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讀孟嘗君傳    王安石
  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
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
鳴狗盜之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大意:
   (一)自「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至「以脫於虎豹之秦」
     記敘世人皆稱孟嘗君能得士。(起)
   (二)自「嗟乎!」至「豈足以言得士」
     說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承)
   (三)自「不然」至「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
     說明孟嘗君如能得士,便不需雞鳴狗盜之力。(轉)
   (四)自「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至「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說明孟嘗君不能得士的理由(在雞鳴狗盜出其門)。(合)
主旨:(翻案)說明孟嘗君不能得士。(篇中(二)(三))
文體:形式為應用文(序跋類堛熄[,書跋);內容為論說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