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尚節亭記    劉基
  古人植卉木而有取義焉者,豈徒為玩好而已。故蘭取其芳,諼草取其忘憂,蓮取其出汙
而不染。不特卉木也,佩以玉,環以象,坐右之器以敧;或以之比德而自勵,或以之懲志而
自警,進德修業,於是乎有裨焉。
  會稽黃中立,好植竹,取其節也,故為亭竹間,而名之曰「尚節之亭」,以為讀書遊藝
之所,澹乎無營乎外之心也。予觀而喜之。
  夫竹之為物,柔體而虛中,婉婉焉而不為風雨摧折者,以其有節也。至於涉寒暑,蒙霜
雪,而柯不改,葉不易,色蒼蒼而不變,有似乎臨大節而不可奪之君子。信乎有諸中,形於
外,為能踐其形也。然則以節言竹,復何以尚之哉!
  世衰道微,能以節立身者鮮矣。中立抱材未用,而早以節立志,是誠有大過人者,吾又
安得不喜之哉!
  夫節之時義,大易備矣;無庸外而求也。草木之節,實枝葉之所生,氣之所聚,筋脈所
湊。故得其中和,則暢茂條達,而為美植;反之,則為瞞為液,為癭腫,為樛屈,而以害其
生矣。是故春夏秋冬之分至,謂之節;節者,陰陽寒暑轉移之機也。人道有變,其節乃見;
節也者,人之所難處也,於是乎有中焉。故讓國、大節也,在泰伯則是,在季子則非;守死
、大節也,在子思則宜,在曾子則過。必有義焉,不可膠也。擇之不精,處之不當,則不為
暢茂條達,而為瞞液、癭腫、樛屈矣。不亦達哉?
  傳曰:「行前定則不困。」平居而講之,他日處之裕如也。然則中立之取諸竹以名其亭
,而又與吾徒遊,豈苟然哉?
大意:
   (一)自「」至「」
     
   (二)自「」至「」
     
   (三)自「」至「」
     
主旨:
文體: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