」,強調道是不可言說的。但這樣的翻譯,等於一開始就剝奪了老子言說真道的可能性和可靠性。其實「常」字在《老子》中多為「通常」之意。另一方面,「道」字,到老子之時,已經用得很泛:有「道路」之意,如《易經》「履道坦坦,幽人貞吉」;有「王道」之意,如《尚書》「無有作好,遵王之道」 ;有「方法」之意,如《尚書》「我道惟寧王德延」;又有「言說」之意,如《詩經》「中 之言,不可道也」。《尚書序》(相傳為孔子所作)說:「伏犧、神農、黃帝之書,謂之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乙、高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也」。這裡用了「常道」一詞,指一般的道理。又有馮友蘭先生考證說,古時所謂道,均為人道,到了老子才賦與道形而上學的意義。可見,老子要宣示上天大道,必須一開始就澄清概念,強調他下面要講的道,絕非人們一般常指的道,不是一般的道理,即非「常道」,而是……是什麼呢?就要聽老子娓娓道來了。詳見本書引言之四「大道之言」。

     

  3. 很多人用「吾不知其誰之子,像帝之先」一句,證明老子用「道」來否定上帝,破了古代的宗教迷信。這種解釋不確切。這句話裡的「帝」,顯然並不是今日所言上帝。有人說老子原文的「像帝」就是上帝,這是不對的。「像」就是象,是「形象」的意思,不是「上」 的借用。因為老子常將「上」字用於「上天、上德、上士」等等,顯然老子並非不懂「上」 字的用法,也並非不能使用「上帝」一詞。老子不用「上帝」一詞,顯然是因為這個「帝」 不是至高無上的,不配使用「上」字作定語。因為唯有老子的「道」,才與今日所言「上帝 」之無限、永恆、自在的內涵相一致。詳見本書第一章第二節之五「《老子》中的神與帝」 。

     

  4. 釋德清註:「致詰,猶言思議」。又馬王堆甲乙本「致詰」作「致計」,均有深究之義。

     

  5. 此處之「常」,絕非今日唯物論者所謂「規律」。王弼注為「性命之常」,河上公注為 「使不死」,均是永恆、永生之意。

     

  6. 「式」,即「丁」,古代太史占天文的工具,在兩塊木板上刻者列干支,可以轉動。此處用來喻聖人成為人們認識上天大道的工具。又見二十八章。

     

  7. 反,有相反、返歸二意。二意相通:反於世界,返歸於道。詳見第三部一章一則「反」。

     

  8. 後人的解釋要麼依據唯物辯證法,要麼依據陰陽學說,均非老子本意,在《老子》其他任何一章中也找不到任何一節來證明。莊子對此早有精妙的解釋,在老子通篇中都可以找到佐證。莊子說:「既然是『一』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然而,既然稱之為『一』了,豈不是已經說出口了嗎?這個『一』,與我們對它的言說,就是『二』了。『二』,再加上『一』原本的存在,就是『三』。所以從無到有,到『三』為止(《大宗師》)」。莊子所說的三個「一」,很繞口,其實就是「道的表像、道的名份、道的實在」這三者。此處譯文即根據莊子,以道解道。王弼亦明顯參考了莊子。道的名、實、像及其三者的關係,在《老子》一、四、六、九、十四、二十一 、二十五、三十二、四十一和四十二章等,都有論及。詳見第一部二章一節之三「辨析一二三」,五章三節之二「名實像、三合一」、之三「老子談名實像」。

     

  9. 道是「其上不 、其下不昧」的純粹光明,是「一」。萬物卻有向光與背光的兩面,故曰「抱陽而負陰」。向道與背道這兩面相互激盪,靠「氣」(靈?)而平和。

     

  10. 「無常心」,有本作「常無心」、「無心」,即無私心。馬王堆本「常」為「恆」,「無恆心」亦即不固執一己之心。

     

  11. 「歙」,音「吸」,納氣入內。「歙歙焉」,有靈氣運行、並非人意之狀。

     

  12. 從韓非子注。不論生死,人皆有四肢九竅;送生致死,亦以此四肢九竅。聯繫上句「出生入死」的總概括,以及後面的「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的總結論,此意順達。有人將「十有三」譯為「十分之三」,不和此章深意。

     

  13. 「德」,有品德、恩德、得著、感德、屬性等意。用於大道者,當是恩德。

     

  14. 「奧」字,河上公注為「藏」,王弼注為「庇蔭」,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帛書甲、乙本均作「注」,讀作「主」。其實,道作為萬物之「主」,已將「保藏、庇蔭」萬物的意思涵括進去了。

     

  15. 「保」字,任繼愈和陳鼓應的譯文,均依河上公「道者,不善人之所寶倚也」,說「道也是惡人所要處處保持的」。這話顯然不妥,因為惡人即不道之人,這是盡人皆知、亦老子明明判了的(18,19,53等),惡人怎能處處保持道呢?王弼注為「保以全也」,馮達甫據此譯為「道為不善人所賴以保全」,即「不善人雖未嘗重道,但能保持道亦可全其身」。這種解釋恐怕連解釋者本人也會感到牽強附會的。「善人之寶」與「不善人之所保」兩句相對應,「之所保」顯然是被動式語態,意即不善之人被「道」所擔保,即為中保;「善人之寶 」是主動態,意即善人視「道」為至寶,用來救人。兩句聯起來,意思很明白:「道」是善人所用之「寶」,用來「保」不善之人。這可以聯繫前面老子所說「聖人常善救人,無人被棄之不顧;他是不善人之師,不善人是其資材」(27:3-6)的話來看,所謂「保」不善之人,就是使他們坐進大道裡,使其不善得以遺棄,使其罪得以赦免,這正是老子接下來所強調的(62:2-4)。詳見本書第二部第二章第二節。

     

  16. 國之污垢,即罪惡;擔其罪,即受辱。不祥,即凶殃;承其凶,即受難。

     

  17. 古時借債,刻在一塊板上,劈開,債主存左邊,債人存右邊;此為「司契」。「司徹」則是貴族按成徵收稅租,一種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