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種樹郭橐駝傳    柳宗元
  郭橐駝,不知始何名。病僂,隆然伏行,有類橐駝者,故鄉人號之駝。駝聞之,曰:「
甚善!名我固當。」因捨其名,亦自謂橐駝云。
  其鄉曰豐樂鄉,在長安西。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富人為觀游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
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蚤實以蕃。他植者雖窺伺傚慕,莫能如也。
  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且孳也,以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焉爾。凡植木之性
,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築欲密。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其蒔也若子,
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而茂之也。不抑耗其
實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苟
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殷,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
,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讎之;故
不我若也,吾又何能為哉?」
  問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駝曰:「我知種樹而已,官理非吾業也。然
吾居鄉,見長人者,好煩其令,若甚憐焉,而卒以禍。旦暮,吏來而呼曰:『官命促爾耕,
勗爾植,督爾穫,蚤繰而緒,蚤織而縷,字而幼孩,遂而雞豚!』鳴鼓而聚之,擊木而召之
。吾小人輟飧饔以勞吏,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安吾性耶?故病且殆。若是,則與吾業者
,其亦有類乎?」
  周者嘻曰:「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傳其事以為官戒也。
大意:
   (一)自「郭橐駝」至「莫能如也」
     記敘郭橐駝善種樹。
   (二)自「有問之」至「吾又何能為哉」
     說明郭橐駝善種樹的秘訣(在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
   (三)自「問者曰」至「則與吾業者其亦有類乎」
     說明官理亦如種樹(養人如養樹)。
   (四)自「問者嘻曰」至「傳其事以為官戒也」
     說明官人宜以此為戒。
主旨:說明長人如種樹(要順天致性),為官者當以此為戒。(篇末(四))
文體:形式為應用文(傳記:他傳);內容為論說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