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屈原列傳    史記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為楚懷王左徒。博聞彊志,明於治亂,靬鬊膆O。入則與
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王甚任之。上官大夫與之同列,爭寵而
心害其能。懷王使屈原造為憲令,屈平屬草稿未定。上官大夫見而欲奪之,屈平不與,因讒
之曰:「王使屈平為令,眾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曰﹚)以為『非我莫能為』
也。」王怒而疏屈平。
  屈平疾王聽之不聰也,讒諂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憂愁幽思而作
離騷。離騷者,猶離憂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窮則反本,故勞苦倦
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未嘗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讒人
閒之,可謂窮矣。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能無怨乎﹖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國風好色
而不淫,小雅怨誹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兼之矣。上稱帝嚳,下道齊桓,中述湯武,以刺
世事。明道德之廣崇,治亂之條貫,靡不畢見。其文約,其辭微,其志絜,其行廉,其稱文
小而其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其志絜,故其稱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汙
泥之中,蟬蛻於濁穢,以浮游塵埃之外,不獲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雖
與日月爭光可也。
  屈平既絀,其後秦欲伐齊,齊與楚從親,惠王患之,乃令張儀詳去秦,厚幣委質事楚,
曰:「秦甚憎齊,齊與楚從親,楚誠能絕齊,秦願獻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懷王貪而信張
儀,遂絕齊,使使如秦受地。張儀詐之曰:「儀與王約六里,不聞六百里。」楚使怒去,歸
告懷王。懷王怒,大興師伐秦。秦發兵擊之,大破楚師於丹、淅,斬首八萬,虜楚將屈慼A
遂取楚之漢中地。懷王乃悉發國中兵以深入擊秦,戰於藍田。魏聞之,襲楚至鄧。楚兵懼,
自秦歸。而齊竟怒不救楚,楚大困。
  明年,秦割漢中地與楚以和。楚王曰:「不願得地,願得張儀而甘心焉。」張儀聞,乃
曰:「以一儀而當漢中地,臣請往如楚。」如楚,又因厚幣用事者臣靳尚,而設詭辯於懷王
之寵姬鄭袖。懷王竟聽鄭袖,復釋去張儀。是時屈平既疏,不復在位,使於齊,顧反,諫懷
王曰:「何不殺張儀﹖」懷王悔,追張儀不及。其後諸侯共擊楚,大破之,殺其將唐眛。
  時秦昭王與楚婚,欲與懷王會。懷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不如毋行
。」懷王稚子子蘭勸王行:「柰何絕秦歡!」懷王卒行。入武關,秦伏兵絕其後,因留懷王
,以求割地。懷王怒,不聽。亡走趙,趙不內。復之秦,竟死於秦而歸葬。
  長子頃襄王立,以其弟子蘭為令尹。楚人既咎子蘭以勸懷王入秦而不反也。屈平既嫉之
,雖放流,睠顧楚國,繫心懷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興國而欲
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然終無可柰何,故不可以反,卒以此見懷王之終不悟也。人君
無愚智賢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為,舉賢以自佐,然亡國破家相隨屬,而聖君治國累世而不
見者,其所謂忠者不忠,而所謂賢者不賢也。懷王以不知忠臣之分,故內惑於鄭袖,外欺於
張儀,疏屈平而信上官大夫、令尹子蘭。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於秦,為天下笑。此
不知人之禍也。易曰:「井泄不食,為我心惻,可以汲。王明,並受其福。」王之不明,豈
足福哉!令尹子蘭聞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於頃襄王,頃襄王怒而遷之。
  屈原至於江濱,被髮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
夫歟﹖何故而至此﹖」屈原曰:「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漁
父曰:「夫聖人者,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舉世混濁,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眾人皆醉
,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為﹖」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
,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常流而葬乎江魚腹中耳,又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溫蠖乎!」乃作〈懷沙〉之賦。於是懷石,遂自(﹙投﹚)【沈
】汨羅以死。
  屈原既死之後,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辭而以賦見稱;然皆祖屈原之從容
辭令,終莫敢直諫。其後楚日以削,數十年竟為秦所滅。自屈原沈汨羅後百有餘年,漢有賈
生,為長沙王太傅,過湘水,投書以弔屈原。
  太史公曰:余讀〈離騷〉、〈天問〉、〈招魂〉、〈哀郢〉,悲其志。適長沙,觀屈原
所自沈淵,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及見賈生弔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諸侯,何國不
容,而自令若是。讀〈服鳥賦〉,同死生,輕去就,又爽然自失矣。
大意:
   (一)自「屈原者」至「王怒而疏屈平」記敘屈原遭讒被疏。
   (二)自「屈平疾王聽之不聰也」至「雖與日月爭光可也」
     說明屈原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是從怨恨產生的)。
   (三)自「屈原既絀」至「不及」
     記敘屈原既絀,楚(懷王)兵挫、將折、地削、絕於從親(齊),大受困辱。
   (四)自「其後」至「竟死於秦而歸葬」
     記敘楚懷王(因疏屈原)客死于秦。
   (五)自「長子頃襄王立」至「卒以此見懷王之終不悟也」
     說明懷王終不悟(屈原終不得反)。
   (六)自「人君無愚智賢不肖」至「頃襄王怒而遷之」
     記敘屈原復遭頃襄王遷退。
   (七)自「屈原至於江濱」至「遂自投汨羅以死」
     記敘屈原不能與世推移,隨流揚波,遂自投汨羅以死。
   (八)自「屈原既死之後」至「投書以弔屈原」
     說明屈原死後,其辭賦為後世之祖。
   (九)自「太史公曰」至「又爽然自失矣」
     抒寫作者對屈原為人的感歎(悲其志、憐其材,爽然自失)。
主旨:抒寫作者對屈原為人的感歎。(篇末(九))
文體:形式為應用文(傳記:他傳);內容為記敘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