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至小丘西小石潭記(小石潭記)    柳宗元
  從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聞水聲,如鳴佩環,心樂之。伐竹取道,下見小潭,水
尤清冽。全石以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為坻,為嶼,為嵁,為岩。青樹翠蔓,蒙絡搖綴
,參差披拂。
  潭中魚可百許頭,皆若空游無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動;俶爾遠逝,往來
翕忽,似與游者相樂。
  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滅可見。其岸勢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
  坐潭上,四面竹樹環合,寂寥無人,淒神寒骨,悄愴幽邃。以其境過清,不可久居,乃
記之而去。
  同游者:吳武陵,龔古,余弟宗玄。隸而從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
大意:
   (一)自「從小丘西行百二十步」至「參差披拂」
     記敘小石潭景(水清石底,青樹翠蔓)。
   (二)自「潭中魚可百許頭」至「似與遊者相樂」
     描寫潭中魚似與遊者相樂。
   (三)自「潭西南而望」至「不可知其源」
     描寫潭上小溪岸勢。
   (四)自「坐潭上」至「乃記之而去」
     抒寫潭上四面寂寥淒寒之感。
   (五)自「同遊者」至「曰奉壹」
     補記同遊者姓名。
主旨:(藉小石潭四面寂寥淒寒之景)抒寫自己懷才不遇,遭受貶謫的感歎。(篇外)
文體:記敘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