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廉恥    顧炎武
  五代史馮道傳論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善乎管
生之能言也!禮、義,治人之大法;廉、恥,立人之大節。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
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
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然而四者之中,恥尤為要,故夫子之論士曰:「行己有恥。」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
。無恥之恥,無恥矣。」又曰:「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所以然者
,人之不廉而至於悖禮犯義,其原皆生於無恥也。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吾觀三代以下,世衰道微,棄禮義,捐廉恥,非一朝一夕之故。然而松柏後凋於歲寒,
雞鳴不已於風雨,彼眾昏之日,固未嘗無獨醒之人也。
  頃讀顏氏家訓,有云:「齊朝一士夫,嘗謂吾曰:『我有一兒,年已十七,頗曉書疏。
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無不寵愛。』吾時俯而不答。異哉,此人
之教子也!若由此業,自致卿相,亦不願汝曹為之!」嗟呼!之推不得已而仕於亂世,猶為
此言,尚有小宛詩人之意;彼閹然媚於世者,能無愧哉!
大意:
   (一)自「五代史馮道傳論曰」至「是謂國恥」
     (引「新五代史•馮道傳論」)說明四維的重要。
   (二)自「吾觀三代以下」至「固未嘗無獨醒之人也」
     說明恥尤為重要。(為四維之首)
   (三)自「頃讀顏氏家訓」至「能無愧哉」
     (舉「齊士夫教子」事)說明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主旨:說明廉恥與國運興衰的關係。(篇腹(二))
文體:論說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