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桐葉封弟辨    柳宗元
  古之傳者有言:「成王以桐葉與小弱弟戲,曰:『以封汝。』周公入賀。王曰:『戲也
。』周公曰:『天子不可戲。』乃封小弱弟於唐。」
  吾意不然:王之弟當封耶,周公宜以時言於王,不待其戲,而賀以成之也;不當封耶,
周公乃成其不中之戲,以地以人,與小弱弟者為之王,其得聖乎?
  且周公以王之言,不可苟焉而已,必從而成之耶?設有不幸,王以桐葉戲婦寺,亦將舉
而從之乎?凡王者之德,在行之何若;設未得其當,雖十易之不為病;要於其當,不可使易
也,而況以其戲乎?若戲而必行之,是周公教王遂過也。
  吾意周公輔成王宜以道,從容優樂,要歸之大中而已。必不逢其失而為之辭;又不當束
縛之,馳驟之,使若牛馬然,急則敗矣。且家人父子,尚不能以此自克,況號為君臣者耶!
是直小丈夫者之事,非周公所宜用,故不可信。
  或曰:『封唐叔,史佚成之。』
大意:
   (一)自「古之傳者有言」至「乃封小弱弟於唐」
     記敘史傳周公促成王以桐葉封弟。
   (二)自「吾意不然」至「其得聖乎」
     說明吾(作者)意不然。
   (三)自「吾意周公輔成王宜以道」至「故不可信」
     說明此(周公促成王以桐葉封弟之)事不可信。
   (四)自「或曰」至「史佚成之」
     記敘或說(史佚成之)。
主旨:說明周公促成王以桐葉封弟之事不可信。(篇腹(三))
文體:論說文。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