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宋玉對楚王問    楚 辭
  楚襄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與?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
  宋玉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辭。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
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
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
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故鳥有鳳而魚有鯤,鳳凰上擊尢千里,絕雲霓,負蒼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蕃籬之鷃
,豈能與之料天地之高哉?鯤魚朝發崑崙之墟,暴鬐於碣石,暮宿於孟諸;夫尺澤之鯢,豈
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
  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鯤也,士亦有之。夫聖人瑰意琦行,超然獨處;夫世俗之民,又安
知臣之所為哉?」
大意:
   (一)自「楚襄王問於宋玉曰」至「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
     記敘楚襄王問宋玉(是否有遺行)。
   (二)自「宋玉對曰」至「其和彌寡」
     記敘宋玉回答(有遺行),並以「曲高和寡」說明士民眾庶不譽他的原因。
   (三)自「故鳥有鳳而魚有鯤」至「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再度(以鳥、魚作喻)
     說明士民眾庶不譽他的原因。
   (四)自「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鯤也」至「又安知臣知所為哉」
     說明他正(如同鳥中之鳳、魚中之鯤一般)是士中之聖人(,因此世俗之民當然
     不知道我了)。
主旨:說明他是士中之聖人。(篇末(四))
文體:論說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