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介之推不言祿 僖公二十四年    左 傳
  晉侯賞從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
  推曰:「獻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懷無親,外內棄之。天未絕晉,必將有主。主晉
祀者,非君而誰?天實置之,而二三子以為己力,不亦誣乎?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貪天
之功,以為己力乎?下義其罪,上賞其奸,上下相蒙,難與處矣。」
  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誰懟?」對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
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對曰:「言,身之文也。」身將隱,焉用文之?是求
顯也。」其母曰:「能如是乎?與女偕隱。」遂隱而死。
  晉侯求之不獲,以,矊上為之田。曰:「以志吾過,且旌善人。」
大意:
   (一)自「晉侯賞從亡者」至「祿亦弗及」
     記敘介之推不言祿。
   (二)自「推曰」至「難與處矣」
     記敘介之推自言不貪天之功。
   (三)自「其母曰」至「遂隱而死」
     記敘介之推偕母俱隱而死。
   (四)自「晉侯求之不獲」至「且旌善人」
     記敘晉侯(文公)求之不獲。
主旨:描寫介之推(與母親)清廉自持的節操。(篇外)
文體:記敘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