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師說    韓愈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
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
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
,師之所存也。
  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欲人之無惑也難矣!古之聖人,其出人也遠矣,猶且從師而
問焉;今之眾人,其下聖人也亦遠矣,而恥學於師;是故聖益聖,愚益愚,聖人之所以為聖
,愚人之所以為愚,其皆出於此乎?
  愛其子,擇師而教之,於其身也則恥師焉,惑矣!彼童子之師,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也
,非吾所謂傳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遺,吾
未見其明也。
  巫、醫、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士大夫之族,曰師、曰弟子云者,則群聚而笑之
,問之,則曰:「彼與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嗚呼!師道之
不復可知矣。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
  聖人無常師,孔子師郯子、萇弘、師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賢不及孔子。孔子曰:「
三人行,則必有我師。」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藝經傳,皆通習之;不拘於時,請與於余,余嘉其能行
古道,作師說以貽之。
大意:
   (一)自「古之學者必有師」至「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說明為什麼古之學者必有師(師的重要)
   (二)自「生乎吾前」至「師之所存也」
     說明從師的原則(是:師道)
   (三)自「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至「其皆出於此乎」
     說明今之眾人因恥學於師,故愚者愈愚。
   (四)自「愛其子」至「吾未見其明也」
     說明眾人只知為子擇句讀之師,而不知為己從師解惑為不明。
   (五)自「巫、醫、樂師,百工之人」至「其可怪也歟」
     (舉「巫醫樂師百工不恥相師」事)說明士大夫反不如巫醫等人之智。
   (六)自「聖人無常師」至「如是而已」
     說明聖人無常師的道理。
   (七)自「李氏子蟠」至「作師說以貽之」
     說明寫作本文的動機(在嘉許李蟠能行古道)。
主旨:說明從師問學的道理。(篇首(一)(二))
文體:形式為應用文(序:贈序);內容為論說文。

[上一頁]