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臨江之麋(三戒之二)    柳宗元
  臨江之人,畋得麋霓,攜歸畜之。入門,群犬垂涎,揚尾皆來,其人怒撻之。自是日抱
就犬,習示之,使勿動,稍使與之戲。積久,犬皆如人意。麋稍大,忘己之麋也;以為犬良
我友,牴觸偃仆益益狎。犬畏主人,與之俯仰甚善,然時啖其舌。三年,麋出門外,見外犬
在道,甚眾,走欲與為戲,外犬見而喜且怒,共殺食之,狼藉道上,麋至死不悟。
大意:
   (一)自「臨江之人」至「稍使與之戲」
     記敘臨江人畜麋麑,使犬與之戲。
   (二)自「積久,犬皆如人意」至「然時啖其舌」
     記敘麋麑忘己,以為犬良我友。
   (三)自「三年,麋出門」至「麋至死不悟」
     記敘麋麑為外犬殺食之,至死不悟。
主旨:(藉麋麑的悲劇)諷喻社會上「依勢以幹非其類」(即:倚仗別人的勢力來冒犯不是
   自己的同類)的人。(篇外)
文體:記敘文。(寓言)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