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 之 奇 諫 假 道          僖公五年    左  傳

    晉侯復假道於虞以伐虢,宮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從之。
晉不可啟,寇不可玩,一之謂甚,其可再乎?諺所謂輔車相依,唇亡齒寒者,
其虞虢之謂也。」
    公曰:「晉,吾宗也。豈害我哉?」對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
大伯不從,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為文王卿士,勛在王室,藏
於盟府。將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能親於桓莊乎?其愛之也,桓莊之族何罪?
而以為戮。不唯逼乎?親以寵逼,猶尚害之,況以國乎?」
    公曰:「吾享祀豐絜,神必據我。」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親,惟
德是依。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
。』又曰:『民不易物,惟德繄物。』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
馮依,將在德矣。若晉取虞,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
    弗聽,許晉使。宮之奇以其族行,曰:「虞不臘矣!在此行也,晉不更舉
矣。」
    鼕,晉滅虢。師還,館於虞,遂襲虞,滅之,執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